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荨麻

【赤降】soul mate-灵魂伴侣【20】

当蝉开始大范围的鸣叫,IH,全国综合体育大辉也马上就拉开了序幕。

这也是降旗的作为大名的初阵。

由于上次诚凛不但是东京地方的四强,还是上次的冠军,可以不从最初开始,直接角逐东京四强。

虽然很多人都对上一次冬季杯诚凛作为一个新建校没多长时间的学院成功赢得桂冠的奇迹还让很多人记忆犹新,但是也有很多人说诚凛会爆冷,毕竟,东京地区还有拥有绿间的秀德和青峰的铜皇。

不过此时的降旗反倒比谁都淡定。

队长如果先慌了才是真的要完蛋了。

“回家什么都不要干,赶紧洗洗睡觉。”这是比赛前一天降旗说的最后一句话,根据昨天赛事安排来看,仅仅一天,就有20支球队以上初日就被刷回家,第二天,而作为上一次的第一代表的诚凛和第二代表的秀德,和前四强的铜皇,将会进行对抗,最后在第三天正式决出第一代表和第二代表,以及,因为本次东京为主办方,所以,东京地区的代表,将从两个变成三个。

也就是说,除却二年级,一年级将会直接面对两个最强,最强的投球控卫绿间和单打无敌的青峰。

降旗看着面前脸色发青的一年级,降旗都不好意思紧张了。

“不要紧张,因为紧张也没用,特别是某两个是要上场的。”听到这句话的夜木和朝日奈抖了一下。

“火神也是,早早睡,也是得过一回最佳大前锋的人了不要再像小学生一样了。”被点名的火神挠挠头应了下来。

“倾尽所能,就OK——”

“诚凛!Fight!”

“队长一点都不紧张呢。”夜木抱着球对黑子说道:“我记得当初总决赛的时候,队长负责防守赤司队长,真厉害啊。”

黑子看了眼降旗,没说什么,大概这时候应该在和赤司君用精神链接吐槽吧,黑子拍了拍夜木的肩膀,咱们队长才没那么正经呢。

 

“赤司我快要紧张的爆炸了——!”人前是一回事人后就是一回事了,赤司一边看着眼前的赛事安排一边听着精神链接另一边降旗不断的在说好紧张好紧张。

扮演了一个可靠的队长降旗,在面对自己的灵魂伴侣坦诚的展露自己真实的一面,赤司有点愉悦的想,这就是所谓的特权吧,灵魂伴侣之间的安心与信赖。

“青峰,绿间什么的,光是身高压制我都想逃掉了,长这么高真是可恶!”赤司听到了降旗心脏跳动的声音,被降旗蔓延到四肢百骸的紧张感微妙的影响到了,心脏有点发紧。

“但是我不会退缩。”降旗用精神链接对赤司说道:“我想和赤司见面。”

“在全国大赛的舞台上!”

“我期待着哦。”

 


越是到关头,越是淡定,降旗就是这样的人。

东京四强角逐,第一战是东京的无冕之王秀德。

和自己这边一样,秀德也是人物大洗牌,原阵容仅仅保留了秀德的光影,绿间和高尾,小前锋更换为宫地前辈的弟弟,宫地裕也,因为兄弟俩长得太像了,另外两个则是陌生的面孔。

这边则启用了诚凛的“日”和“夜”,朝日奈大悟和夜木悠太和“光影”黑子火神一起上场,自己则是控球后卫。

在问好的时候,降旗恍惚想到,自己的声音没有发抖。

因为诚凛是上一次的冠军,而秀德是季军,也是夺冠的热门,观看比赛的人很多,降旗环顾了一下场内,黑压压的,降旗看了看自己的两边,是自己的队员。

因为皇冠已经带上,就绝对要带着必死的决心捍卫这份荣光。

在跳球的问题上,经过权衡,还是由火神负责。

而对方是由宫地裕也负责。

随着哨响,双方都跟随着裁判抛出的球高高跳起争夺控球权,不过宫地裕也由于天赋所限相比于火神还是差了一部分,控球权落入诚凛,降旗持球,对位的速度之快降旗根本没有喘息的机会。

如果说有什么对策的话,其实很简单,尽量的避免绿间持球,射程是全场的三分,而且绿间是目前场上最高,出手极高,就算是有火神这种弹跳惊人滞空能力很强的存在,想要盖绿间的可能性也不大,唯一的方法就是避免绿间持球。

但是可能性又很低,毕竟——降旗胯下运球,一个撤步躲过对方的包夹,而之后迎接他的就是秀德的影子,鹰之眼,高尾,嘴角一直都带着一丝笑意,上挑的眼角,高尾在球场的表情一直都是这样,好像在说,我能看到所有。

当然也包括诚凛的影子,黑子。

开场就这么的快节奏啊,降旗用余光瞟了一下,这就是全国的水平啊。

影子也好,鹰也罢,这些都无所谓了,降旗把球传给黑子。

“降旗君~我已经看到了哦~”

啊,是吗?

黑子已经做好了接球的姿势,但是高尾也做好了断球的准备,忽然,一个小小的身影,把球从两人中间断走,然后又传给没有被挡拆的朝日奈,而朝日奈在接到球后快速的上篮得分。

夜晚降临。


【赤降】soul mate-灵魂伴侣【19】

“那个——”火神欲言又止的张张嘴,看着前面黑子的发旋,几根翘起来的毛随着黑子的步伐一跳一跳的。

“火神君,你想要说什么吗?”黑子扭过头。

“啊···那个,刚刚给你打电话的是赤司吧?而你,也提到了降旗吧?”火神挠了挠脸颊:“····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吗?听到了你说天然呆之类的东西······”

“火神君认为是发生了什么呢?”黑子反问到。

“哈?黑子你明明知道我脑袋不是很好·······总不能是降旗和赤司··啊····”火神沉思了一下:“····赤司不会剪了阿降的刘海吧。”

“火神君如果你再说这种话我就给你一个加速传球。”

“刚刚是开玩笑的。”火神沉默了一下:“虽然这种可能性很低很低,但是,嗯,算了一口气说出来好了。”

“阿降和赤司是灵魂伴侣吗?”

黑子看了火神几秒,移开了目光,转过身接着走:“真敏锐呢,火神君。”

火神快走几步跟上黑子:“很明显啊。”

“在春假合宿的时候,赤司和阿降对视的次数也太多了,而且,不管是什么状态,他们都能第一个发现对方的情况。”火神叹了口气:“起初一开始只是在训练的间隙无意间发现的,回想了一下太明显了。”

 

 

“···········火神君,你说了这么一大堆,其实本质上你只是因为野兽的直觉吧?”

 

“啰嗦!”

 

“火神君怎么看这件事的呢?”黑子问道。

 

 

“没什么啊,灵魂伴侣就灵魂伴侣啊。”火神疑惑的问道:“这不是自己可以决定的事情。”

“我还以为火神君会更加意外一点,不过火神君是个单细胞生物。”听到这句话的火神气愤的呛了一句,之后又平静下来:“一开始是有些意外,毕竟阿降和赤司一点好的交集都没有,但是,阿降会很辛苦吧。”

“阿降最不能过的是自己那关,不管是为了赤司还是为了自己,可能为赤司更多一点,阿降会很在意别人的看法啊之类的······”

“高大的身躯里有一颗纤细的心呢,火神君。”

“但是其实赤司君不仅仅是想止步在伴侣关系,大概情侣关系才是赤司君想要的吧。”

黑子说完这句后,若无其事的向前走,留下火神:“哎——?!”

 

 

降旗光朗听到开门的声音,从沙发上探出个头:“小光?”降旗答应了一声,背着包开始上楼。

“晚饭妈马上就做好了哦。”光朗说道,而降旗太太接话到:“是蛋包饭哦。”降旗听到也只是蔫蔫的嗯了一声,就上楼进了自己的屋子。

光朗朝着楼上的方向看了看,没说什么。

降旗把包放在地上,面朝下趴在了床上,面颊和刘海磨蹭着枕头,然后又抱着枕头坐起来,看了看墙之后“咚!”的一声撞了一下。

燥热。

“我是个大笨蛋。”降旗说完这句后,又把脸埋在了枕头里。

 

 

【赤降】soul mate-灵魂伴侣【18】

四月的时候东京樱花已经基本都落下,但是日本晚樱却刚刚开放,不同于东京樱花,晚樱的花更大花瓣更多而且生长的地方更加的矮小。赤司面无表情的趴在宿舍阳台的围栏上看着宿舍旁边栽种的晚樱。

“征酱~”赤司不用转身就能知道,会这么叫自己的只有玲央。

“玲央。”

“嗯嗯~”实渕走过来,拍着自己脸上的爽肤水,赤司扭头就看到了他头上的少女粉的发圈,但是上面是篮球的印花,还缀这一个铜制的篮球装饰。

“四月份的晚风真是令人舒服啊,可惜再过一段时间就要热了,皮肤会很干燥的。”

赤司笑笑,接着看着晚樱。

“小征最近有什么很烦恼的事情吗?”

“嗯?为什么这么问?”

“是大姐姐的直觉~”

赤司听到这句话看了眼玲央笑了一下:“是有关降旗的事。”

“小征,你喜欢降旗那孩子吧。”玲央忽然凑过来,长着长睫毛的眼睛眨了眨。

“······”看着还想否认一下但是最终承认的点点头的赤司,玲央满意的微笑着:“一切都逃不过我的眼睛啦。”

“····我和降旗是灵魂伴侣。”赤司低下头:“一定让降旗很苦恼吧,是我的灵魂伴侣这件事。”

“啊,怪不得,这样一想,原来降旗那孩子在担心这个。”玲央竖起一根手指抵着自己的下巴:“在合宿的时候降旗曾经很烦恼该如何了解你这件事,原来是因为你们两个是灵魂伴侣这件事吗?”

“是吗,原来降旗曾经苦恼过,我——”

“嗯?”玲央示意自己在听。

“降旗曾经在我最需要他的时候赶来了我的身边。”

“那个时候,我知道,我喜欢降旗君。”但是之后赤司无奈的吹了一口气,把自己额头的短刘海吹起来了几根:“但是感觉这份喜欢···可能····”

“没什么好可能的。”玲央不等赤司把话说完就弹了赤司的额头一下,看着赤司红红的额头,玲央不满的说:“过去那个‘我就是绝对的’的小征去哪里了啊!真是的,小征不但对自己不自信,难道对降旗也这么不自信吗?”

“但是会为了喜欢的人而这么纠结,这样的小征也挺可爱的。”

“给降旗点时间吧。”

“因为是赤司的灵魂伴侣,所以那个孩子不会是一个逃避的人,他一定会回应你的。”





日常扯皮:

快要考试啦·····

依旧是在烦恼三次元人际交往作者。

这方面只能打零分的我·····

果然还是写文吧·······

想写h····

【赤降】soul mate-灵魂伴侣【17】

Inter High,即:日本全国高校综合体育大会的简称。

由夏季定初期到夏季结束,由全国各县预选赛胜出的队伍进行比赛的全国大赛。

四月,高中开始上学,而离Inter High,也只剩下了三个月的时间。

“最近有和赤司君联络吗?”

“啊?!”黑子的神出鬼没但每次都让即使是和黑子一起当过很长时间的图书管理员的降旗吓一跳。

“被吓到了吗?”黑子后退一步:“我以为降旗君已经习惯了。”

“完全没有。”降旗无奈的扭头:“今天的练习任务表我已经交给夜木交给他安排了,今天要去找丽子监督一趟。”

“是Inter High的事情吗?”

“啊,还有很多不了解不清楚的事情。”降旗背起包:“高一虽然是优胜,但是前辈交给我的‘诚凛’,我绝对要把这两个字的荣光延续下去。”

“是我们一起。”看着因为被戳到侧腰而发出怪音的降旗,黑子说到:“还有为什么要把练习安排交给夜木而不是我,我好歹也是副队长吧。”

“········因为某些时候你会跟着瞎起哄啊。”

“········你的坏心眼是和赤司君学的吗?”

“是。那我走了。”

等到降旗回到篮球部的时候,训练以及接近尾声。

已经不是第一次参加Inter High

了,但是第一次在前辈不在的情况下还是第一次。

队长,特别是作为控球后卫的队长,不仅仅是作为团体的一部分,或者说是一个领导者,准确的来讲,应该是作为一个指挥家。

而指挥的对象,则是整个队伍,而诚凛并非是以一个人为中心得分的队伍,而是要所有人发挥自己所长,一起去得分,虽然高一的时候赢得了冠军,但是无论从哪个角度,诚凛本身都对火神的得分依赖很大,当失去了火神这个ACE的时候,很容易就会被压垮。

而个中的协调,就交给控球后来担当。

“赤司?”

“降旗,我在。”

 

但是呼唤赤司的降旗在赤司回答的时候沉默了一下,似乎是思考了一会儿,才接着说到:‘不,没什么了,打扰到你了吧,很抱歉。’

‘不,不····’赤司似乎不太明白降旗为什么忽然这么说:‘发生了什么吗?’

‘只是想问问,你看,我们两个是同一个位置嘛,所以说想问一下如何做一个好的控球后卫啦。’

‘但是,赤司和我不一样的吧,无论是球风还是技术,是一个真正的球队的领导者,所以说,果然还是要自己摸索吧。’

赤司偏头想了想,说道:‘降旗的话,应该是辅助系的吧。’

‘嗯,监督说过,啊就是我们这边的那个,女监督,丽子前辈,希望我做指挥家。’

‘性格各异,技能也都不一样,如何能够吧球连接到一起。’赤司接话到:‘可以尝试一下和过去的诚凛不同的一个模式。’

‘嗯,我会试试的,谢谢啊,赤司,一直以来,果然赤司很厉害啊。’

‘降旗也很厉害啊,世界第一的灵魂伴侣,降旗君。’

降旗再也无法淡定下去了,他停下来,背靠着体育馆外的墙壁,里面是后辈们收拾东西的声音,降旗不想刻意的忽视自己心跳如雷的鼓动:‘····赤司你听见了吧,我的心跳声。’

‘嗯,我听见了,很大声啊。’

无论是什么时候,赤司总能用这种方式,扰乱自己的内心。

‘你也是,赤司,我想说你也是——’

赤司微笑着听降旗接下来的话:‘你也是最好的灵魂伴侣,最好的朋友。’

—————— ‘啊?’

‘那不打扰你了,我先去篮球部了,拜拜赤司,晚上我会再找你聊的。’

‘啊,再见。’降旗没有听出来赤司话语里的僵硬,浑身轻松的进入体育馆。

黑子正和火神正例行的在M记享受训练结束放学之后的休息进餐时间,但是今天不同,一个电话打了进来,黑子看了看来电人,在想是不是自己猜测的事情要发生了,黑子接起电话:“喂,赤司君?”

 

“哲也——”

“降旗是天然呆吗?!”带着急切震惊的口吻让黑子的大脑里只浮现了一个词。

果然啊····赤司中招了。

 

“赤司君,你自信一些。”黑子面无表情的说道:“大概,降旗君只需要一点点的时间,你比我要更清楚吧,降旗君到底是不是天然呆,他和你一样是控球后卫来着。”

“谢了,哲也。”赤司挂断电话,拿着电话的那只手脱力的垂下来,轻轻的摇晃着,赤司明白是自己过于的急躁了。

降旗光树。

第一次碰见降旗的时候,大概在自己眼里,降旗就是类似于衬托出主要的东西而被模糊或者打上马赛克或者脸上涂上黑条的那种背影一样的东西。

但是在自己转身离开的时候,只是用余光看到了降旗带着恐惧看着自己的眼神。

仅仅是一个眼神而已,赤司无法忽视自己从心底涌上来的一丝愉悦。

因此赤司事后还反省了一下自己的性格有没有糟糕到看着别人害怕自己的眼神就愉悦的地步····

还有在决赛降旗对位自己的时候。

看着降旗被人搀扶的背影,赤司再次发现自己心中涌出来的感觉。

现在回想起来不是自己性格的缘故。

是因为灵魂伴侣的原因,握住降旗的手的那一瞬间,赤司明白了前因后果之余,还为自己那个弟弟的性格没出什么问题而松了口气。

但是赤司真正的喜欢上降旗是在降旗跑过来找自己的时候。

大概是在降旗浑身湿透的出现在自己家的走廊的时候,那个瞬间,就像是突破乌云的最初的那一束光亮。

赤司想要紧紧的抓住他。

诚然,他们是灵魂伴侣是降旗和赤司有交集的一个契机,但是赤司喜欢降旗绝对不是因为他们是灵魂伴侣。

而是降旗本身。

 

 

来自内心深处的呐喊

赤降吧里真的是有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好看的文啊!【虽然很多坑】

精品区里各个都是精品啊【虽说部分是有生之年】

有很多很多小伙伴啊【······好像快没人了】

lof热度还行为什么贴吧这么惨····

为什么就没有小伙伴和我一起玩啊···【哭出声】

占TAG抱歉···

【赤降】soul mate-灵魂伴侣【16】

“那我就回去了。”降旗拿着自己的衣服,身上穿着赤司的校服,和赤司在岔路口分别,赤司点点头:“嗯,路上小心。”然后也转身走向赴约的地点。

当然,他们是灵魂伴侣,所以——

‘降旗回去了要干什么呢?’

听到赤司的声音的时候,其实还没有过去半分钟,转身还能看到赤司的背影。

‘制定训练表,后辈们的身体素质还很低,而他们要打败的对手是奇迹世代,还有完全不输于奇迹世代的他们的队友,无论是技术上还是体力上,都要加强。’

‘真是可靠的队长。’

‘我其实不是很喜欢队长的称号。’降旗叹了口气:‘很沉重········’

‘很辛苦吗?’

‘刚开始吧,那个时候,我还不能够很好的摸清楚后辈的想法,也不知道该如何引导他们,而IH又一步步的临近,那时候头都大的。’

‘当然现在也足够头大····’

‘因为是第一次吧。’

‘也对,过去的我一直都是平凡而存在····’

‘现在已经是特殊的存在了,对诚凛,对我,都是这样的。’

赤司的话让降旗差点被自己绊倒,降旗觉得现在的赤司简直是·····

‘赤司,你还挺可怕的····’

‘什么?’

“····没什么。”降旗打着哈哈糊弄过去:‘既然天气放晴了,就好好的打篮球吧。’

赤司回了一句后,两个人便不再说话,只能感受到对方安定的心跳。

奇迹世代看着赤司走过来的时候,除了黑子外,其实都有点担心,赤司的事情奇迹世代都多多少少了解点,今天特意聚在一起也是为了让赤司散心,不过好在赤司看着好像没什么事情。

之后便开始准备活动,青峰他们已经一对一的打了一会儿了。

“哲也。”赤司和黑子一起坐在旁边的长凳上,赤司正在检查鞋带。

“怎么了吗?”

“·你是不是很想问降旗的事情。”

“被发现了吗?”黑子叹了口气:“那么我就说了。”

 

“我很早就知道了你和降旗君的关系。”黑子说道:“在春假合宿的时候,很抱歉我套了降旗君的话。”

“降旗君可以作为一名队长,扛起整个队伍的重任,降旗队长非常的坚强和勇敢,很擅长创造奇迹,当他作为诚凛的队长的时候。”

“但是作为降旗光树这个存在,降旗君就会变成那个凡人,胆小,胆怯,有点自卑。”黑子看着场上已经开始奔跑的其他人,对坐在自己旁边的赤司说道:“你明白这样的感受吗?赤司君。”

“我和降旗是灵魂伴侣,我所知道的降旗光树是降旗光树的全部。”

“哎?”黑子惊讶的看着赤司:“全部?”

“啊,所以不用担心,我都知道的。”赤司看着黑子:“请相信我。”

“····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对方是自己的灵魂伴侣的?··合宿的开始吗?”

“从我和降旗第一次见面的握手开始。”

·······你下手很早啊,赤司似乎从黑子脸上读出来了这几个字。

“···我下手是挺早的。”赤司站起身做了做热身活动了活动关节:“我还挺喜欢那个孩子的。”

黑子沉默了一会儿:“世界上,每有10000对灵魂伴侣,就算有精神链接,相遇的几率是41.2%。”

“而能够成功链接的是4.12%。”

“能够成为可以互相交流的知心的灵魂伴侣只有0.412%。”

“能够成为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肉体上的伴侣的灵魂伴侣,只有0.0412。”黑子接着说:“都是你们俩的背号呢,赤司君,如果你能成功,就中大奖了。”

“是吗?”赤司笑着说:“哲也,这种事情因人而异的,如果我和降旗的话——”赤司走进篮球场地内,黑子只听到了一句话——

“大概412%也说不定呢。”

····“啧。”这是黑子发出的声音。


【赤降】soul mate-灵魂伴侣【15】

“降旗君?”黑子疑问的声音吸引了奇迹世代的注意。

“嗯?小黑子怎么了?”黄濑凑过来,黑子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对奇迹世代说道:“没什么,只是赤司君现在正在和我的现任队长在一起的样子。”

“和降旗君在一起的样子。”

“降旗?啊···我记得——是那个——”

“我好像也有点印象,就是那个,那个嘛——”

“那个?哦,就是那个···”

“就是那个——”

黑子看着奇迹世代同时发出了感叹:“吉娃娃!”

····降旗君,队长,真的是让所有人都认识他了,黑子吐槽了一句这样很失礼的话,然后就再次问道:“赤司君?降旗君也在吗?”

而另一边的降旗正拼命用精神链接给赤司说不要说我在的话,但是赤司好像没有听见一样:“嗯,fu——”话还没说完降旗就扑过来一只手捂住了赤司的嘴另一只捂住手机低声的说道:“所以说不是说了不要说我在了吗!”

电话另一边的奇迹世代只听见了碰撞的声音,黄濑担心的说道:“小赤司不会是一边打电话一边走路结果摔倒了吧?”

“喂?赤司君,没事吧?”黑子再次问道,虽然不像黄濑那么大胆的敢说出来,但是也担心赤司是不是摔倒了,而且听声音怎么听都是脸朝下的。

“不,没什么,哲也,我这就过去。”说完,赤司就挂掉了电话,黑子疑惑的看着手机:“···那个到底是不是降旗君啊。”

不过降旗和赤司是灵魂伴侣,在一起也很正常吧?黑子把手机放进运动背包里,如果那个真的是降旗君的话,可能还没有跨过自卑这个坎,所以才会不让赤司说出来,而且今天是赤司母亲的忌日,降旗在赤司的身边。

黑子笑了笑。

真是令人安心啊,降旗君和赤司君是灵魂伴侣这件事。

“小赤司到底怎么了啊?”黄濑把手中的球转起来,疑惑的发问。

“不会有事的。”黑子检查了鞋带有没有系好:“现在的赤司君一定没问题。”

“他们听到你捂住我的嘴的声音一定以为我摔倒了,还是脸朝下的那种。”赤司带着无奈的微笑看着因为这句话笑的不能自已的降旗。

“我不是不想陪你,噗——”降旗笑着说:“我想奇迹世代找你出去打篮球,可能也是想要来让你散散心之类的吧。”

“啊,大概他们也知道今天是我母亲的忌日这件事。”赤司拿出背包和运动过程中和之后需要的东西:“其实他们的心思很好猜的。”

“有这样的朋友真好啊。”

“有你就很好了。”赤司脱下衣服,换上了运动护肩,又在外面套上了T恤,降旗的眼睛不知道放在哪里,就看了眼自己的衣服,天蓝色的西式衬衫。

“怎么,不合适吗?”赤司转过头,看降旗在看自己的衬衫。

“不,意外的完全合身。”降旗抬头看着赤司:“总感觉有点熟悉。”

“那是我帝光时期的校服,国三的那件。”

“嗯?!”降旗轻轻捏起衣服:“这就是你帝光的校服?”

“嗯。”赤司走过来,把领子折好,又把肩膀处的褶皱弄平:“我的大部分衣物在京都,国中的衣服都在这里。”不过其实也有其他的衣物可以给降旗,但是已经长到176的赤司的现在的衣服对于173的降旗还是有点大,况且赤司还比降旗沉了4kg,而帝光国三的那一件正好是自己173的时候领的,各种方面都很合适。

再加上赤司的私心。

虽然已经过去的无法返回,但是赤司只是想看看穿着帝光校服的降旗。

就好像自己和降旗帝光时期就相遇了一样。

如果那时候就和降旗相遇,会是怎样的结果呢?

但是如果是还什么都没经历过的降旗与赤司,也许结果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就算是知道是灵魂伴侣,两个人也会形如陌路,像陌生人一样。

命运使然,降旗和赤司这个时候相遇了。

不再那么胆小,那么自卑,那么怯懦害怕的降旗,会为了重要的人在雨中向前迈步奔跑。

不再那么凌厉,那么强势,那么令人生畏的赤司,会因为重要的人显露最柔和的那一面。

不必要回转时空,没有必要让时光倒流,他们不需要什么如果。

因为他们此刻能够相遇,就是最好的。





我这时候打上END是不是不太好···

【黑篮全员】一起来玩狼人游戏吧。

今天,是一个晴朗的好天气,但是火神则是一脸无奈的坐在M记的9人台的其中一个位置。

而自己的面前分别是绿间,黄濑,赤司,紫原自己的旁边是青峰,和不知道如何混进来的高尾,冰室,自己的另一边是黑子,和黑子做对面的是桃井。

然后每个人的面前,则摆了一个信封。

火神:····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啊······

桃井:啊!为什么我和哲也君离这么远啊!

黄濑:啊~大家又聚在一起了啊!

绿间:这次到底又是为了什么而把我们叫过来nanodayo!【注1】还有高尾,你为什么也会在!

高尾:啊感觉很有趣就跟过来了嘛~大家好我是绿间的搭档高尾和成。

紫原:哎···很麻烦哎,话说,我想要去点东西吃哎。

冰室:敦,稍微忍耐一下。

赤司:哲也,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把我们叫过来的呢?

青峰:啊··(抠耳朵)哲,有话赶紧说吧。

黑子:总之,我们来玩狼人游戏吧!

除了黑子外众:哎?!

火神:怎么又是这样!这种展开已经不只是一次了吧!【注1】

青峰:狼人游戏?有这会儿功夫不如去打篮球好么!

绿间:不知道什么意思nanodayo。

高尾:狼人游戏,什么意思?

黄濑:啊啊!(。・ω・)ノ゙我知道!曾经和海常的大家一起玩过,超级有趣哦!

黑子:那么,规则的介绍就拜托黄濑君了!

黄濑:好的!(´∀`*)哎,规则就是——

一次游戏中,有狼人两名,其他的七个人都是人类(=・ω・=),而游戏的人物,就是找出谁是狼人,每一回合有二十分钟的讨论和确定时间,并在傍晚会议中进行票选,获得票数最多的人将会被放逐,当放逐的人类和狼人的数量相等,则狼人获胜,但是,如果说狼人两个都被放逐,则人类获胜!(=・ω・=)而晚上,审判长则可以让狼人睁开眼,由狼人决定放逐任意一个人,狼人之间互相是知道的哟!

黑子:没错,就是如此的。

赤司:嗯?听起来挺有意思的。

紫原:但是听起来非常非常的麻烦啊·····

绿间:所以就为了这种事情把我们叫过来?

高尾:别这样嘛真酱,这不是很有趣吗?

桃井:而我就是法官~只在晚上说话哦!

青峰:·啊····无聊···所以说必须要玩吗?

黑子:是的,因为是FAN DISC。

火神:那黑子,赶紧开始吧。

桃井:啊对了,其实人类之中也有两个职位哦,分别是,预言家和狩猎人!那么,我来解释一下——

预言家一名,可以知道任意一个人的身份,但是只能知道一个人哦~

狩猎人两名,在被放逐的时候,可以带走任意一人~

那么,游戏开始~

再一次做玩家介绍:哲也君,阿大,小黄,小绿,小紫,赤司君,冰室君,火神君,高尾君!审判长,桃井五月!

桃井:那么,请大家一个一个的看自己的信封吧!大家看好了吗?

黑子:已经看过了。

火神:嗯。

青峰:看过了。

紫原:【一边吃一边点头。】

冰室:嗯,看过了。

高尾:确认完毕!

绿间:赶紧开始吧nanodayo。

黄濑:【走到一边,看完又回来】看完啦(。・ω・)ノ゙

赤司:嗯,已经看过了。

桃井:那么,大家可以开始讨论了哟。

青峰:谁是狼人啊【掏耳朵】赶紧承认然后结束这个游戏。

黄濑:小青峰你也太无趣了吧!

青峰:因为不管怎么听都很无聊啊。

黑子:如果青峰君这么说,那么青峰君你不是狼人了?

青峰:当然不是了。

火神:····················

高尾:哎····青峰桑还真是急于否定呢。

黄濑:哎——说的也是啊。

青峰:啧···随意你们吧,我是人类。

高尾:嘛,我也是人类,真酱呢?

绿间:当然也是人类了nanodayo。

黑子:虽然说着不想玩,但是好像都开始玩起来了,我也是人类,那么火神君呢?

火神:人类,而且我也是猎人。

黄濑:来了!第一个自爆身份的人!

火神:因为如果被误伤就不好了啊,辰也呢?

冰室:人类哦,敦呢?人类吗?

紫原:嗯,人类,话说,饿了啊··

冰室:那就一起加油找出来狼人吧。

赤司:高尾君以前玩过这个游戏吗?

高尾:我?你问我吗?我没有玩过的哦。

赤司:是吗?

冰室:但是高尾君非常的游刃有余呢。

高尾:那是错觉啦wwwww因为这种事情,无论怎么想都挺可怕的嘛。

火神:可怕?为什么。

高尾:你看,因为要互相怀疑嘛wwww

紫原:绿仔,你的搭档好可怕啊。

高尾:哎wwwwww

黄濑:你们不要欺负小高尾啦(´・ω・`)(高尾:小?哎ww?)但是,小赤司你好像一直在抛出话题哎?是想要做什么吗?

赤司:如果不去抛出话题找出漏洞的话,一直都没有结果的吧。

桃井:还剩十分钟哦。

火神:那么第一天干脆先把我投出去好了。

黑子:火神君你在干什么?

黄濑:哎!!!???∑(っ °Д °;)っ 

青峰:那你就出去好咯。

绿间:真是个bagami呢nanodayo。

高尾:等等真酱很失礼啦wwww

冰室:tiger?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火神:青峰,你的卡片是什么颜色的?

青峰:········为什么这么问?

火神:········没什么。

青峰:等等, 火神,你这么说很让人在意,你的又是什么颜色?

黑子:火神君,为什么会这么问?

赤司:火神,难道不同身份的人卡片颜色是不一样的吗?

火神:··只是猜测罢了。

黄濑:····也许野兽的直觉会很可怕哎。

青峰:哎——决定了投黄濑。

黄濑:Σ( ° △ °|||)︴哎?!?!?!好过分!

桃井:还剩三分钟哦。

赤司:如果说火神的话是真的,现在两个猎人我们已经知道其中一个了。

黄濑:某种意义上火神已经安全了呢·····

高尾:······完全不安全吧,反倒是可能在第一轮会被狼人放逐,因为现在谁是狼人根本没有头绪,火神如果被放逐,那么火神带走的那个是狼人还是人类就无法确定···那才是对人类的不利吧?

黑子:说的也是。

桃井:时间已经到了,那么,开始第一轮的投票吧~

黄濑:呜哇···这个只能靠直觉了吧?

火神:·······

黑子:火神君真是安静呢。

青峰:反正第一轮也不会出现结果。

高尾:wwwww

绿间:【推眼镜】

紫原:好麻烦啊····

冰室:真是不好办啊。

赤司:越来越有趣了。

桃井:好的——开始吧!

火神→青峰。

黑子→黄濑。

青峰→黑子。

绿间→黄濑。

冰室→黄濑。

赤司→青峰。

紫原→黄濑。

黄濑:我就这么的不可信吗(´°̥̥̥̥̥̥̥̥ω°̥̥̥̥̥̥̥̥`)····

桃井:小黄真是压倒性的胜利呢。

黄濑:到底为什么啊!

高尾:因为从头至尾,黄濑君非常的显眼啊。

冰室:我的原因和高尾一样。黄濑同学太令人在意了。

黑子:黄濑君一直在观察别人。

黄濑:因为我想找出狼人啦!( ̄工 ̄lll)·············嘛,总之,公布自己的身份好了——猎人二号!

青峰:狗吗······

黄濑:·那么,我要带走一个人哦!——小高尾!

高尾:哎???我吗?

黄濑:没错!

【赤降】soul mate-灵魂伴侣【14】

“今天是我母亲的忌日。”赤司抱着降旗,从背后,温热的气息拂过降旗,降旗静静的听着。

“我的母亲,在我小学的时候去世的。”

“我唯一的精神支柱。”赤司把手和降旗的手交叠在一起:“我一直都遵从着父亲的意志而长大。”

赤司把降旗的手举起来,看着上面的纹理:“只有母亲,会在我疲惫的时候给予我安慰,希望我能像一个普通的孩子那样成长,是她让我接触的篮球。”

“而篮球是母亲死后,我唯一的慰藉。”

“嗯。”降旗轻声应了一声。

“我的父亲,在我的母亲之后,也更加的沉默寡言,并且用无数的课业来让我忘记母亲已经死去的事实。”降旗把手反过来,和赤司十指相扣。

“从那时起,我就隐约的感觉,我不是一个······”

“我那不争气的弟弟开始出现了。”

另一个赤司?降旗侧过头,赤司用肯定的目光看着降旗:“嗯,就是吓唬你的那个。”

“···········”

“然后我升入了帝光中学。”

“我的支柱变得更多了,黑子有对你说么?”降旗点点头:“帝光那时候的事情吗?说了。”

“那时候,另一个我其实不再出现了。”

“但是在奇迹世代朝着无法挽回而我又无可奈何的地步迈步的时候,他就越来越清晰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我的灵魂被撕裂了。”

“···你的精神链接也分裂成了两条。”

“你能感受到吗?”

降旗转过身,和赤司面对面:“嗯······我曾经很多次的去通过精神链接去寻找你。”

“直到有一次,我触碰到了冰冷精神屏障,你把我隔绝在外,那之后我就放弃了。”赤司的手划拉过降旗还有点潮潮的,软塌着的头发。

“后来,本来,大概是初中的某一天,我感受到,疼痛和精神链接剧烈的震动。”降旗回忆道:“然后,我就发案精神链接一分为二了。”

“那一天就是我的人格彻底分开的那一天,我的灵魂也被撕裂为了两个。”赤司的额头抵到降旗的额头上,轻轻的说道:“但是高中一年,我就和你相遇了。”手被赤司握住:“回想起来,真是太好了。”

“是吗······”手感受到热度。

降旗也是这么觉得的。

因为自己是赤司的灵魂伴侣,虽然一开始很慌乱无措,因为自卑而带来的落差让降旗曾经很迷茫,但是也是正因为如此,降旗开始去正视很多东西,开始去尝试,去接受。

如果感受到遥远,就去追寻。

如果感受到距离,就去赶上。

如果喜——————

降旗抬起头,赤司也抬起来,降旗扭头看着外面大亮的天空,温暖和煦。

彻底晴了,能够和赤司相遇,真的是太好了。

······我不会患了笔下的人物不能好好的说话非要动手动脚黏黏糊糊的毛病了吧,该决定一下接下来的走向了···
话说如果接下来的走向定为如果降旗和赤司不是灵魂伴侣会不会喜欢对方··
·但是感觉其实又回去了·····
果然还是要定一个别的,有推荐吗?

降旗拍了拍赤司的背,把赤司叫起来,赤司已经抱着降旗睡了好一会儿了,直到松村过来敲门问两个人要不要吃东西。

降旗看了看表,中午的时间都要过去了,赤司醒过来,让降旗和他一起在这里吃饭。

松村准备了简单的汤面,在吃之前,降旗给家里打了电话,然后被自己的哥哥一顿数落。

不过当降旗说自己在自己灵魂伴侣那里的时候,降旗光朗用很欣慰的语气说:“那真是太好了啊。”

降旗不明所以的挂掉电话,然后就回到赤司的房间里去了,看到赤司在看自己的手机。

“降旗。”

“嗯?”降旗向赤司走过去,在赤司的示意下,凑过去看赤司的手机,是黄濑发过来的邮件,满篇的颜文字让降旗看了一会才明白,桃井知道赤司在东京,所以奇迹世代想叫着赤司一起打街篮。

“啊街篮啊······”降旗想了想,奇迹世代的聚会,自己跟过去好像也不太合适:“那我就回去了。”

“哎?”赤司看过来:“你不和我一起吗?”

“嗯········”

“今天想和降旗一起。”

···········降旗看着赤司的表情,感觉就像看一个正在撒娇的大型儿童。

“···啊,你看,你们3对3对吧,而我肯定没办法加入的啦。”

赤司苦恼的盯着自己的手机,忽然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赤司按了接听,一个非常有活力的声音穿了出来:“啊,小赤司,你——”然后赤司就给挂了,三秒后,又打了过来,不过这一次传出的声音不太一样,是黑子。

“赤司君,下午好。”

“啊,哲也,下午好。”赤司开了免提,好让降旗也听到:“赤司君,我们在打街篮,就在上次我们一起涂鸦的那个篮球场,你要一起来吗?”

降旗推了推赤司,用精神链接对赤司说去吧,但是赤司就好像是没听到一样的问道:“降旗,你要一起去吗?”

“哎?”电话那边传出来了黑子的声音:“降旗君?”

就在这时候,赤司的脑袋里就传来了降旗无奈的声音:赤司你怎么就对我有点坏心眼啊!

争取大年初十之前完结他··这个实在是写的太多了··居然都有2w6····比那是非常令人感动的事这一篇字要多··为啥啊···
不过都多不过樱花乱···4w字也不是开玩笑的··········
感觉明明没有表白,赤降之间的交流也和情侣没有区别···我一定是跳步骤了·完犊子·····
接下来干脆两个人互相表白然后就完结吧···
肯定没有番外!

【赤降】soul mate-灵魂伴侣【13】

“赤司少爷,降旗先生,我拿了干的毛巾和换洗的衣物。”是松村的声音,她在拐角的另一面,并没有过来。

“我知道了。”赤司依旧没有松开降旗:“放在那里吧。”松村恭敬的回答了之后就离开了。

“你没有撑伞就过来了。”降旗埋首于赤司的肩窝,回答到:“嗯。”然后又补充说:“因为很想见到赤司,所以很慌忙的就出来了。”开始一边点头,一边晃晃悠悠的向前走,而降旗只能倒退着向后。

就好像在跳什么双人舞。

赤司和降旗就这么一直走到拐角,然后降旗才被赤司放开,赤司走过去,把毛巾和衣服拿过来。

松村拿的是赤司帝光时期的衣服,赤司展开看了看,是初三的时候的那一件,虽然保存的很好,但是仍旧有时光的痕迹。

这样就好。

赤司转过身把毛巾盖到降旗头上,接着又抱回去,变成了跳双人舞一般的,走到了赤司的卧室里。

灵魂伴侣之间有着一种共鸣,当身体的某一部分贴合在一起,精神链接就会散发出温暖,特别是贴合的那部分,会散发出热量。

因为是同一个灵魂,彼此最重要的存在。

降旗被赤司按在床上坐好,而赤司则慢慢的给他擦头发,之后又脱下了降旗的外套和里面的体恤衫,准备擦身体上的水,刚刚触摸上降旗的脖颈,降旗就 战栗了一下,但是赤司没有停下来,而是顺着少年青涩的线条一直游走到了肩膀。

“赤司,你的手,好热····”

“因为我们是灵魂伴侣。”赤司一边擦一边说:“我们身体的任何一个部分贴合,都会产生共鸣,产生热量。”

感觉,好色情啊,降旗这么想到。

“降旗,把衣服换上吧,我去拿些热水给你。”在降旗点头答应了之后又补充到“我马上回来。”

等到门被关上,降旗才有功夫去看赤司的卧室。

普通。

降旗第一个想法就是如此,除了床和房间大了点。

降旗站起身,展开这件衣服,是天蓝色的衬衫,大概是赤司的衣服,降旗穿上后,看到了放在窗户底下的长条书桌,而旁边就是书柜。

书柜里放着知名的或者偏门的书籍,书桌上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相框。

上面的人降旗全都认识,那是奇迹世代。

“笑着的······”降旗看着照片上的奇迹世代,和现在不太一样,至少大部分人都是笑着的。

看来在帝光中学的时候奇迹世代之间真如黑子所说,有段时间真的真的很开心。

如果能够一直那么开心下去的话就好了,降旗这么想着,把扣子扣好,走到了穿衣镜前,理了理领子,左右看了看,很合身。

“已经穿好了吗?”赤司走进来,递给了降旗冒着白气的温热的杯子,降旗道了谢接过来,又被赤司拉着一起坐回了床上,肩膀挨在一起。

温热的茶水滑入喉咙,降旗舒了一口气,再把一杯茶都喝完之后,降旗把杯子放到床边的柜子上,然后发难:“为什么把我隔在外面?”

“什么?”

“精神屏障。”

“啊·······”赤司轻笑了一下:“可能,怕影响到你吧。”

“那就影响我啊!”降旗因为这句话心咯噔了一下:“我是你的灵魂伴侣啊。”

“降旗——”

“我是你最重要的人了啊!”

·············赤司的眼睛盯着降旗,降旗想,赤司也许能直直的看到自己的心灵与灵魂,能够看到降旗的心灵和灵魂是否如同刚刚那句话一般炽热。

一如降旗本身。

赤司一副败下阵来的样子,柔和了下来,略带疲惫的说道:“抱歉·····”

因为是灵魂伴侣,是彼此最重要的人,这个理由就足够了,降旗不管是在什么境地里都会用最快的速度来到赤司身边吧。

现在,赤司深知这一点了。

 

 

 

 

你们猜猜那些话是为了写肉而添的梗啊wwwwww
新的一年了,我想我要成长了。
各种意义上的。
那么,面对马上就要来的新的一年,请多多关照w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