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夜

【赤降】soul mate-灵魂伴侣【13】

降旗躺在床上,手紧紧的抓住胸口的衣料,降旗听到钟表上的针转动划过表盘发出的声音。

好痛········

降旗抓着衣料,睁着眼睛,也不知道看向哪里,身子蜷缩着。

好痛·········

心脏好疼···········降旗越抓越近,外面淅淅沥沥的传来雨打击地面的声音,心脏隐隐的疼痛让降旗的呼吸声有点粗重。

好痛·······为什么会这么痛?但是,不是我的心脏在疼。

赤司·····降旗慢慢的坐起来,窗外天空阴沉,灰白的乌云遮盖着天空和光亮,只透进来了能够照亮房间的光,外面仍然下着小雨。

是赤司的心脏在疼········

‘赤司?你在吗?’降旗在脑海里呼唤自己的灵魂伴侣,在合宿之后,降旗和赤司也经常会进行交流,学习也好,篮球也好,日常也好,也许是因为两个人是在这个川流不息的世界里,从一个灵魂分裂出来的两个个体,一旦连接上,就算是分开,但是,一分也好,一秒也好,总想去接近对方。

但是今天早上,在这个马上就要结束的春假的某一天的早上,降旗呼唤着赤司。

然而,一片寂静。

赤司,他并没有一如既往的说:‘降旗,我在这里。’降旗什么都感受不到,通常情况下,赤司会比自己早起啊······降旗看了看日历,今天没有训练,开学前篮球部放了个假,让部员们去准备开学的事宜,降旗倒回了床上,抬眼看见屋外天空阴沉沉的,隐隐的,有白色的光透过乌云。

再睡一下吧·····降旗闭上眼,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是被心脏的疼痛叫醒的,降旗抚摸着胸口,里面的心脏在跳动着,但是,好痛····

降旗明白,这不是自己的原因。

是赤司的。

降旗感受到赤司的心跳。

以及,赤司心脏的疼痛。

·······为什么呢?降旗洗漱好,却因为这份隐隐的疼痛,又回到床上。

降旗再次呼唤赤司,依旧是什么都听不到,降旗闭上眼睛,顺着那根精神链接,慢慢朝着赤司那里游走过去。

精神链接跳动着,但是,是什么呢,降旗说不出来,和平时不一样,或者说,并没有像往日一样散发着热度,在这样的精神链接上摸索着,降旗到达了赤司那边,赤司精神世界的外面。

降旗伸出手,他摸到了一层厚厚的精神屏障,一如第一次,降旗能够确切的感受到赤司的时候的精神屏障,坚硬且冰冷。

嗯?为什么?降旗诧异的触摸着,是精神屏障,降旗抱紧了自己,精神屏障过于的冰冷。

赤司——

赤司,是我——你在吗?降旗一遍遍的呼喊着,但是对面仍然没有任何的回应,降旗咬咬牙,继续的问道:‘赤司,赤司,在听吗?’降旗一寸一寸的拂过精神屏障,想要把自己散发出的安抚的气息传递过去,哪怕是一丝丝都好,就如同赤司曾经对自己做过的那样。

‘赤司,在吗?你在吗?赤司?’就算是没有任何回应,但是降旗还是说道:‘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在,我在——’降旗呼喊到:‘我在这——啊·’心脏猛地抽痛了一下····

好痛,好痛苦····

但是也好悲伤·····为什么·······为什么,赤司会如此的悲伤·······降旗再次把身体蜷缩起来,然后发现,有水滴滴了下来···

哎?

降旗抬起头,看着床对面的穿衣镜。

发现自己满脸泪水。

眼泪自己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哎?不是属于自己的悲伤,但是,还是流下来了眼泪。

··········赤司也在哭泣吗?降旗摸着自己湿湿的布满眼泪的脸。

降旗站起身,抓起一件外套,跑出房间,无视了自己哥哥外面下雨你拿一把伞的提醒,冲出了家门。

赤司——

赤司——

降旗不知目的地的奔跑着,还未到夏天的雨打在身上,凉意透过衣服渗透到皮肤。

不,降旗知道目的地的——

为什么自己会作为赤司的灵魂伴侣降生这件事,为什么自己会是赤司的灵魂伴侣这件事,怎样都好,现在,降旗就是赤司的灵魂伴侣,可以感受到赤司的存在,可以感受到赤司的心跳,可以感受到赤司的感情,是赤司在这个世界上最特别的,最紧密的人——只有这些就够了。

所以,降旗要去赤司的身边。

降旗的目的地,就是赤司。

再一会儿就好,再一会儿就好——光,一束一束的透过乌云,照亮了云下的世界,雨渐渐停了下来,降旗奔跑着,因为是灵魂伴侣,降旗发觉赤司应该在东京,因为他感受到,赤司离自己越来越近。

我会在你身边,在你悲伤的时候,我会在你身边——无论是悲伤也好,快乐也好,无奈也好,不甘也好,喜悦也好,我都会在你的身边——

当你回过头,我会在你的身边——

所以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要哭泣了——

赤司,我这就去你的身边。


评论(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