研夜

【鹤药】龙神的花嫁

-瞎jb乱写,没头没尾。

-大概这里是原作鹤药。

-一个龙神和他的妻子的故事。

 

 

在这片土地上,万物与人类一起在此繁衍生息,而龙,这种古老的,长着角,覆满鳞片的伟大神明,守护着这座绵延不绝的葱翠山脉里的这片土地。

它让谷物丰收,让甘霖降落,让生灵安稳,让邪祟恶灵不侵扰这片乐土,人们为了留住和供奉龙的神明,为它选择妻子,这个仪式,人们称之为,龙神的花嫁。

“药研哥,龙神祭马上就要开始了啊。”五虎退抱着衣物对一样也在收衣服的药研说道,药研应了一声,想着在外上大学的两个兄弟和小叔叔,还有工作的大哥可能赶不上龙神祭了,不过自己的这一堆兄弟们还是很期待龙神祭的。

两人收了衣服回到屋里,镇子里的人送来了新收获的一些食物,他们家中兄弟很多,再加上平时在镇子里也经常帮别人的忙,镇子里的人们如果丰收总喜欢送给药研他们家里一些,乱打开包袱,高兴的对他们两个说道:“哎,大家,镇子里的奶奶送来了柿饼!”兄弟们听到后都围过来,还有其他的一些和果子和番薯玉米,药研笑笑,前些日子兄弟们闲来无事去帮奶奶和大叔除去了田里的杂草,结果居然送来了这么多东西作为谢礼。

“药研?药研小弟在吗?”由于比较大的兄弟和小叔叔都在镇外求学或工作,而信浓则在忙着升学考试,再加上药研性格沉稳,镇子里的人们需要粟田口家总是会叫药研。

药研让兄弟们把食物放好,走出门发现是神社的神官,手上托着一个包袱:“药研小弟,马上就要到龙神祭了,但是出了点小麻烦。”

药研奇怪的问道:“怎么了?需要帮忙吗?”

“是花嫁呀,花嫁。”神官不好意思的说道:“原定的新娘无法出席了,能否请你们帮帮忙呢,只有你们家有适龄的孩子了。”

·········药研扭头看了看自家的兄弟,又看了看神官:“我们家,都是兄弟啊。”

“只是一个过场而已,男或者女大概没有关系的吧,药研小弟,你们家有没有17岁的孩子呢?”神官把包裹递给药研,又给了一个放着大福的盒子说道:“坐在神龙‘山’上就可以了,神社已经忙成一团啦——”

药研看着包裹和神官,叹了口气点点头。

“总之,你们有想去的吗?”

“可是如果成为新娘的话,就要一整天都呆在‘山’上了吧?”

“那么庙会也不能去了吗?”乱看着新娘好看的衣服本来很高兴的想要去参加,但是一想到一整天都要呆在山上却又苦恼了起来。

“哎~我还想抓金鱼啊····”

“对啊·····还有烟花·····”

药研看着已经期待庙会和祭典很久的兄弟们,把衣服拿过来,稍微比了一下,然后说道:“我去吧。你们去庙会和祭典玩吧。”

“可是····药研哥不就要呆在那里一天一晚了吗?”

“药研哥没办法和我们一起了吗?”前田皱着眉头看着药研,药研笑笑:“还会有机会的不是吗?你们好好玩吧。”

事情就这么定下了。

 

祭典当天的正午,神社会用一座提前装饰好的高大的名为‘山’的台子作为祭典游行的开始,由健壮的男人们托举,一黑一白两头龙装饰在前面,绳结挂着的铃铛随着风泠泠作响,药研穿着十二单端正的坐在高台之上,头戴斗笠,斗笠上有铃铛和薄纱遮挡住了药研的面容,几乎逶迤到地,随着抬举山的汉子们的动作而轻微晃动。

“来吧!来吧!山下的村民,前来奉献!”游行的人们有规律的舞动着手中的幡或者神铃,但是在‘山’上的药研却希望早点到达位于山上的神龙神社,这么端坐着真的很累。

游行的队伍到达了神社,高台被慢慢放下,人们安静了下来,神官和祭司慢慢上前,像狂言师一般,念着祝词,直到在鸟居前的祭祀台上香为止,游行正式结束,但是新娘要留下来,一直到晚上整个祭典的开始。

药研的兄弟们悄悄靠近‘山’,对上面的药研比了个我们离开了的手势,他们一早就对药研说要给药研留很多的纪念品。

虽然不能离开,但是药研大概是可以稍微动弹一下了,去掉斗笠,药研站起身,虽然十二单极其限制药研的行动,但是稍微伸伸懒腰还是可以的,转了转腰身,药研把玩着斗笠上的铃铛,正想着该怎么消磨一直到夜晚的时光,铃铛响了起来——

不仅仅是药研斗笠上的,整个‘山’甚至是神社里,所有的铃铛都在响,祭祀台后的鸟居的后面,是没人会去的到达山顶神龙古老的寺庙的长长的阶梯,一阵风从阶梯的方向吹来,卷起落满阶梯的叶子,然后流云,成肉眼可见的线条状蔓延而下,冲着‘山’而来将药研围绕,药研盯着眼前大概可以称之为超自然的现象,一时不知该怎么办,埙亦或者八尺之类的乐器声音响起,整座山上的飞鸟开始鸣叫,万物开始躁动,药研感觉,就像是在迎接什么——

鸟居上,一个白色的人影举着红色的伞忽然出现,伞面上有着龙纹,药研看不见他的面容,白鹤站立在他的两边,展开了翅膀。

这座山在迎接他们的神明——

龙的神明哟,几百年来,您再次降临于此——

万物前来奉献——

您来迎接您的妻子了吗?

以上。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