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夜

【赤降】【~kalafina~】休止符——I have a dream.【完】

1赤降

2如果赤降已经是一种很微妙的关系的话。

3有任何不对的人物走样的地方请务必告诉我

4如果能看得开心的话····请写点什么吧!

【夜木就是官方发布里新加入诚凛的两个队员之一那个崇拜黑子的那个】


从七月底开始的暑假,到了九月底,已经开始步入尾声,夏季联赛已经结束,很多社团已经开始为冬季大赛做准备了。

降旗呆在空调房间里,正在完成自己最后的作业,已经是高三生的降旗,已经开始为升学做最后的休整,夜木已经有了作为诚凛第三代队长的意识和能力,降旗对此很放心,但是,降旗却无法安下心来,无关其他——降旗扭过头,看了看在自己床上睡着的赤司。

赤司敲开降旗家门的时候,降旗其实在担心赤司在来到这里的路上有没有撞到人,在他看起来,赤司有点浑浑噩噩的,那时,是下午一点,而赤司是在通宵完成学校和本家的一些事之后,连夜赶过来的。

降旗感动但是不代表他支持,赤司在好好的和降旗的家人打了招呼之后,就被降旗拉到楼上补觉去了,在赤司睡下之后,降旗则在床前面招待客人的桌子上铺满了作业。

降旗的床脚有一个大的落地窗,外面就是一个小阳台,降旗没有开灯,窗户外透进来的光已经够用了,降旗写作业有过听歌的习惯,但是这次并没有听歌,赤司的呼吸声,可以让他暂时安下心来。

写完最后一道题的时候,是下午的三点。

稍微休息一下,抱着这样想法的降旗,爬上了床,躺在赤司身边。

就是稍微休息一下——

赤司默默从床上坐起来,等待着刚刚睡醒的怔愣过去,然后看着身边的降旗并没有任何意外,轻轻笑了一下之后,再次躺了回去,再稍稍睡一下吧。

 

“你还真是悠闲。”赤司对眼前的赤司说道。

“那是我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忙。“赤司直视着对方异色的瞳孔。

“为光树吗?“赤司问。

“嗯····我感受到了,他并不安心。“

“真是失败。”

“——我觉得你比我更失败,在第一印象上。“

 

“赤司——赤司从梦里和另一个自己的扯皮中回到现实,降旗已经揉着眼睛叫自己起来了:“要开饭了。”赤司坐起来,因为怕把衣服压皱了就换上了降旗的T恤,赤司在出降旗的房间前还在穿衣镜前照了照。

赤司已经是降旗家的常客了,因为样貌好看为人有礼甚至还能和正在上大学的降旗光朗扯点专业问题,赤司已经把降旗妈妈好感度条给刷爆了,在降旗的帮助下大概摸清了赤司的口味后,在赤司来的日子总喜欢做赤司喜欢吃的东西。

 

赤司承认这点上他经常开降旗的玩笑。

 

赤司本来可以在降旗这里再呆一天,并且已经临近睡觉的时间了,但是赤司爸爸的一个邮件,让赤司又得连夜赶回去,降旗叹了口气,把已经挂好的赤司的衬衫和外套又拿了出来,赤司换好后,降旗也换好衣服,送他去车站。

 

繁星满天,这代表这今天的空气很不错,降旗把手放在口袋里抬了抬头。

不安越发严重了·····想要逃离开来······

降旗做了一个梦——赤司正在离自己越来越远,他和自己之间,有着自己无法追上的距离。

等到了车站之后,赤司和降旗也就准备道别,虽然能够短信或者电话,但是能够真正的见到面的次数,也的确是屈指可数。

就好像,京都到东京是这个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了一样。

嘱咐了降旗要小心天气的变化后,赤司就转身朝检票口走过去,降旗看着赤司朝着前走的背影。

这个人一直都是走在前面的,同时作为同伴和引导者引领着众人,甚至因此而变为了王大人——

“赤司——!”降旗忽然喊了赤司的名字,听到声音的赤司扭过头,刚想说什么,就看到降旗朝自己跑过来,然后拉过赤司的胳膊说:“逃跑吧!”

·嗯?

等到说完这句话之后,降旗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马上放开了手,有点尴尬的看着赤司,嘴上也慌慌张张的解释着:“呃,不,那个,不,我是说——”

“走吧——”赤司捉住降旗的手,然后走到检票口,扭过头对降旗,笑了一下,说:“逃到哪里去呢?”

 

降旗觉得自己也是走了大运了,要去的目的地的那一车次居然碰巧有,并且似乎,没什么人,找到自己的座位之后,降旗才开始想,接下来该怎么和家人解释。

“目的地是我外婆家啦········只能去那里了。”降旗按了按手机,而赤司则把一封邮件发给自己的父亲,里面只有四个字儿,我要逃跑,让征臣差点笑出声。

然后,降旗的手机就响了,降旗随意的看了眼,是自己哥哥,降旗光朗,但是降旗却不想接听,因为降旗并不知道怎么和自己的哥哥解释····就算是自己从小都很亲近的哥哥。

等到降旗的手机不响了,赤司的手机就响了,上次两个人因为光朗专业课顺带探讨了一下之后意外的留了手机号码:“喂?”

“小光这臭小子又给我去哪儿了?”光朗叹了口气,和赤司熟络了之后说话也不用那么拘谨了。

“我们两个现在在一起。”赤司看了看旁边面色尴尬的降旗,有点想要发笑。

“嗯,所以这会儿已经是末班车了吧?”赤司还想把降旗拐到京都去吗?

“抱歉,但是降旗和我正在以逃跑为前提前往降旗的外婆家。”赤司能说出这句话,就证明降旗已经不想为自己不过脑子的冲动解释什么了,爱咋咋地吧。

“啧——”这就是现在的年轻人吗:“····嘛·在新干线上吗?”降旗光朗已经不想再思考这是不是代沟的问题而造成的他听不懂赤司的话:“那小光就拜托你了。”

 

赤司挂掉电话看着旁边已经因为过于羞耻而决定睡觉的降旗,真的笑出来了,然后无视掉降旗因为羞耻而渐渐发红的脸决定休息一下。

 

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啊。

 

赤司从无意识中睁开眼的时候,是凌晨的四点半,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到达目的地了。

他去要了点喝的,还有点烫,大概等到把降旗叫醒的时候,就可以变得温热可以入口了吧。赤司往外面望去。

窗户外是一片原野,九月的原野还散发着生机,那里的草还是茂盛的样子。

马上就要到站了。

“降旗——醒醒——”

 

喝着东西,降旗和赤司走出车站,车站就在镇上,离那片原野不远,根据降旗的记忆,外婆家就在原野另一边的乡下。

走了大概十几分钟,已经是五点半了,马上,就能看见晨曦了,空气虽然微凉,但是并没有给人太多的寒意,空气比城市里要干净清新的多,把一次性杯子好好扔掉,过了一个田埂,原野就在眼前了。

 

赤司跟在降旗后面,看着降旗的后脑勺,看着降旗的头发并不服帖的一跳一跳的。

“赤司,是晨曦——”降旗轻声但是兴奋的扭头说道。

赤司抬起头,从原野的另一边,慢慢慢慢的,开始出现犹如一条线一般的,温柔的白色的光,本来深蓝的天空,开始以白光为起始点,渐变为浅蓝,斑驳的云将一部分阳光遮盖,而这些光又从原野里的高低错落的树木间照过来,一切都在提醒着他们两个,马上就要天亮了。

新的一天马上就要开始了——

“真的是非常漂亮啊。”降旗好像是不愿意打破什么一般,说话的声音都变小了,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要完全升起来还需要一段时间,到时,万物都将苏醒,降旗拉起赤司的手,走到田埂下面,原野的草长到了大腿的地方:“走近点吧。”

赤司点点头,任由降旗把自己拉近原野:“抱歉,赤司,好像耽误了你父亲那里的事。”

赤司刚想说类似于不必在意,不是这样的话,降旗已经接着说了下去:“能和你成为朋友,我真的很高兴。”

“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我们真的成为了朋友。”

“我不知道我们之间是不是改变了什么,还是什么都没改变,我因为这些原因苦恼了很久,我因为这些开心但是又不安。”

“·····冬季杯马上就要到了。”降旗停了下来:“可能这是我最后一次带领诚凛,带领这个队伍前进了。”

“赤司·······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在未来能够再次追上你了。”

“我想,我想和你站在一起。”

“和你一起向前。“

“和你一起努力着。“

“和你一起向着未来—“

三年以来,赤司,降旗的心中这个名字,这个人,都是那么的重要, 因为他好像是降旗永远无法企及的背影,也许曾几何时,降旗曾经能够和他并肩而立,即使付出百倍的努力,降旗习惯了去仰望赤司。

或者降旗习惯了,能够拉住赤司的手。

 

王啊——-

如此的温柔。

 

“我希望着。“

降旗听到背后赤司声音。

“我希望我向前的时候,能感受到,你在我的身旁,我不会停止,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追上。“

“我希望我努力的时候,你在我的身旁,我知道,我还有休憩的地方。“

“我希望——“

“我能编织出,有你的未来。“

 

Ihave a dream.

感受到对方怀抱里的温度,在这个太阳即将升起的晨曦,在这充满生机的原野,感受到雏鸟翻飞飞出巢穴的振翅,感受到晨风为拂过万物的轻柔,有人在这里忘情的拥抱,接吻,两个人都坚信着,一定,能够并肩而立,迈步向前。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