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夜

【赤降】soul mate-灵魂伴侣【9】

篮球,是一项怎样的运动呢?一项5v5的对抗性体育运动,一项需要团队合作的运动,一项不分人种不分性别的运动,一项天赋和技术并重的运动。

那么对于诚凛呢?大概是一项能够挥霍自己的青春和热血的体育运动。

那么对于降旗呢?

小腿酸软无力,啊,火神进球了,得赶紧回防,不然篮下空缺。

自己防守的是谁?赤司,是的,是赤司,降旗看着渐渐临近篮下的赤司,他看得到的,赤司那像盯着猎物一样的眼神。

那么对于降旗,篮球是一项怎样的运动呢?

实渕在三分线附近,根武谷篮下,叶山三分线内跑动,还有一个,是谁?不重要了——需要把球截断,因为一对一盯人,需要把自己盯防的人当做猎物,紧紧的盯着他。

赤司会怎么做,背传?跳投?假动作?

可能会直接过人过掉自己吧。

大脑高速运转,一切的可能性都无限延展在脑海中。

降旗盯着赤司的眼睛,那一瞬的对视,触动心弦,那是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心如擂鼓,好似什么都不存在,无论是他的眼中,还是心脏,都只能看到他,都能感受到他,都只有他。

是跳投,赤司选择在三分线外跳投。

进还是不进呢?三分线外跳投进球率很低吧?也许呢——?降旗还是跳了起来,只要一个指尖触碰到这一球就好。

对于降旗来讲,大概是不断让降旗挑战极限,同时又宣告着——降旗的存在的一项体育运动吧。

哨声响起的时候,降旗一阵恍惚。

 

结束了······

降旗喘着粗气,看了看身后的记分牌,也不算是十分的惨不忍睹吧,至少把分差控制在了二十分以内,降旗自我安慰到。

天才是赢不了努力的人的。

但是努力的天才会,降旗一直都知道这一点,他知道赤司一直严格律己,从来没有懈怠过。

“回去吧。” 降旗对队员们说到:“我们尽力了。”降旗撩起自己的领子稍稍擦了擦汗,笑的坦然,其他人也不在多说什么,火神和黑子碰了碰拳,和大家一起转身朝着诚凛的休息席走过去,降旗抱歉看着纷纷从地上或者椅子上站起身来的一年级:“让你们看到输得这么惨这么丢人的前辈们,抱歉。”

“不,那个 ——”夜木忽然站起来:“前辈们,很厉害,前辈们一直坚持着,直到最后也没有服输,真的特别的帅气,那个,我能成为诚凛的一份子,有队长这样的前辈,真的是太好了!”

“是吗。”降旗看着夜木。

“我们也是哦。”其他的一年级站起来,一起朝从球场上下来的几个人说道:“前辈们辛苦了!”

············我也觉得太好了,能成为诚凛的一份子这件事。

降旗看着整个诚凛所有人的队员,发自内心的这样想到。

火神看着沉默不语的朝日奈,问到:“怎么,让你失望了吗?”

 

“··········我会变得更强。”朝日奈好像赌气一般的说到:“然后和前辈一起打败洛山。”

火神没说话,笑着揉了揉朝日奈略长的头发,诚凛正在一直向前,持续不断的向前。这样的话,自己大概就已经算是一个好的队长了吧,降旗不禁笑了出来。

扑通——

降旗觉得自己的心脏猛的跳动了一下,他抬起手捂住自己的心口,这是自己的心跳么?

赤司在看着这边。

比赛结束后,双方队员列队握手,赤司和降旗握完手之后,赤司没有和降旗说什么话,倒不如说他们之间用精神链接交流的次数好像更多。

因为是灵魂伴侣,总会有一些独属于两个人的东西,降旗自从知道自己和他是灵魂伴侣之后,自己也更容易和他说话了。

这也算是好事吧。

赤司这样想着,不由自主的看向降旗——降旗正在笑。

那种眼睛都眯起来,脸颊泛着微红的,发自于内心的笑。

···········光。

赤司呆呆的看了一会儿,而洛山的人已经开始做准备工作,不然食堂一会儿就没饭了,玲央翻看着明天的训练计划表,准备找赤司确定一下,结果看到赤司正在望向一个地方,好像是诚凛的方向,玲央疑惑的顺着赤司的眼光看过去,然后了然一笑。

“小征很在意那个孩子吗?降旗,那个降旗队长。”

“········”赤司的眼神转过来,看着玲央:“为什么这么认为。”

“一眼就能看出来啦。”玲央眨了眨眼睛:“那个孩子意外的吸引人不是吗?”然后也看过去,降旗正在指挥打扫,因为诚凛是合宿的被邀请方,为表感谢,诚凛负责清扫篮球场和擦净篮球。

“明明那么像吉娃娃,却拥有狮子的内心呢。”听到这句话的赤司看向玲央,然后又摇摇头,这算是一语双关吗?

那个笑容,还真是温暖呢。

各种意义上,想要写赤司和降旗,结果却写了很多其他的东西。
包含了很多自己的想法,个人理解的,对于降旗,诚凛代表什么,同伴代表什么,篮球又代表什么,一切一切都是自己的理解,但是很想去描写一名降旗。
诚凛篮球部的降旗队长这样一个降旗。
同时也包含了一些其他的理解,什么是真正的奇迹,努力的人与天才,努力的人与努力的天才。
不知是否正确,但是还是把自己的理解写出来了。
希望各位能够看得开心,也欢迎和我讨论。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