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夜

【现代曦澄】我的眼中只有你 15 【完结】

我的眼中只有你1  我的眼中只有你2  我的眼中只有你3  我的眼中只有你4

我的眼中只有你5  我的眼中只有你6  我的眼中只有你7  我的眼中只有你8

我的眼中只有你9  我的眼中只有你10  我的眼中只有你11  我的眼中只有你12

我的眼中只有你13  我的眼中只有你14

-内在美paro:重度脸盲症蓝涣x普通人有点颜控江澄

-都是大学生

-莫名其妙的开头与内容。

-HE

“那个时候,是你?”

蓝涣再次重复了一遍,这让刚刚敢和蓝湛对峙的江澄忽然失去了所有的勇气,低下了头。

蓝湛张口想说什么,被江澄直接打断:“你们都闭嘴,我亲自给蓝涣说。”魏婴一抱蓝湛就把蓝湛带出了宿舍,反手把门关上。

终于,只剩下了两人。

“那个孩子是我,是你当时救了我。”江澄重复了一遍当时的事,自嘲一般的笑着说:“凶手就是是所深爱之人,我很抱歉。”
“我害你变成这样。”
“对不起,真的,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那个是你。”
“我真的很抱歉。”
此时的江澄甚至连直视蓝涣的勇气都没有,不是因为害怕会看到蓝涣或者生气或者愤怒的眼神。
是因为他恨自己。
如果自己没有赌气,没有跑出去,没有闯红灯,蓝涣根本不会有事。
他会拥有更好的未来。

当然,这个未来,多半没有江澄。

“那这真是太好了。”

果然。

“原来我救下了你。”

江澄颓然的笑了一下,他搡了一把要过来拥抱自己的蓝涣,后退了几步撞上了桌子之后,终于肯抬头看蓝涣的眼睛。

这个人怎么能温柔成这个样子。

蓝涣庆幸江澄晚了一点才抬头。

他错过了自己曾经弥漫在双眼中的迷茫与纠结。

“我,无法看到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在我眼前遭难,不管是谁,我都会去救,这是我的选择。”蓝涣顿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更何况,那个人会是你。”

不要再说了。

“不要过于难过,不要过于痛苦。”蓝涣红了眼眶:“我想,已经足够了,不是让你释然之类的,而是我想,知道这件事的你,大概和知道了连亲人的脸都记不清的我一样的绝望与悲伤。”

“足够了,如果是惩罚的话,已经足够了。”蓝涣把手伸出来:“那么,现在把手给我吧。”

那双眼睛里的温柔与坚定一如往日。

江澄抿住嘴唇,不让自己压抑的悲鸣与嘶吼泄露出一丝一毫,他单膝跪地,托起蓝涣的手,近乎虔诚的吻了一下。

“请允许我,从此之后,一直在你身侧。”

“不是因为愧疚,不是因为悲伤,那些是让我与你相见,让你眼中只有我的代价。”

“我的筹码,我的资本,仅仅是因为,我爱你。”

蓝涣反手抓住了江澄,把他拉起来,扯入怀中,搂住了肩膀与腰,感受着江澄憋闷着哭泣而带来的颤抖。

“好。”

 

“这不挺好的嘛。”在门外死命拉着蓝湛的手的魏婴听完墙角后,蹲了下去,终于说了一句话出来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死寂一般的安静。

两人吹了半天的风,此时都有点冷。

“你别气了,都说了也有我的一份。”

蓝湛绷紧嘴角没说话,兄长的反应自己在冷静后也猜了个大概,蓝湛心中充斥非常矛盾的情绪。

“等到他俩公布举办婚礼的时候,我会把江澄的手机掰断威胁他不许对兄长不好的,你不要拦着我。”

“········等咱俩公布的时候他也会把你的手机掰断的你信不信。”魏婴一只手还牵着他,而另一只搭在膝盖上,把脸埋进去,声音闷闷的。

“呵。”蓝湛把魏婴拉起来,今天江澄蓝涣看来是准备呆在宿舍了,他俩只能回家去了。

 

“所以,你们俩算是在一起了?”蓝涣和江澄坐在桌子一边,另一边是蓝湛和魏婴。

“嗯哼,嘛,缘分嘛。”

“你们两个也太快了吧?第一见面是因为什么?”

“啊,是你刚刚和大哥确定之后,你们两个出去玩,我在后面跟着,正好也碰上了跟着的二哥哥。”

“嗯?你跟踪我?”江澄这一回非常好的抓住了重点。

“我担心你搞砸,他担心大哥,所以正好了啊。”魏婴耸耸肩。

“狗屁,你百分百是因为想要搞事。”江澄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听到这一声的蓝湛迅速拉下本来没几个表情的脸,一把把魏婴揽入怀里,魏婴捂脸做小鸟依人状。

看见这辣眼一幕的江澄一个冷哼翻白眼不屑一顾三连回击,最后抬手对身旁的蓝涣一招,蓝涣马上福至心灵靠在了江澄肩膀上来了一个暴击combo,引得透明一般的聂怀桑直想拍手感叹一句:妙极!

“唉,别看你江澄装的挺像什么霸道总裁。”魏婴从指缝里看向江澄,说道:“········你喘的挺不错的。”

然后蓝涣就眼疾手快的在江澄发难之前对江澄一笑,江澄瞬间老实的坐了回去。

魏婴又接着问道:“大哥,你的眼睛真的没问题吗?睡一觉就恢复正常什么的,也太现代魔幻了吧,韩剧还得做个手术呢。”

“嘛,因为爱情的力量是无穷的。”听到这个回答,蓝湛都有点绷不住。

“成吧,输了输了。”

“但是有一件事我还是要说的,就算是都能看见了,但是如果说有阿澄在,我感觉我又会忽然犯病,变得只能看见阿澄一人了。”

“那自然,我长得好看。”江澄满意的点点头。

蓝涣跟着附和,悄悄牵了江澄的手。

“无论何时何地,我的眼中,都只有你。”

江澄挑了一下嘴角:“我也一样。”

现在,风景正好。

end

 

接下来是作者的碎碎念

-

 

哎,一个非常的龙头蛇尾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一个狗血的都市魔幻爱情喜剧,如果是原创剧本我都觉得去拍电视剧了。

这个paro如果硬要说其实算是内在美电影的设定,但是我没看过电影,我只看过电视剧,如果硬按照电视剧的设定,那么应该是:深度脸盲症蓝涣x每过一段时间会变脸的江澄。

对,每过一段时间江澄会变成另外一个人。

我觉得非常难写,所以放弃了。

结尾偷懒了吗?是的,因为有些忙,在16号之前也许我都不会出现,但是我想拖到那个时候,我应该没那种想要写的冲动了,而且这种行为显得我太不是个东西,硬要说构思过江澄在蓝涣恢复后产生了这样的蓝涣还会喜欢自己吗的疑问,但是在这里的江澄不会是一个对自己如此没有自信的人。

他因为从来没有成为一个最重要的存在而缺失了的安全感,在蓝涣出现而填满了之后,江澄至此变得完整,那么他的怀疑,是在对蓝涣的不信任,我想这个不是江澄会产生的。

对于蓝涣而言,他的品格与性格注定了一定会去救人,不管是不是江澄,况且那个人是江澄。由于中间某一掌以回忆的方式告诉了大家蓝涣对江澄的执着,虽然蓝涣对江澄的喜欢起因的确是因为,但是其实让蓝涣爱上江澄的真正原因是,当蓝涣对所有人都觉得愧疚的时候,江澄却告诉他他已经做的很好了。

虽然这个确实非常的牵强,正如寒雨轩在评论的时候说蓝涣到底是因为看得清还是因为江澄本身,那么刚刚我的说法的确很牵强而且没什么说服力,这件事非常的遗憾。

在这里忘羡依旧和情事一样是一对的。

当蓝涣出事后,那么成为顶梁柱的蓝湛将会更加的受到蓝氏这个名望的束缚,但是他骨子里的固执与叛逆让他对于魏婴这个跳脱的人关注与被吸引就会更多。

但是魏婴为什么会喜欢蓝湛,这里我没想过,当然并不是否认什么,况且抛开偏见,我并不讨厌忘羡这个cp本身,只是真的没想。

在江澄知道真相回到宿舍的时候,魏婴摸嘴唇的行为其实是因为他们之前在接吻。

至于蛋糕的事情,魏婴并非是刻意为之,当时应该是家人都在家里给江澄准备,魏婴负责去取蛋糕,但是遇见了江澄,如果说出蛋糕是给江澄的,那么江澄应该会猜到家里肯定也准备了什么,那么惊喜就会大打折扣,所以说了一个谎话,反正两个人回家后,一切也就会被揭开。

可是没有这个机会,压抑之下的江澄跑了出去,遭遇了车祸,即使是没什么大事,仅仅是擦伤,但是也足够让大家心有余悸,大家开始用一种小心翼翼的方式对待江澄。这让江澄非常的难受,这种态度,没有填补安全感的缺失,因为这更像是一种怜悯与补偿。

也是我对于一部分偏激江澄粉的疑惑。

连他自己都没觉得全世界都欠他,你们为什么这么想他呢。

我曾说我很宠着蓝涣。

并非我是一个攻控,这是我在最近看了一些东西之后反应过来的一件事,就是蓝涣这个角色在魔道同人文中的苍白,我曾说蓝曦臣这个角色的苍白和脸谱化在非主角组的同人作品里数第一没人敢争第二,墨香铜臭给予了蓝曦臣君子的美名,塑造了对蓝忘机金光瑶不分对错的偏袒和信任,曦澄里的一部分作者加了一些莫名其妙的痴汉黑化无脑澄吹的人设,这让我很难过。【其实一开始我觉得最脸谱化的,是蓝启仁(。)】

不过金光瑶的问题我在情事中应该表明了自己的想法。

曦澄圈子里写江澄的心路历程和角色形象出彩的非常多,但是蓝曦臣就非常的弱了,咱们的对家也差不多www啊是xy没错ww

所以我在写的时候可能无意间会给读者我看的是曦澄不是澄曦吧?的感觉。www

我不是在说描写的蓝曦臣多么的出彩或者好,说实话我承认我写下的蓝涣也是一种蓝曦臣非常脸谱化的形象,我只是在说为什么有些偏蓝涣的原因。

本质上是曦澄没错(。)

最后就是感谢评论区的各位,我真的很满足,我每次都在期待着你们的评论,给了我很多的启发与思考,你们说的都很好,这不仅仅是我的动力,更是我不断去想我角色的动力与支柱。

那么有缘再见。

【现代曦澄】我的眼中只有你 14

我的眼中只有你1  我的眼中只有你2  我的眼中只有你3  我的眼中只有你4

我的眼中只有你5  我的眼中只有你6  我的眼中只有你7  我的眼中只有你8

我的眼中只有你9  我的眼中只有你10  我的眼中只有你11  我的眼中只有你12

我的眼中只有你13

-内在美paro:重度脸盲症蓝涣x普通人有点颜控江澄

-都是大学生

-莫名其妙的开头与内容。

-HE

蓝湛冷冷的看着江澄,那是比往日里的疏远不同的,带着对江澄的厌恶与怨怼。

那是一直以来给予自己温暖与呵护的兄长,是拉着自己的手陪伴自己长大的兄长,明明可以得到更多的兄长。

他多么的优秀,多么的好,明明可以得到更多,可以走的更远。

“喂,喂!蓝湛你冷静一点!”魏婴去掰蓝湛抓着江澄的手,虽然魏婴力气也不小,但是没有天生怪力的蓝湛力气大,硬是掰不开一根手指。

“江澄,江澄他——”

魏婴不知道如何为江澄辩解,也许可以用他不是有意的,这是意外之类的词语,但是有什么用呢?

结果是由蓝涣承受的。

“这件事,有我的份,如果不是我说错话他也不会跑出来,要承担——”魏婴直视着蓝涣的浅琉璃色眼睛:“我和他一起。”

蓝湛看了看魏婴,闭上眼不去看江澄,拽着江澄领子的手放开,脸上露出了一个不甘的表情,转身,说了一句:“从现在开始,离兄长远一点。”说罢,就要离开。

“不可能。”魏婴睁大眼睛看着说出这句话的江澄。

蓝湛站住转身,用一个可以说是带着杀意的眼光看向江澄。

江澄毫无惧色的看着蓝涣,纵使还有着满脸的泪痕。

“你说什么?”开口, 蓝湛的语气冰冷的好似利刃。

“我说,不可能。”

“我江澄,一定会与蓝涣,携手一生。”

江澄一字一顿的说道:“至、死、不、渝。”

“江澄,你不知——”

蓝湛握紧了双拳,魏婴似乎可以看到上面有着青筋,下意识的上前一步挡住了江澄。

“魏婴,我不想伤害你,你让开。”

“不!”

“魏婴你给我让开。”江澄想把魏婴推开,但是魏婴巍然不动,正当三人对峙之时,一个人闯了进来。

是蓝涣。

蓝涣的气息有些凌乱,应该是跑过来的,他看了看气氛奇怪的三人,又看见了江澄的眼泪,有些慌张,上前想要去牵江澄的手,却被蓝湛一把拉住:“兄长,不要靠近他。”

“忘机?到底怎么了?”

“他是凶手。”蓝涣读出了蓝湛面无表情的脸上透露出的愤恨:“阿澄他怎么了吗?”

“哥哥,他是害你变成这样的人,他就是你救下的那个孩子。”蓝湛很少叫蓝涣哥哥,叫出哥哥,多半是心乱如麻手足无措之时。

“阿澄?”蓝涣看向江澄。

江澄的表情痛苦不堪,他点点头,然后轻轻的说了一句。

“救命。”


tbc

-很难形容我现在的心情

-其实,上一章中,魏婴并是不在逗江澄,他们想给江澄一个惊喜,但是却没想到被江澄正好撞上,所以10岁的魏婴情急之下想出来了蛋糕是给自己的这个谎话,想着之后再澄清就可以了。

-你们不要说蓝湛,双璧之前的情谊和双杰一样。

【现代曦澄】我的眼中只有你 13

我的眼中只有你1  我的眼中只有你2  我的眼中只有你3  我的眼中只有你4

我的眼中只有你5  我的眼中只有你6  我的眼中只有你7  我的眼中只有你8

我的眼中只有你9  我的眼中只有你10  我的眼中只有你11  我的眼中只有你12

-内在美paro:重度脸盲症蓝涣x普通人有点颜控江澄

-都是大学生

-莫名其妙的开头与内容。

-HE

明天就是江澄的生日,魏婴第一时间表示,既然江叔叔虞阿姨第二天才来,那我就和他们一起给你过,当天晚上你一个人去找蓝大哥过去,我就不奉陪了。

江澄:“我也没说要和你过啊。”

魏婴:“我发小叛逆伤透我的心。”

趁着江澄去上课,蓝涣正在和蓝湛魏婴怀桑在蛋糕店里挑蛋糕。

“兄长,我觉得寿桃这种的不太合适。”

“但是很可爱啊。”

蓝湛看着蓝涣挑的,蛋糕上一个大寿桃,旁边一圈的小寿桃,可爱是可爱,但是总有种是送自己爸爸的感觉。

“我觉得那个哈士奇的江澄一定喜欢。”魏婴站在一米开外,眯着眼指着一个大狗头蛋糕。

“小时候,江澄就喜欢养狗,家里养了三条,后来,我家里出了点事,我就住在江澄家里,我怕狗,江叔叔把狗给送走了。”

“那就这个吧。”蓝涣听到这件事时候,马上就敲定了这个狗头,并且决定等到两人住在一起后一定要养四五条狗,哈士奇萨摩耶阿拉斯加松狮泰迪比熊贵宾古牧,江澄想养什么就养什么。

“曦臣哥啊,我看你应该再去订一束花之类的。”聂怀桑难得没有带着扇子,而是围着一个他哥给他买的围巾。

“我已经订好了。”蓝涣为这一天已经筹备了很久,准备了很多,他想要把自己能给江澄的最好的东西都送给他。

第二天,江澄如约来到蓝涣的家门口,正好遇见了出门去下棋的蓝启仁。

“教授好。”江澄乖乖的问好,蓝启仁点点头:“今天好好过。”江澄对蓝启仁笑笑,点点头,目送蓝启仁离开。

按下了门铃,江澄马上后退了一步。

“碰!江澄生日快乐!”

一开门,迎面的果然是魏婴的拉花,他皱了皱眉,把头发上的亮片拿下来,跟着魏婴走进屋里,屋子里没有过多的布置,只是支起来了一个长桌,上面摆着不少菜,围着中间一个大狗头蛋糕,桌子的一头还摆着不少礼物。

“咱姐明天也过来,但是礼物先给寄过来了。”魏婴指着其中一个盒子,然后又指着另外几个盒子:“这是哥几个的。”

最后指着一堆盒子:“这是蓝大哥的。”

江澄走到蓝涣旁边:“你怎么买那么多。”

“因为都想送啊。”蓝涣说:“真想把全世界都送给你。”

魏婴蓝湛怀桑:我应该在屋顶屋外反正就不该在屋里。

“说什么呢,难不成你要把我送给我吗?”江澄揽住蓝涣的肩膀:“我不就是你的全世界吗?”

魏婴:“我不管了我吃饭去了。”

众人也表示受不了,纷纷不理他俩,各自落座。

这顿饭是蓝曦臣洗手作羹汤,然后给魏婴这个小姑尝了,魏婴觉得江澄喜欢才敢端上桌的,每一道都倾注了不少心血,在知道了江澄喜欢莲藕排骨汤之后,亲自打电话给了江澄的姐姐,问了做法,这个季节没有莲藕,就换了笋片,从下午就煨在了火上。

“那么再说一次,江澄,生日快乐!”魏婴最先举起饮料祝福,大家也纷纷对江澄表示了祝贺,蓝涣也跟着一起举杯,但是没说话。

众人心照不宣的快速吃饭,然后就吵嚷着分蛋糕,许愿的时候,江澄难得认真了一回,许了一个愿。

希望以后,都能这么好。

分了蛋糕之后,大家又非常有眼力的抓着外套就走,连蓝湛都对蓝涣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转身出了门。

“大家都挺贴心的。”

“哼。”

两人对视一眼,蓝涣伸手揽住江澄的腰,额头相抵,蓝涣压低了声线:“生日快乐。”江澄轻笑,添了蓝涣的嘴唇一下,就像是打开了一个开关,两个人一边亲吻一边向蓝涣的屋子里走去。

屋子和蓝涣给人的感觉一样,简洁,但是色调让人很舒服,床上,放着一束玫瑰花。

倒在了蓝涣的大床上之后,江澄把玫瑰花抱在怀里,两个人就这么温存着,江澄起身,摸了摸蓝涣的眼睛,漂亮的颜色,眼中倒映着自己。

“为什么,你会得这样的病。”终于,情不自禁的,江澄把这个问题问出口。

蓝涣一拉江澄的胳膊让他倒在自己的怀里。

“我13岁的时候,就在这一天,叔父他去武汉大学演讲,就把我和忘机一起带了过去。”蓝涣一边轻抚江澄的头发一边说着:“在回酒店的路上下了大雨,我忽然想起,背包还在叔父那里,我就先把忘机送了酒店,折返回去拿背包。”

“过马路的时候,本来是红灯,我在马路一边等着,忽然一个小孩子冲了出去,雨天路滑,再加上速度很快,那个小孩子又是闯红灯,一辆车没有刹住,差点要撞上他。”

“我冲上前,把他拉开,然后自己被——”

“蓝涣。”江澄从蓝涣身上起来,动作僵硬,他低头没有看蓝涣疑惑的眼神:“抱歉。”然后转身跑了出去。

魏婴打开宿舍门的时候,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蓝大哥说今天要留你睡下了啊。”

江澄面无表情的走进宿舍,也不坐,就是呆呆的站着。

“怎么了?吵架了?”魏婴觉得江澄不太对的样子。

“魏婴,我10岁的时候,那一次,过生日,还记得吗?”

“啊···那一次,是因为当时想给你一个惊喜,谁知道正好被你看见,才骗你是给我准备的,你还记着这事儿呢。”

“那时候,我生气的跑出去了。”

10岁生日那一次,江澄想着家里会不会给自己准备了什么,故意多拖延了一会儿,自己一个回家,回去的路上,遇见了魏婴抱着一个蛋糕,原本以为是为自己准备的,但是魏婴却说,是江枫眠给他买的,为了庆祝他小考得了100分。

一直被父亲家人忽视的江澄,压抑在内心的悲伤难过委屈一瞬间就爆发了,他推了魏婴一把,转身跑走了,就算是下了暴雨也没停,只在路上没头没脑的疯跑,那样的家,没人喜欢我的家,只喜欢魏婴的家,我死也不要回去。

等到被刺耳的鸣笛声唤醒,车已经近在眼前。

江澄的确记得被谁推了出去。

江澄把这件事重复了一遍,这也是家人对江澄态度小心翼翼的原因。

“那时候,车其实快要撞上的是我,但是有人把我推开了,所以那一次,我只是得了轻伤。”

“推开我的人,是蓝涣。”

睡在上铺的魏婴床铺的帘子被人猛的拉开,蓝湛面色阴沉的从上铺下来,拽起江澄的领子,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回答蓝湛的是江澄绝望的眼神和布满脸颊的泪水。

原来蓝涣能记住江澄不是什么命中注定爱上我之类的童话。

是江澄导致蓝涣变成这样的,罪证。

“蓝涣能记住我的脸,是因为,想让蓝涣记住,这就是害他变成这样的罪人。”


tbc

-·············我··之前说过··剧情··很狗血的hhhhhh

【现代曦澄】我的眼中只有你 12

我的眼中只有你1  我的眼中只有你2  我的眼中只有你3  我的眼中只有你4

我的眼中只有你5  我的眼中只有你6  我的眼中只有你7  我的眼中只有你8

我的眼中只有你9  我的眼中只有你10  我的眼中只有你11

-内在美paro:重度脸盲症蓝涣x普通人有点颜控江澄

-都是大学生

-莫名其妙的开头与内容。

-HE


江澄看着天空绵绵的秋雨,有些微凉,旁边是蓝涣,传来的温度有些温暖,觉得真的是老天开眼了。

“又一起被困在莲花坞里了。”蓝涣有些无奈的拿着纸巾,不但被困住了,两个人的课都已经晚了,希望蓝湛和魏婴能帮他俩签到。

但是江澄想的是,现在气氛简直不要太好!而且地点也是妙极!

江澄开始深呼吸,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不是江澄怂。

当一个人忽然被特别重视的时候,很容易自我意识过盛。

但是自己却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这就够了。

江澄下定了决心,朝着蓝涣勾勾手指,蓝涣顺从的探过身去,江澄朝他耳朵吹了一口气,勾起嘴角看着蓝涣朝后躲了一下,捂着耳朵疑惑的看着他。

“喜欢我吗?”江澄问完后,那个表情却透露着:你肯定喜欢我的。

蓝涣移开了眼睛,绷住了嘴角,老实的点点头。

江澄笑出了声,蓝涣也笑了一下,有些害羞。

“本来想要更加正式的向阿澄告白的。”蓝涣将江澄的两只手拢入怀中:“信的开头我都想好了。”

“卧槽你想写信和我表白?”那我不早就憋死了?江澄想把手抽出来,但是却被蓝涣抓牢了。

“对不起,这种表白方式,有些落伍了。”

我为什么要和这么纯情的人谈恋爱,江澄愁的想蹬腿,诚心实意的问道:“你以后不会问出来那种‘我可以亲你了吗’这种话吧?”

“其实我现在就想问。”蓝涣那双小路斑比一样的眼睛闪烁着爱意。

江澄一咬牙,上前就亲了蓝涣一口,语气很凶的说道:“以后这种话你不用问,直接干,学会没?”

接着被迫和蓝涣进行深吻的江澄明白,他不但学会了,还会举一反三,深入拓展了。

“·····一口吐出你这口瓜,真不好吃。”魏婴被他俩闹着玩一样的表白给烦到了,看着在宿舍里说小话的蓝涣和江澄,转头就抱着聂怀桑哭,怀桑今天用他一把写着云月惊鸿来的扇子挡着眼睛,嘴里默默念叨着:九九九九,百年好合百年好合。

转眼到了11月。

“抱歉,阿澄,当天的航班真的没了,但是我们订了第二天的,第二天,咱们补一个。”电话里江枫眠有些歉意的说着,同时又安抚着冷眼看他的妻子,两人眼下正在外国旅游,为了给江澄挑生日礼物,江枫眠一不小心忘记了订机票,江澄生日当天两个人无法到江澄那里了。

“而且,你不是说那个男孩家里也同意吗,我们,能不能也见见他?”

江澄瞟了一眼在旁边安静看书的蓝涣,说:“我问问他。”

挂了电话后,江澄伸手抽走了蓝涣的书,对上蓝涣疑惑的眼神,说道:“我,我爸妈,想要见见你。”

“哎?”

江澄看着蓝涣的表情开始变得微妙,那是一个介于惊喜与紧张还带着点不知所措的表情。

“你那么好,我爸妈一定喜欢你。”江澄挠了挠蓝涣的下巴,蓝涣摇摇头,捉住江澄的手指:“我没有你那么好。”

“我感觉我妈应该会比较喜欢你这种类型的。”

“至于你的病,我和他们提过了。”蓝涣的表情骤然变得严肃起来,江澄笑着揉揉他的脸:“我爸妈说只要对我好就行。”

“我妈还说,要是这么回事,谅你也不敢对我不好。”

“叔叔阿姨很爱你。”江澄笑笑,没有反驳。

蓝涣不知道为何,在和江澄谈到江澄父母的时候,江澄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魏婴曾说,江澄他会一点点的,把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掏给你看,但是现在蓝涣除了江澄的爱意以外,还什么都没得到。

蓝涣得到的是江澄最美好的东西,江澄把那些不好的东西又收拾收拾藏起来了,蓝涣愿意等。

无论是怎样的你,都是最好的。

tbc

-总之,离完结还有五六回的样子。

-下一章狗血预警。

-云月惊鸿来为聂怀桑原创个人同人曲,非常好听,推荐!

-几乎每个评论我都会回复,如果有没回复到的我很抱歉。

-感谢每一个评论的读者,非常感谢!

【现代曦澄】我的眼中只有你 11

我的眼中只有你1

我的眼中只有你2

我的眼中只有你3

我的眼中只有你4

我的眼中只有你5

我的眼中只有你6

我的眼中只有你7

我的眼中只有你8

我的眼中只有你9

我的眼中只有你10

-内在美paro:重度脸盲症蓝涣x普通人有点颜控江澄

-都是大学生

-莫名其妙的开头与内容。

-HE

江澄看着坐在眼前的全家,再次重复了自己喜欢上一个男生的事情。

虞紫鸢与江枫眠对视一眼,都开始盯着魏婴看,江厌离抱着金凌摇了摇,眼神也不由自主的看向魏婴,金子轩看了魏婴一眼,深吸了一口气:“我去换一壶新茶。”

魏婴本来看戏的表情骤然变得苦逼,放下嘴里啃得苹果无助的大喊:“不是我不是我他喜欢的不是我!”

“那就好。”虞紫鸢长舒一口气,江枫眠安抚的拍了拍虞紫鸢的肩膀,有一些小心翼翼的开口到:“只要是阿澄你喜欢的,那就挺好的。”

又来了。

江澄哼了一声,看着家人的表情逐渐变得有些难看,大家都不再出声。

江澄最讨厌大家用一副亏欠了他的态度去对待他。

我自己都没觉得谁亏欠了我,你们凭什么用这种想法来想我?都是什么毛病??

一时沉默无言,忽然,本来在江厌离怀里睡得好好的金凌睁开眼睛,大大的眼睛转了一圈,伸手就找江澄,咿呀叫着,模模糊糊的发出舅舅的音调,江厌离一笑:“阿凌就亲他舅舅。”

江澄看着小阿凌,心里软了一块,起身就从姐姐的怀里接过小外甥,逗他抓自己的手指。

气氛缓和了起来,虞紫鸢起身,叫上江厌离去厨房做饭,进厨房前说了一句:“你喜欢就好,别怕,有妈呢。”

“孩子他妈还有我呢。”江枫眠忙接话道,虞紫鸢翻了一个白眼,笑了一声进了厨房。

“反正我跟你姐还想着,等到阿凌长大了,问了阿凌的意思,再要一个小姑娘之类的。”金子轩难得发表了一下自己的看法,也转身去厨房找自己亲亲老婆了。

“我跟你一伙的。”说完后这句后,魏婴三两下把苹果啃完,擦了手,接过阿凌玩举高高,带着阿凌去了楼上玩,魏婴知道江澄多渴望父亲的肯定,还有父亲的支持,于是故意留下了父子二人,想要两人单独谈谈。

江枫眠起身坐到江澄旁边,踌躇了一下开口到:“那男生,是个什么样的?”

人样。

江澄忍住了这句话,这是两人难得心平气和,不闪不躲的聊天,总不能把天聊死,江澄想了想,从手机里调了张照片,那是蓝涣与江澄在莲花坞里的自拍,江枫眠看了看,点点头,又问道:“性格好不好?”

“他,特别好。”

“能让你这么说,那就真的挺好的了。”江枫眠放下心来:“那他家那边是个什么意思?”

“还不知道,我还没对他说。”现在的江澄失去了面对蓝曦臣时的那份自信,毕竟什么都还说不准,对自己的家人还是坦诚一点的好。

“不怕,阿澄你也很好,就算是不喜欢,也不怕,爸爸在呢。”江枫眠和江澄之间的对话有着随时都可能冷场的尴尬,但是纵然如此江枫眠还是想让江澄知道。

自己一直在支持他。

“嗯。”江澄应了一声,心口有些堵,又有一些酸。

江澄一直都明白,父亲一直想修补两人的关系,江枫眠一直称呼自己为爸爸,但是江澄一直叫他父亲。

尊敬又疏离的。

江澄平复了一下心绪,给江枫眠续了茶水,说道:“谢谢。”

“爸。”

父子俩相视一笑。

“我看,江澄那孩子,还挺好的。”蓝启仁点点头,终究也没说什么,自己这个侄子命运多舛,喜欢上唯一能认出来的江澄几乎是一个必然,不然当初自己也不会帮他一把。

“要是他也对你有意,家里也同意,你们两个就处处对象看看。”

“谢谢叔父。”

“兄长,加油。”

蓝涣看着两人,点点头:“也谢谢忘机。”

因为有着这样好的家人,蓝涣才能够想要努力变成正常人,面对孤单的情感也可以一直抗到现在。

不过之后,有江澄可以一起面对了。

“今天我来做饭。”蓝涣心情不错,在厨房准备熬粥的时候,接到了江澄的微信。

“吃了没。”

“正在做。”

“给你看看我家的。”江澄发了自己家里的饭,莲藕排骨汤,辣子蟹,油焖大虾之类的,里面还有一个GIF的动态模糊魏婴。

“看起来很不错。”

“那自然。国庆假过得怎么样?”

“还可以,阿澄呢?”

“在家里咸鱼,打游戏。”你来我往,两个人随意的聊天,直到江澄那边开饭了,江澄才回了一句等会聊结束了对话。

蓝涣把手机放回兜里,开心的接着熬粥。

两人都无比的期待相见之时。

 

tbc

-反正俩人就是顺风顺水进展迅速。

-快去结婚!

-我写的曦澄是不是有一点宠蓝涣···

-我希望我笔下曦澄,不存在谁宠着谁,或者过于偏颇某一方。

江澄用不着蓝曦臣无底线的宠着,蓝曦臣也不用江澄如何如何。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两个人互相爱着对方,互相扶持包容担待,才是我想看到的。


【现代曦澄】我的眼中只有你 10

我的眼中只有你1

我的眼中只有你2

我的眼中只有你3

我的眼中只有你4

我的眼中只有你5

我的眼中只有你6

我的眼中只有你7

我的眼中只有你8

我的眼中只有你9

-内在美paro:重度脸盲症蓝涣x普通人有点颜控江澄

-都是大学生

-莫名其妙的开头与内容。

-HE

 

蓝涣站在二楼,向楼下看去,黑压压的人群,模糊的一片。

江澄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转身抬头,看到了蓝涣,两人相视一笑,然后各自干各自的。

聂怀桑和魏婴一脸没眼看没眼看的表情看着江澄,江澄瞪了他俩一眼,有些心虚的把眼神移开了。

魏婴非常的难受:“不是,江澄你把眼睛移开干嘛!你不应该恶狠狠的反驳我和蓝涣没什么吗?!”

听着魏婴的控诉,江澄难得没有去呛他,而是扇了他脑袋一巴掌,接着向前走,聂怀桑扇着自己写着闲云野鹤的扇子给魏婴扇风,小声说道:“魏哥,看见没,这就是所谓的‘我问心有愧啊。’”

此话不错。

江澄,是对蓝涣有那么点意思。

而且江澄还确定一件事,就是蓝涣喜欢自己是迟早的事情,要么同时,要么他比自己早,这点上江澄倒是意外的有自信,他只需要等待,等待蓝涣对自己这张脸的依赖慢慢变成对自己的喜爱。

很难形容他们两个对对方到底谁是溺水者,谁是浮木。

近水楼台先得月,江澄又不是一个傻子,这种王牌不用白不用。

天气已经到了秋天,但是暑气还未散尽,中午的时候还是非常的热的,江澄穿着背心从球场上下来,一眼就看到蓝涣正拿着一瓶水坐在椅子上对他笑。

“已经到了秋天了,阿澄还是小心点比较好。”蓝涣把水递上去,又给江澄拿出来了一件薄外套,江澄看着他也一头的汗,披上衣服后,从一旁的包里拿出来纸巾,刚想递给他,就看到蓝涣的一些同学,自己的前辈朝着两人走来。

江澄快速的回忆了一下,然后首先问好,接着就沉默的看着蓝涣和他们问好道别。

现在江澄很多时候都尽量和蓝涣一起,在社交场合时,他总是先打招呼或者小声提醒蓝涣,让蓝涣可以轻松一些。

“谢谢。”蓝涣对江澄说道,蓝涣知道江澄这么做的意义,他是在帮自己,有意无意的去记住自己身边的人,一起掩饰这个秘密。

“你和我不用说谢谢。”江澄看向蓝涣。

“阿澄真的很温柔啊。”蓝涣也看向江澄,直达心底的温柔让江澄再次笃定。

这小子一定喜欢我!江澄感受到自己的脸颊迅速的升温。

蓝涣看着江澄慢慢把头低了下去,不禁向前坐了点:“阿澄,怎么了?”

“没事!”江澄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脸,另一只手把蓝涣往外推了一下

“真的没事?”

“真的!”江澄面对骤然靠近的蓝涣,心如擂鼓,小鹿撞死。

有一瞬间,江澄会对蓝涣的脸盲有一点小庆幸,这么好的人,眼中居然会只有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一点高兴自己是一个脸盲了。”蓝涣笑的眯起眼睛:“因为不管多少次相遇我都不会错过阿澄。”

他怎么可能不喜欢我!

tbc

【现代曦澄】我的眼中只有你 9

我的眼中只有你1

我的眼中只有你2

我的眼中只有你3

我的眼中只有你4

我的眼中只有你5

我的眼中只有你6

我的眼中只有你7

我的眼中只有你8

-内在美paro:重度脸盲症蓝涣x普通人有点颜控江澄

-都是大学生

-莫名其妙的开头与内容。

-HE


江澄,内心如果说有什么渴望的话,就是渴望成为一个特别的存在。

儿时的时候,江澄喜欢和姐姐一起,挤在爸爸妈妈中间,怀里再抱着两三只自己喜欢的宠物狗。

那是江澄心底里最温柔的,像是夏日的仙女棒顶端璀璨的烟火。

漂亮,明亮,当然也转瞬即逝,几下就隐没在黑暗里。

独占什么的,这种想法小小的江澄其实没有过。

之前有姐姐,之后有魏婴。

江澄想要得到的,准确来讲应该是能否分给自己一点呢?

父亲的拥抱,温柔的教导,惊喜的夸赞,平时的礼物,甚至是,一碗散发着热气的汤。

可惜,没有。

就连宠物都离开了,只有几只毛绒玩具狗作为替代,江澄把脸埋在玩具狗里,无数次的压抑着哭出声。

怎么可能呢?

一个才几岁的孩子啊,心思怎么会这么深呢?

小孩子能记住什么呢?

可是,就像是会留下永久疤痕的伤口,小小的江澄心,已经因为无数次的失望与心凉,变得千疮百孔,那个最需要爱的时候,江澄什么都没得到。

想要成为一个特别的存在,被关心,被照顾,被看重,被在意,不会被忽视的存在。

这句话不是现在的江澄说的。

是一个,小小的,抱着玩具狗的,一个泪流满面的小孩子,在江澄的心里,撕心裂肺的呐喊。

但是至少,我想这个世界还是,总会有一点好事发生在我身上的吧?所以我想要去努力,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江澄这样想着,遇见了蓝涣。

在听到他说自己是他的特别的存在的时候。

江澄想,或许自己就是为了与他相遇才诞生的。

这就是江澄,心动的瞬间。

tbc

-这一章,没什么好说的。

-作为一个世间最招人烦招人嫌低微到尘埃卑劣到地底之人的我,大概也觉得,会有好事发生www

【现代曦澄】我的眼中只有你 8

我的眼中只有你1

我的眼中只有你2

我的眼中只有你3

我的眼中只有你4

我的眼中只有你5

我的眼中只有你6

我的眼中只有你7

-内在美paro:重度脸盲症蓝涣x普通人有点颜控江澄

-都是大学生

-莫名其妙的开头与内容。

-HE


魏婴看着眼前的江澄和蓝涣,也有些难受。

我为什么要说又?

“给,阿澄,这是你的T恤,我洗好了。”

“谢了,的衬衫我也洗好了。”不但洗了还特地不要自己那张矜持了多少年的脸,去找学姐借了熨斗熨了,魏婴心里补充到。

两个人把装着衣服的袋子都收好后一起看向了在旁边看戏的魏婴。

“干嘛?”魏婴有些懵。

“我,觉得你作为我的发小,有些事不想瞒着你。”

魏婴:江澄你想干什么?

“和蓝涣商量了一下,决定告诉你。”

魏婴:你们两个想干什么,我该怎么和江叔叔虞阿姨和咱姐交代?

“你们两个,谈了?”

“没有!”江澄一拍桌子。

一番解释过后,魏婴一脸迟疑的看着蓝涣。

“••••所以,蓝学长,你其实认不出来我?”

“但是现在已经把魏婴你的声音和一些比较显著的言行举止记住了。”蓝涣想了想:“大概十次里有六次可以认出来吧。”

“不用认出来,记住这些浪费脑容量。”

魏婴:我单独和江澄解除发小关系。

魏婴看着已经开始形影不离的蓝涣和江澄,摇了摇头,王境泽定律已经在江澄身上完美的展现了,现在吃午饭都是他们一个宿舍的加一个蓝涣了。

“我去点菜,你们两个有什么要喝的吗?”江澄起身,魏婴接话到:“我要奶茶,双倍珍珠。”

“你不要饮料我知道,我去给你盛一份汤。”蓝涣笑着点点头,然后看着江澄离开。

现在就剩下了蓝涣和魏婴两个人,气氛有些尴尬,大写的风水轮流转。

魏婴摸了摸自己的刘海,开口道:“蓝学长。”

“你可以和阿澄一样叫我蓝涣。”

“•••••那要不,叫蓝大哥?显得亲近些。”

“•••••有点显老,不过这样叫也挺好的。”

魏婴清了清嗓子:“我能冒昧的问一下,你是真的,只是想和江澄交朋友吧?”然后又摆摆手:“我没有别的意思。”

“我是世界上最了解江澄的人,但是我也是最不能说出口的人。”魏婴踌躇了一下,接着说到:“江澄他,其实挺不容易的。”

“我知道,我也很了解江澄,虽然我和他认识的时间并不长。”蓝涣点点头:“他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魏婴,我知道你要问什么,说实话,有件事情我承认。”

“我对江澄的情感不再是朋友那么单纯。大概从我见到江澄第一眼,就开始了吧。”

魏婴嗤笑一声:“有些事情我不会告诉蓝大哥你,但是这样下去,江澄迟早会把自己的家底掏的干干净净的。”

“他是一个特别会掏心的大傻子。”魏婴比了个心的动作,然后又抄着双手,做出一个有些戒备和警告的动作:“所以,我——”

“魏婴,我不知道。”蓝涣低下头,思考了一下:“我,我曾经觉得我不会爱上任何一个人。”

“我现在无法为江澄贴上任何标签,我只能为江澄下一个定义。”

“对我来讲最特别的存在。”

魏婴看着蓝涣,转身从背包里逃出来一包莲子,递给了蓝涣:“这是我们老家寄来的,江澄和我的姐姐,也就是咱姐亲自剥的。”

“啊?嗯,谢谢。”蓝涣有些疑惑。

“那江澄那小子之后就劳烦多照看了。”

在一旁柱子后面躲着的江澄攥紧了托盘。

那份莲子是给咱们俩的!你送了我吃什么?!


tbc

-·····没我就是真的想写,不是想刷屏。

-我忍不住我更文写文的手。

-越写越无聊与突兀我很抱歉。

-感谢大家的容忍。

【现代曦澄】我的眼中只有你 7

我的眼中只有你1

我的眼中只有你2

我的眼中只有你3

我的眼中只有你4

我的眼中只有你5

我的眼中只有你6

-内在美paro:重度脸盲症蓝涣x普通人有点颜控江澄

-都是大学生

-莫名其妙的开头与内容。

-HE


蓝湛有些难受的看着自己哥哥。

还有和自己哥哥一起依偎着睡在沙发上的江澄。

大概是前些日子的时候,蓝涣和蓝湛正在家里的茶室里品茶,还没滚过三回水,蓝涣忽然对蓝湛说:“我想要,和一个人交朋友。”

蓝湛点点头,自己兄长因为脸盲症,平时与他人所有的交集都是不得不维持的,而这次,蓝涣居然提出来要交朋友,是一个好兆头。

“是同学吗?”

“是一个学弟。”蓝涣语气有些欢快过头:“我能够记住他的长相!”

“嗯?!”蓝湛有些惊异的看着蓝涣,蓝涣点点头,欣喜的表情让蓝湛明白他没有在开玩笑。

似乎就连叔父都知道了这件事,有一次叔父带的学生的名册放在家里,蓝涣兴奋了一天,第一张,好像就是那个让自己兄长记住的人的资料。

似乎是叫做江澄。

蓝湛看着沙发上的江澄,觉得自己兄长速度有些快,这么快就好到能往家带了。

的确这是一张比较好看的让人比较难忘的脸。

蓝湛轻咳一声,蓝涣瞬间就睁开了眼睛:“忘机?”

“嗯,兄长,是我,我回来了。”蓝湛在用声音让蓝涣确定身份。

蓝涣点点头,然后低声把江澄叫醒。刚醒过来的江澄有些懵,眨了眨眼睛,看见自己旁边坐了一个蓝涣,眼前站了一个蓝涣:“···怎么有两个蓝涣?”

蓝涣笑出了声,开口道:“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弟弟,蓝湛,我们长得很像但是我们不是双胞胎,忘机,这位是江澄,我朋友,和你一届的,计算机专业的。”

“你好,我叫蓝湛。”

“我叫江澄。”两个人互相点点头算是认识了,江澄看着蓝湛,面无表情,但是莫名的江澄觉得他有一点一言难尽。

江澄自己也觉得一言难尽,怎么抱着抱着就睡着了呢,而且还被人家弟弟撞见了,气氛非常的尴尬,好在有蓝涣在中间打马虎眼,才稍微缓和了一点。

江澄低头看了看表,时间不早,又看了看手机,因为马上就要去上课提前关了静音,现在已经有十几个未接电话了,都是来自于魏婴,江澄先抱歉的对两人笑笑,然后给魏婴回了一个电话。

“江澄你给老子我死哪儿去了?!”江澄被震得一咧嘴,低声警告道:“你给我声音小点。”

“我在蓝涣家里。”

“······你课都不去上就为了去蓝涣家里?”

“为什么什么话到你嘴里都变了味呢,他淋湿了我去把他送回去。”

“·····他没腿吗为啥要你送。”

“要你管,总之我马上就回去了。”江澄把魏婴的电话挂掉,然后对蓝涣说道:“那··我先走?”

“我送你。”蓝涣点点头,又拿起来了那把折叠伞:“外面还有点下,你拿着这把伞。”江澄点点头,对蓝湛道别,然后离开了蓝涣家,送到门口,蓝涣叫住了江澄:“谢谢,今天,一直都陪着我。”

“不用放心上,我想陪着你的。”江澄耸耸肩,蓝涣又接着说:“你的衣服,我洗好了烘干,明天给你送过去。”

“好,明天见。”

“嗯。”蓝涣笑着回江澄:“明天见。”

进屋,蓝涣发现自己弟弟一直看着自己,有些疑惑:“忘机,怎么?”

“那是母亲给兄长的伞。”兄弟俩过世的母亲曾经给两人一人一把伞,伞柄处分别写了两人的名字,这对两人都非常重要。

蓝涣点点头,蓝湛也陷入了沉默。

“我希望,兄长能够活的开心和自在一点,因为,一切都还有我。”半晌,蓝湛说了这么一句话。

 

曾经,无数次的坚持不下去的时候,自己的家人给了自己很多很多的帮助与包容。

“忘机。真的是我的好弟弟。”蓝涣看着蓝湛的耳朵尖因为这句话开始变红,开心的转头去了厨房:“我去给你煮一些艾草团给你吃。”

“我不吃。

tbc

【现代曦澄】我的眼中只有你 6

我的眼中只有你1

我的眼中只有你2

我的眼中只有你3

我的眼中只有你4

我的眼中只有你5

-内在美paro:重度脸盲症蓝涣x普通人有点颜控江澄

-都是大学生

-莫名其妙的开头与内容。

-HE

从一片昏暗中睁开了眼睛。

蓝涣看着陌生的白色的天花板,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耳边是蓝湛难得的,有着剧烈情感波动的语气:“兄长醒了!”

“病人醒了!”

蓝涣翘起了嘴角,露出了自己一如既往的笑容,转头,看着自己身边的弟弟。

那应该是一张和自己相似到近乎一模一样的脸。

他叫出了声:“忘机?”

病房里欢乐的气氛忽然开始冻结,蓝湛的声音从另一边传过来:“兄长?”

蓝涣用疑惑的眼神看着病房里的人。

他们都是,谁?

“你的家庭成员都有谁?”

“一个弟弟,和叔父。”

“这是你的弟弟的照片,这是你叔父的照片,记住了吗?”

“嗯。”

“好,现在,你还能分辨出来哪个是你的叔父,哪个是你的弟弟吗?”

蓝涣迟疑又迷茫的看着眼前的照片,甚至这个眼神开始转移向医生。

这让本来看到蓝涣醒来的蓝湛与叔父,再次像听到蓝涣出车祸的消息一样,如坠冰窖。

人脸识别障碍,又称面孔遗忘症,俗称,脸盲症,精神方面的病症,在大脑受到重创而打开的自我保护机制下造成的结果。

蓝涣记不住任何人的脸,即使在其他方面都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在人脸方面,永远都记不住。

15岁的蓝涣,看着这个世界,熟悉,却又很陌生,有着安心气息的家,但是家人却又是陌生人。

蓝涣开始记录,自己熟悉的人的穿着打扮,声音,走路姿势,细微的习惯。

他用这种方式,笨拙却又坚持的去认识这个世界。

直到他第一次认出来自己的弟弟与叔父。

天资聪颖,用这种方式,蓝涣变成了一个正常人,回到了正常的生活里。

但是在无数次的望向镜子,镜子里那个人,模糊,看不清,连自己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的蓝涣,明白一件事。

自己是一个异类。

不同于世间的任何人。

无边的孤单,无时无刻不包裹着蓝涣。

就像刚开学的那个下午,和周围的同学打着招呼,蓝涣又是那个完美的蓝涣时,蓝涣仍然觉得自己游离在这个世界之外。

一直到他看到了一个人。

一双杏眼,带着不耐烦看着身边的人,一对细眉微蹙,带着锐利棱角却又俊美昳丽的脸庞,在秋日的湛蓝天空下,蓝涣第一次见到了江澄。

蓝涣眨眨眼睛,发现,自己没有忘记他的脸,蓝涣数次刻意的走远,但是还是一眼就在人群里,认出来了那个人。

就在那一刻,那一分,那一秒,那个无数瞬间里一个的其中一个,独自一人在这个世间行走的蓝涣眼中终于清晰了印入了一个身影,在蓝涣的大脑里刻下了永远不会消逝的痕迹,那是江澄。

蓝涣终于和他的全世界相遇了。

 

tbc

 

-········其实写文主要是自己写的开心。

-所以我就挺开心的。

-也不自恋啦,有人喜欢我就挺开心的。

-tag数目与排名犹如拉锯战,总之我会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