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夜

【赤降】soul mate-灵魂伴侣【12】

“我和赤司是灵魂伴侣,赤司是我的灵魂伴侣。”

说出这句话对于降旗而言需要多大的勇气呢?这又意味着什么呢?降旗真的没有想太多,因为之前已经想了太多太多,现在,对于降旗,这意味着什么,已经非常的清楚了。

降旗不再担心赤司是怎么看自己的,因为赤司告诉他的,用语言告诉他的,用心跳告诉他的,赤司究竟是如何看待降旗,看待降旗光树。

赤司莫名其妙的感受到了一阵慌乱的感觉。

心脏,好疼········

‘降旗?’脑海中出现了赤司的声音。

是赤司,降旗听到脑海里赤司带着疑问的声音没有回答,只是用安抚的情绪将精神链接包裹住,传达出自己没事的讯息。

‘我会陪伴着你。’赤司虽然没有得到降旗的回复,但是他并不强求。

不管是什么事情,赤司相信,降旗都不会去退缩逃避,因为他知道这样会让内心更加煎熬,而降旗有足够的坚强,所以他不管面对什么,都会勇敢和坚定。

赤司不再多说什么。

降旗定定的望着黑子依旧好像是无波无澜的表情,心中慢慢从忐忑变为平淡,慢慢的,精神被丝丝温暖包裹住,降旗平静下来,不仅仅是赤司的缘故,还有就是降旗对着黑子总有一种安心感。

降旗和黑子是并肩,在篮球场上挥汗的伙伴。每一项集体运动都需要默契和信任,降旗在成为队长的时候,在成长为能够带领大家的队长的过程中,黑子一直,一直都在帮助着降旗。

如果在平时,降旗和黑子一样,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但黑子拥有着最坚韧的内心,才能够成为在篮球场上影子,并且拥有成为影子的尊严。

所以降旗相信黑子。

“所以只是这个?”黑子在两人沉默了半天之后说道:“我还以为你和赤司君发生了什么·····”黑子微微抬头带着无奈的眼神看着降旗,叹了口气:“········降旗君,你和赤司君,是灵魂伴侣?”

降旗被黑子的反应弄得有些奇怪,但还是正视黑子,点了点头:“嗯。”

“降旗君。”

“你到底在担心什么?”

“哎?”降旗听到黑子这句话反倒没有反应过来:“我?”

“你和赤司君是灵魂伴侣,所以说,怎么了吗?”黑子的表情好像写着一句话:一个二个的都是笨蛋吗?

“那个赤司好么——!”降旗怕把火神吵醒,但还是微微提了点声音:“我····和我是灵魂伴侣这件事——”

“降旗君你到底在自卑什么?”黑子打断了降旗的话。

“全部。”降旗低了低头。

“除了诚凛以外的全部。”

 

黑子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因为和赤司成为灵魂伴侣的不是自己,而是降旗,同时他也知道降旗在想什么,在担心什么,虽然黑子觉得其实很多余,至少在他们中间,他们不会有任何介怀的地方,但是黑子不知道怎么传达给降旗。

如果降旗真的在介怀这件事,黑子明白,那就绝对不会是自己三两句话就能开解的了的,但是黑子也不会担心,从降旗能成为诚凛的队长的时候,黑子就明白。

降旗有多么的无所不能。

“降旗君,大概,我无法对你说什么绝对不会如何之类的,保证之类的话,因为我不代表所有人。”黑子站起身,走过去坐到了降旗的旁边:“但是,我会一直支持降旗君,一直。”然后黑子躺倒在了降旗的床上:“明天就是训练的最后一天了,早点休息吧。”

“黑子········”降旗扭头看着已经翻了个身面向墙壁的黑子的背影。

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自己还有诚凛,还有大家。

降旗也躺了下来,转过身,背朝着黑子,然后向后,和黑子背靠背,然后睡了过去。

黑子睁着自己有点圆圆的眼睛,盯着黑暗里的墙壁,感受着背后的温度。

降旗和赤司是灵魂伴侣,也仅仅是灵魂伴侣,这种关系,应该就是对降旗最好了吧。

黑子这样想着,闭上眼睛。

火神在凌晨的时候醒过来了一次,大概是因为被子没盖好结果冻醒的,他迷迷糊糊的翻个身缩进被子里,却发现旁边的床上没有人,黑子呢?火神揉了揉眼睛,坐起来,却看到降旗的床上有两个身影。

·······还没到夏天居然不盖被子,火神无奈的翻身下床,看到两个人背靠背的,甚至腿都纠缠到了一起,也是被冻的。

感情真好啊····火神笑了笑,然后拿过被子,好好地给两个人盖上了。

最后一天的训练,降旗和赤司一起并肩站在场外,二年期也坐在休息区,看着一年级在球场上挥汗如雨拼死拼活的在球场上奔跑,从一方篮下跑到另一方篮下,透支着自己的体力,但好似感受不到着疲惫。

虽然降旗和赤司两个人一句话都没说,但其实仗着两个人是灵魂伴侣,用精神链接吵了个痛快。

‘无论怎么看都是我这边的一年级厉害一点。’

‘降旗队长真是很有自信,但是比分却说明了事实。’

‘但是我们这边的进步更明显。’

‘然而我们的一年级赢的次数比你们多。’

‘我们这边可挖掘性高。’

‘然而我们的一年级赢的次数比你们多。’

降旗扭头看着赤司,赤司感受到降旗精神链接传过来的无奈和恼怒:‘赤司,有没有人说过你有点坏心眼。’

赤司耸耸肩,不置可否。

比赛最终以洛山队伍的胜利告终。

至此,在共计10场比赛中,无论是全一年级亦或者是全二年级还是目前的最佳队伍,诚凛也仅仅是赢了两场。

以全败告终,不过降旗并不气馁,因为在一次一次的失败中,降旗已经知道新生的队伍要怎么做,因为目标也仅仅只有一个吧。

全国制霸。

作为诚凛的队长的降旗永远都那么坚定,因为要带领着诚凛向前,所以降旗队长好像从来就没有迷茫过,也没有动摇过。

降旗和诚凛的队员列队鞠躬以表达对洛山队员整个合宿期间的照顾的感谢的时候,降旗想,如果作为赤司的灵魂伴侣的降旗也能和诚凛队长的降旗一样的话。

降旗直起腰,自己正对面的赤司正对自己报以微笑。

不过降旗愿意尝试。

因为自己的灵魂伴侣是赤司,所以这是值得去尝试的事情。

春假合宿真正的要结束了。

 

 

 

 

 

【闲谈一下吧】

本来想让黑子和降旗聊更多····
但是大概是上个星期,老师在说起作文的时候,说为什么有的作文显得假,因为很少有人会因为对方的一句话就想开了,也很少有人有这个本事,反正我是不相信一句话就能开解人的。大概是这个意思。
我是很赞同的·····
以及是在暑假和一位男性友人聊起来宝井理人的漫画的时候,我说不知道为什么看宝井理人的漫画总觉得···有点娘。
他说你是觉得磨叽吧优柔寡断所以觉得娘。
因为我们都不是男性,而笔下的角色是男性。
他说,喜欢就是喜欢,很简单又很单纯的事情,也许是因为脸,或者其他的原因,所以就喜欢上了,大约是这个意思吧。
男性是否更加果断呢,我这么想到。
不太适应高中的生活,各种事情要从头开始,但是我不会放弃这个事情是可以确定的。
因为我想看到,两个从同一个灵魂分裂开的人,是又如何因为灵魂而再次相遇交融的这件事,我想看到。
以上!
看了阴阳师的小说想接着写樱花乱了··(住手不要给自己搞事情)】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