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夜

1个老苇蹭热度:

关于同人的角色塑造,推一下

(懒得写更新

by苇

杨一苇:

是老物,可以说是一个四体不勤只会瞎吹不会干实事玩家的三十六连环屁了。

写着“语言cos”,但其实是在讨论写作方法论的一点心得。

参考书目在最后一页。

以此飨与同人小说作者,与角色扮演游戏玩家。


【曦澄】情事 八

 

 

1原著向的我流曦澄

2与标题不符合的纯情

3有一些bug和ooc 的地方的话请评论

 

前文走:

http://xanne.lofter.com/post/3d2b98_12b055103

http://xanne.lofter.com/post/3d2b98_12b0539a7

http://xanne.lofter.com/post/3d2b98_12b267d39

http://xanne.lofter.com/post/3d2b98_12b520c09

http://xanne.lofter.com/post/3d2b98_12b795146

http://xanne.lofter.com/post/3d2b98_12b83c11f

http://xanne.lofter.com/post/3d2b98_12b9dc826

 

江澄和蓝曦臣决定结为道侣,并公告众人是在蓝启仁允许了之后。

终于了结了,江澄揉了揉膝盖,站在云深不知处里看那颗矮矮的玉兰,手磨蹭着怀里的一个东西。

是一个名帖,非常精致的小册子,九瓣莲的家纹为纹绣在上面,非常正经的庚帖。

蓝曦臣过来时,看到江澄的背影,笑着走上前,感受到背后有人,江澄直起身,说:“蓝宗主叫我好等。”蓝曦臣对江澄一礼:“准备费了点时间,还请江宗主见谅。”

“那,开始吧——?”

“嗯。”

换庚帖。

江澄将庚帖交于蓝曦臣,蓝曦臣也掏出了自己怀里有云纹的庚帖,互相交换。

恍惚间,就像少时,有两个小少年,曾经拿着两张自己写的粗陋的庚帖,许下了此生都没有辜负的诺言。

下聘礼。

收好对方的庚帖后,蓝曦臣取下了云纹抹额,江澄从腰上取下了清心银铃,这是两家的信物,半生都没离开过两人,比交换庚帖更为郑重,这是一个承诺,你是我此生唯一认定的爱人。

成亲礼。

蓝曦臣拿出两个蒲团,扶着江澄跪下,拜了一拜,至此,天地为聘,日月为媒,一拜天地。

然后两人又分别向着祠堂和云梦的方向各一拜,告慰黄泉之灵,之后他的悲欢喜怒,有我作陪,二拜高堂。

最后两人,互相一拜,三生有幸,我们彼此相爱,以后就要互相扶持了,请多担待啊,爱人对拜。

礼成————————

一开始公布的时候,外界议论纷纷。

也不乏一些,令人哭笑不得的言语。世人虽不知二人情之所起,皆言三毒圣手江澄,为人狠厉,自负骄矜,竟能和温润素雅的双璧之一的蓝宗主成为道侣,真不知蓝宗主在想什么。

这一日,两人正在对弈,江澄看着蓝曦臣第二次欲言又止,笑了一声,说了一句:“蓝曦臣。”

蓝曦臣下了一子,听到江澄叫他,抬起头,猛地江澄一个脑瓜崩就弹了过来,非常实在且认真的那种。

蓝曦臣摸着脑袋有些发蒙,江澄开口到:“我,不是一个被世人赞誉的善人,也不想做一个善人,世人如何论我与我何干,我如何做与世人更无关。

“我想做的,就是守住你,金凌,莲花坞,江氏,云梦,守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别人欠我的,我一笔一笔的讨回来,我欠别人的——”江澄停顿了一下,说道:“我一定会还。”

然后揪着蓝曦臣的领子在他唇上啄了一口。

“反正有你与我一起。”

蓝曦臣看着江澄,轻笑一声之后吻了回去。

 

莫玄羽天资不好,身体也弱,魏无羡与蓝忘机四处云游,若是遇见了能够滋养灵魂调息身体的地界,就会多待一段时间,两人偶然途经太行山脉发现一处灵泉,便待了几个月,但是马上就要到深秋,蓝忘机怕魏无羡受不了寒气,两人便赶在封山之前出山,准备回到云深不知处,一直待到过年开春。

 

到了山下的镇上,在山里待了几个月的魏无羡牵着毛驴拉着蓝忘机就进了酒肆,要了雅间,点了一壶好酒,笑着说:“久不至人间,听听人间事。”但是脚却不老实的撩拨蓝忘机的小腿,惹得蓝忘机看了他一眼,趁其不备亲了他一口,得了赏的魏无羡乐呵呵的去偷了个香。

 

且说楼下人多嘈杂,两人皆为修仙之人,五感自然比寻常人要好,魏无羡嘬了一口酒,晃着酒杯说道:“也不知最近修仙界有什么事情没有,不过就算这么说,现在人间太平,估计也没——”

 

“听说了吗?泽芜君和三毒圣手结为道侣啦。”

 

“——什么事儿发生,就算是有也是道——”

 

“可不是嘛,泽芜君和三毒圣手亲自公布召告的仙门百宗的嘛。”

 

“——听···途说·····”魏无羡喃喃着闭嘴不再随便插小旗了,真是一插一个准,一抬眼发现蓝忘机正在以身示范什么叫做面色铁青,就算是巧舌如簧如他也不禁语塞。

 

“我听说,这两位是自幼相识,而且啊,早在江宗主去蓝家求学时就互定终身啦。”

 

“哎呦——这么早,这,怎么现在才公布啊?”好事者问道。

 

“嗨,还能为何,还不是那温家搅和的。”另一人摆摆手。

 

“是,是,是这么个理,温家当时烈日遮天,江家蓝家·····唉·····后来又是射日之征,哪有谈情说爱的心思。”

 

“那之后呢?”

 

“还不是因为他那个师兄夷陵老祖魏无羡,先是修鬼道保温家,又是杀了聂金蓝江三家的修士,若是再穿出去一个宗主断袖,那刚刚起来的江氏还怎么立足啊?”

 

“对,对,是这么回事儿。”这下魏无羡脸也黑了。

 

虽然事实完全是因为两人自顾不暇,也不愿再提。

 

“这后来,又有仙督金光瑶的事情,不过最后好歹也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况且两人皆为宗主,气度不凡,又门当户对,也算是一段佳话。”

 

“可是为何挑了这个时候呢?”一人问道。

 

“我猜是因为金小宗主刚刚接任宗主一职,虽有江宗主震慑,但是难免也有人蠢蠢欲动,结果就是江宗主一个人苦撑江,金两门,估计是心疼吧,这公开了之后,也算是告诉世人,江,金两宗门若是有事,蓝氏也不会坐视不理吧。”

 

“果然情深,可那恪守礼义古板不知变通的蓝老先生可如何啊?他就这么看着两个侄子全都···?”

 

“啊····嘶这个··倒是摸不准,不过蓝宗主风光霁月受到各方赞誉,可惜啊,家破人亡也罢,东躲西藏也罢,被人背叛也罢,都经历了一遍,纵然是蓝老先生,看着自己的侄子都这般了,也不愿意去拆散两人了吧。”众人唏嘘,纷纷称是。

 

“不过估计是罚了,听说啊,那江宗主在完成秋收诸事之后,去了蓝氏仙府门口跪了整整五日,中间还淋了一场秋雨,这蓝宗主也没出现,一直到第六天,是蓝宗主亲自去把江宗主扶进去的,之后江宗主就在蓝氏来去自如,据说两家还护送了不少秋收得来的特产。”

 

正说着,众人忽然间楼上的雅间里走出两个翩翩公子,一个白衣俊美高冷,一个玄衣紧随其后,有人定睛一看:“·····这,这不是····含光君和——”

 

“·········啊····嘛我看两人的神情似乎··不太好啊····”

 

“嗯·····不过··好像含光君本身就是断袖,听到哥哥是断袖,也没啥吧·····”

 

“不知道。”

 

“反正我是江宗主吹。”

 

“二哥哥,二哥哥,蓝湛,蓝湛,蓝忘机!”蓝忘机终于回神一般,发现自己早已把魏无羡落下一大截,迎上去,把有些气喘的魏无羡揽在怀里,低声在魏无羡的耳边说到:“婴···婴···抱歉··抱歉。”

 

“没事,没事啊二哥哥,好了好了···走吧,我们,回去吧。”

 

蓝曦臣听闻蓝忘机魏无羡这对神仙眷侣回来甚是欣喜,早早就在寒室里煮茶以洗两人一身风尘。

 

忘机进入寒室的时候,兄长正在侍弄茶具,眉目淡然平和,和自己离开时的黯然神伤不一样,忽然无言。

 

曾经,兄长牵着自己的手,走在云深不知处里,教导自己,和自己一起等在那扇门前。

 

自己说,想要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时,兄长没有做过任何反驳或者阻止,而是站在自己身边。

 

自己最好的兄长,一直都支持着自己,几乎是毫无理由的偏袒相信着自己。

 

最好的兄长呀——

 

蓝曦臣似有感应,抬头,果然蓝忘机站在寒室的门口,蓝曦臣笑着对蓝忘机说:“忘机,回家了?”

  “云圌游如何?可有奇闻异事对兄长说?”蓝忘机不答,只定定的看着他,蓝曦臣想从弟圌弟的面无表情的脸上读出些什么,但是却被蓝忘机抢先一步。

  

“忘机只是来恭喜兄长,终于找到了钟情之人。”

 

“愿兄长,自此,事事顺遂,白首不离。”

 

蓝曦臣一直以为,蓝忘机会对自己找江澄为道侣这件事非常反圌对,但是现在,蓝曦臣看着自己唯一的弟第,然后上前,抱了抱他。

 

曾经比自己低一点的,小声叫自己兄长的,那个小白豆丁,原来真的长大了。

 

 

tbc

-标题与内容的跑偏

-害怕

-下章回归主题

-就要完结了

-话说从蓝曦臣似有感应开始··那段有敏感词你们敢信?

【曦澄】情事 七

1原著向的我流曦澄

2与标题不符合的纯情

3有一些bug和ooc 的地方的话请评论

4本章有蓝曦臣金光瑶友情向。

前文走:

http://xanne.lofter.com/post/3d2b98_12b055103

http://xanne.lofter.com/post/3d2b98_12b0539a7

http://xanne.lofter.com/post/3d2b98_12b267d39

http://xanne.lofter.com/post/3d2b98_12b520c09

http://xanne.lofter.com/post/3d2b98_12b795146

http://xanne.lofter.com/post/3d2b98_12b83c11f

 

 

无法否认的是,孟瑶一直到现在都在蓝曦臣心里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孟瑶是真的从始至终都没有害过他,他对自己的好与真诚,换取了蓝曦臣的一片赤诚真心。

 

蓝曦臣真的从心底里全心全意的相信着,不管是孟瑶还是金光瑶。

 

没人会去怀疑一个在自己最落魄撂倒生死难料的时候给予自己救赎的人会去害别人。

 

不可能的,那是阿瑶啊,待人事事周到,温和有礼,笑脸迎人,八面美人的三弟,冒着被温氏发现的风险也要搭救自己的孟瑶,和自己无数次把酒言欢的金光瑶,和自己秉烛夜谈表露真心的金光瑶,那段飘摇时光给予自己救赎的瑶光星。

 

是不可能去因为一己私欲,故意去害别人,都是不得已而为之。

 

所以蓝曦臣无数次的选择去相信金光瑶,去拔出朔月一次次的抵挡住霸下。

 

无论是为金光瑶,还是为自己的曾经付出的那一颗心,面对那些证据,蓝曦臣都不愿意去相信这件事情。

 

以己试乱魄,以身为人质,去赌过去那毫无理由也毫无原则的相信,他没有看错三弟。

 

换来了血淋淋的事实,令蓝曦臣肝肠寸断。

 

这两人何其相似,一个声嘶力竭的质问得到了一句道歉一个食言,一个悲痛欲绝的得到了我从未想过要害你的回答。

 

将一颗真心交付,然后被撕得粉碎,只剩一点残渣,留下一个黑洞,好似嘲笑两人一般。

 

谁又比谁更可笑呢。

 

尘埃落定之后,一个选择了闭关,一个选择了公务,两个人都在等。

 

那是一段时光,一份情谊,况且当时两人正少年呢。

 

无法释怀,甚至是无法放下。

 

一颗心即使是日日受到煎熬揉搓,白驹过隙,时光流过,总要过去。

 

人总得往前看。

 

总得往前走。

 

等到江澄蓝曦臣再相见时,发现,原来两人,即使是揣着一颗破碎的心,即使都疲惫不堪,也想对对方说:好了,好了,过去了,之后,让我陪你吧。

 

tbc

 

-以蓝曦臣为主视角,我发现描写金光瑶是无可回避的事情,连我到最后也不知道怎么写。

-想了想美队2里福瑞对皮尔斯的态度忽然给了一点点灵感。

-以己度人我也不会怀疑的。

-忽然累了。

【曦澄】情事 六

1原著向的我流曦澄

2与标题不符合的纯情

3有一些bug和ooc 的地方的话请评论


 

前文走:

http://xanne.lofter.com/post/3d2b98_12b055103

http://xanne.lofter.com/post/3d2b98_12b0539a7

http://xanne.lofter.com/post/3d2b98_12b267d39

http://xanne.lofter.com/post/3d2b98_12b520c09

http://xanne.lofter.com/post/3d2b98_12b795146

 

 

 

 

 

硬要说,之后的蓝曦臣和江澄的交集甚少。

各自身为宗主,前有烽火后有宗门,一直到一切尘埃落定。

一切。

对于其中的种种,蓝曦臣是最清楚的那一个,江澄在那次云深不知处告诉了自己全部,一个还未及冠的少年,将背负的一切都毫无保留的告诉了自己的爱人。

所以他从未对江澄说过什么放下之类的空话。

重建宗门是一件多困难的事情蓝曦臣非常清楚,蓝曦臣即使是得到了当时金光瑶的支持,三尊义结金兰,仍然是分身乏术,但是好在大家正在从那个浩劫里一点点的走出来。

里面有没有江澄蓝曦臣不知道。

所以蓝曦臣在被江澄约到云梦的时候其实是很忐忑的。

久别重逢的江澄什么都没对蓝曦臣说。

好像说了,在吻上之前对蓝曦臣说了一句:肏我。

这是和少年那一场情事完完全全不一样的。

江澄比自己还狠。

真的,江澄说完之后不管不顾的撞上来,撞得蓝曦臣倒在地上,撞得蓝曦臣的牙疼,然后江澄的唇就窜进来,一番倒海翻江,一直到衣服都被江澄扒了蓝曦臣才算反应过来。

然后蓝曦臣把江澄抱住了,让江澄摊在自己身上,涕泗横流哭的没一个宗主的样子。

然后接着做【】爱,这江澄期间一句话都没说,除了喘息连哼都没哼一声,只是仅仅的拥住他的脖子,汲取着蓝曦臣身上的味道,一次完了之后,江澄在蓝曦臣耳边说了一句:“再来。”

完全不像是情事一般,没有温柔缱绻,蜜语甜言。

“阿澄会受不了的。”

“少说多做。”

“好·····”

结束之后,江澄起身,整理自己,然后看了眼蓝曦臣,对他说:“辛苦了,重建云深不知处。”然后轻柔的吻了吻他,在他唇上缠了一会儿说:“做的很好,麻烦你从姑苏赶过来了,谢谢。”

··不是,不是这样的。

分别的时候,蓝曦臣看了眼江澄的背影,挺得笔直好似什么都压不垮他,开口唤道:“晚吟——”

江澄停了一下,回头看他:“何事?”

“无事。”需不需要我帮帮你。

“保重自己。”我真的很爱你。

一年到头,蓝曦臣和江澄也没几次相会,但是每一次相会都伴随一场情事,沉默的,没有情话的,就算是蓝曦臣刻意的去激他,换来的也不过是江澄红了的眼眶也咬烂了的嘴唇。

某一次,江澄在快要到了的时候说了一句:“对不起。”

“我食言了。”蓝曦臣意识到了他在说什么。

今日是他的生辰,江澄及冠了,虽然没有家中长辈为他戴冠,他说的是,曾经江澄许诺等他及冠了,就与蓝曦臣结为道侣。

蓝曦臣亲了亲他,摇了摇头,发狠的让江澄再没心思想这些。

回到云深不知处,那棵玉兰,本腰斩,又着了火,重建时曾准备移除,蓝曦臣把他拦下了,路过时,发现蓝湛站在那里,看着身形瘦削的弟弟,蓝曦臣一阵心疼,上前问道:“忘机,为何站在这里?”

“兄长。”蓝忘机转身对他一礼,然后转过去看着断枝,说道:“这棵玉兰,长出了新的花苞。”

蓝曦臣一愣,忙走上前,果然,在接近根部的地方悄然生出来了一截新枝,上面生出了一个还未开放的,小小的,白紫色的花苞。

蓝曦臣和蓝忘机并肩站了一会儿,蓝忘机抬眼,却看到兄长的正在哭。

“兄长?”

“无事,无事。”蓝曦臣笑了一下:“只是在欣喜,终于结了花。”

花开了,有个少年死在了有父母有阿姐有魏婴有师弟的莲花坞里了。

tbc

 

-想想我从原著里只能扒出来不少打我这篇文章脸的段落

-我只能看出来这俩人少年的时候肯定没谈也没啥特别的交集

-不然咋会是那样

-我就不该这么写

-自杀算了

-为什么要选蓝曦臣来回忆

-妈耶···

-反正也没什么人气bug的话··还是欢迎评论

···所以说

看了这么多,我明白墨香给了所有角色一个形象,但是真正的内里是同人补完的··

wwww车车车

张张:

终于画完啦!
就是一个happy end(伪结局)
给大小姐一个幸福的一家♡

2p姿势有参考(画速写画太多了 嘴巴画成速写应试嘴啦 吃藕的 所以涂掉啦)

3p--4p大概是个曦澄的小条漫【儿童车】
(小帅哥,快来玩啊)
(小美女你好啊)
↑这种类型的儿童投币摇摇车

5p是一个小小小故事【追凌】
大概是一个脑洞(有点想开个小短篇连载)
胡萝卜追×兔子凌
↓大概设定
金凌被变成兔子凌啦!对思追莫名的喜欢(思追之前被当成萝卜种过),然后两个人就甜甜的恋爱过程,各种宠大小姐那种的幸福日常

6p是没上色以前的图片

如果有ooc 请不要介意啊!!!

【曦澄】情事 五

1原著向的我流曦澄

2与标题不符合的纯情

3有一些bug和ooc 的地方的话请评论

 

前文走:

http://xanne.lofter.com/post/3d2b98_12b055103

http://xanne.lofter.com/post/3d2b98_12b0539a7

http://xanne.lofter.com/post/3d2b98_12b267d39

http://xanne.lofter.com/post/3d2b98_12b520c09

 

 

蓝曦臣将江澄裹紧了,让他睡了一会儿。

 

临近年关,祭祖结业等诸事都需要两人去安排打理,劳累了几日,才得了这半日的闲暇,蓝曦臣揽着江澄,懒懒的看着窗外。

 

过去,曾经,这些硬要说都是蓝曦臣不愿意去提起的词语。

 

匆匆的负起宗主之名,慌乱的背起古籍,前路不知是生是死,回首是云深不知处肆虐的火舌。

 

这就是蓝曦臣少年最后的一刻,而之后就是宗主蓝涣的逃难奔波。

 

蓝曦臣甚至已经忘却了,自己是否曾经留下过一滴泪,至少自己没有哭的记忆,毕竟连哭的那一点余裕都没有。

 

一直到孟瑶帮扶了自己,他才有心力担心蓝氏与叔父忘机。

 

此时才痛恨自己的无力。

 

那云深不知处冲天的大火,将百年基业毁于一旦,也许烧都要烧个好几天,父亲临死前的一句:“抱歉······这摇摇欲坠的一切就交给你了····”却是他们父子之前最亲近的对话,叔父把自己护在身后,忘机撑着受伤的双腿说道:“兄长,快走。”就像是一个一个的梦魇,死死的纠缠着蓝曦臣,为何是自己?

 

蓝曦臣质疑的不是为何自己要经历这些,而是自己为何能够安然无恙的脱离,留下那么多的人,去面对那灭顶的一切。

 

初次见到孟瑶的时候,他也曾经怀疑过,但是身陷囹圄的他,只能拉着孟瑶伸出的手了。

 

久违的温暖,蓝曦臣终于在足以让他粉身碎骨的洪流之中得到了安身的一叶扁舟,那就是笑着安抚自己的孟瑶,松了口气,担忧着家中,暗中联络其他的宗门,然后听到了江氏灭门,莲花坞付之一炬,江氏夫妇双双战死,江澄魏婴不知所踪的消息。

 

孟瑶匆匆进入掩人耳目的院落里,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场景,蓝曦臣面无表情的坐在凳子上,一行清泪划过他的脸颊,最后落在尘土里,留下一点痕迹。

 

祭那君心似我心的欣喜,祭那不负相思意的誓言,祭那曾经笑容明媚的少年,祭那一见钟情的自己,祭那过去,祭那曾经。

 

好了,好了。

 

蓝曦臣拭去眼泪,起身,望着灼灼烈日,然后朝着孟瑶和煦的一笑。

 

 

 

蓝曦臣见到江澄的时候,江澄看了他一眼,然后移开了眼睛,对蓝曦臣伸出一只手制止了蓝曦臣开口:“先回云深不知处。”

 

蓝曦臣看着江澄用斗篷把自己裹起来,就像是有了世上最坚硬不过的躯壳一般,点点头,没再说什么,引着江澄前往姑苏。

 

一直到一切商谈结束,蓝曦臣对众宗主和叔父一礼:“那么江宗主,一路奔波,请随我前去修整一下吧。”虽然此时的云深不知处已经是满目疮痍,残垣断壁。

 

进入寒室当时所在的院落,那一棵玉兰早已拦腰折断,颓然的倒在地上。

 

“江公子,请——”

 

“蓝涣。”

 

蓝曦臣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一声呼唤。

 

蓝曦臣此生,听过江澄无数次的唤自己蓝涣,但是独独这一声,他再也没忘过。

 

敢一人指责所有宗门,咬牙发誓杀尽温狗的江澄,此时卸下了所有戾气与恨意,叫了一声曾经对自己最好的爱人的名字,依恋,痛苦,无奈,疲倦,一丝丝的无助。

 

蓝曦臣明白了之前江澄为何不让他开口,江澄不敢让自己露出来一点点的软弱,不敢让那个躯壳有一丝丝的裂纹,江澄没有自信自己还能让自己站起来。

 

江澄将头埋在蓝曦臣的臂弯里,如刚刚逃出来那一晚和魏婴一起在草垛子里,失声痛哭。

 

凭什么呢?

 

蓝曦臣几乎是将江澄紧紧的箍在自己怀里,爱人的眼泪将自己的沾染了风霜的衣襟浸透,像是流进了蓝曦臣的心里。

 

凭什么呢?上苍在上,凭什么要让这群本要肆意张扬,无拘无束的少年们流着血泪,背负深仇,负着宗族之名,赴一场生死之约呢?

 

tbc

·

本身是为了写不同时期情事中的江澄不同的样子

跑偏了成了蓝大回忆录

行吧

【曦澄】情事 四

1原著向的我流曦澄

2与标题不符合的纯情

3有一些bug和ooc 的地方的话请评论

前文走:

http://xanne.lofter.com/post/3d2b98_12b055103

http://xanne.lofter.com/post/3d2b98_12b0539a7

http://xanne.lofter.com/post/3d2b98_12b267d39

 

蓝曦臣已经在寒室里抄了整整一日的蓝氏家规,整整齐齐的码了半人高的一打,而废稿也有三尺来高,但仍未停笔。

心不静,蓝曦臣一个恍惚,看到了宣纸上落下了一个墨点,无奈之下,搁笔起身来到窗前,呼出一口浊气。

何为爱,何为心悦。

记忆中的母亲和父亲甚至连一对怨侣都算不上,母亲仅仅是被关起来的一个失去自由的人而已,对父亲对整个蓝家一份情谊都没有。

或许自己和忘机是支持母亲的一点点温暖。

人言两情相悦,举案齐眉,那是蓝曦臣心中最最向往,最最美好的东西,但对蓝曦臣而言,却最为触不可及。

世间真的会有这样的两人,对对方有这样的情吗?

昨日,江澄拉着自己磕磕绊绊的表白,蓝曦臣才终于明白。

原来是真的有。

直至今日,蓝曦臣也很难形容的了那时的心境,极其复杂微妙,却足够让天地失色,让少年蓝曦臣为此赴汤蹈火。

才有了那番的情难自已。

“曦臣兄,曦臣兄,蓝涣,蓝涣,蓝涣蓝曦臣!”不知唤了多少声,蓝曦臣回过神,看见江澄正站在窗下:“想什么呢,我来了你都没发现。”

“·····阿澄?”蓝曦臣眨眨眼,猛地俯下身,然后又觉得不符合礼数,红着脸慢慢的起来,轻声问道:“阿澄身体可好些了?”

“········你还好意思问。”江澄看了他一眼,看着蓝涣看着自己笑,嘟囔到:“怎么笑的这样开心。”

“无事,只是因为君心似我心,仅此而已。”

蓝涣答得很快,江澄红了脸不再说话,从怀里掏出来一张纸,退后几步,郑重的递给了蓝涣,蓝涣虽然疑惑,还是接了过来,仔细看了看,脸上本来退了下去的红却又慢慢回了上去。

上面写了江澄的姓氏,表字,族系,生辰八字,籍贯,祖上三代,是江澄自己写的庚帖。

“咳咳,没,没找到红纸,曦臣兄,抱歉。”江澄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接着说:“但我这份心是真的,我是真的··真的想和曦臣兄定亲的。”

蓝曦臣呆立了一会儿,转身回了室内,再出来时,也拿了一张叠好的纸,如江澄一般郑重的交付于江澄手中,江澄打开,果然也是蓝曦臣的庚帖。

“姑苏蓝氏蓝曦臣,在此求亲与云梦江氏江晚吟。”

“那我们算是换了庚帖的了。”江澄和蓝曦臣都仔细的把庚帖收好,江澄踮起脚对蓝曦臣说道:“你等着我,等我及冠,咱们俩就结为道侣。”

“好,涣会一直等着你。”

两个少年悄悄的在花前月下定了终身,等待着未来的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等来了命运多舛,世事难料。

tbc

我张张不骚一下你都不知道魔鬼啥样

张张:

不是感情向的!是沙雕欢乐向的!!!
接上上上条(具体我忘了)的脑洞
大概背景是金凌和江澄灵魂不知道什么原因互换了灵魂【我不是魔鬼】
然后与大家的沙雕发展 沙雕展开
太过沙雕了 可能有点ooc 介意慎点哦~
【溜了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