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夜

【有赤降的半全员文章】夏日的战争【别信【4】【完结】

“真是最不好的局面了啊····‘日向感觉得到有汗滴从自己的侧脸流下来,现在剩下的只有自己和降旗,日向完完全全不敢保证,自己和降旗有正面对抗赤司和根武谷的能力,就连偷袭,面对赤司,都是一个问题。

“无论如何,必须要坚持到最后,这关系到,诚凛的尊严。“日向握紧了水枪,确认里面的水是否充足:“降旗,我去面对他们两个。”

“哎?”

“你从背后突击。”

降旗拉住日向:“队长!你要一个人面对赤司君和根武谷大叔额不对同学吗?!”

“嗯······发起第一次攻击之后,你就伺机而动吧。”日向凝重的点点头。

“······队长。”降旗握了握拳:“我明白了!”

日向不再多说,从草丛里走了出去,而降旗则快速的在树林里穿梭,他要赶在日向之前跑到赤司他们的后面。

“火神他失败了啊··赤司。”不知道从那里搞来的噶哩噶哩君一边啃一边说。

“他成功和失败的可能性是五五分吧,现在是二对二,无论怎么讲,都是我们这边更有优势。”

“··我是绝对的。”赤司笑着扭头看向根武谷,吓得根武谷噶哩噶哩君都差点掉地上。

这么说来降旗是一个辛苦我一人造福所有人的好人了。

“赤司。”日向缓缓从小路里走出来。

“嗯——·?很勇敢啊。”赤司发现只有日向一人,那么降旗很有可能就在附近躲藏着,伺机而动。

“是啊···这就是最后了。”日向举起来:“来吧,像一个武士一样,堂堂正正的。”

“嗯?这可不算堂堂正正,降旗,出来。”

降旗一抖,不,赤司只是猜到了而已,一定是这样。

“嗯——···”赤司也没多说什么·····

···············要死,直觉告诉降旗赤司生气了。

“那么你要一个人面对我们两个吗?”赤司慢悠悠的确认着自己的存水量,说完这句话后抬起眼睛看了看日向,然后接着去看水枪。

“啊,我会拼尽全力的。”

根武谷向前一步,挡住赤司,而赤司则缓缓转过身。

日向向前踏出一大步,同时,水也从枪里喷了出来,在烈日之下反射出光芒——

看到这一幕的降旗开始快速在草丛里移动,他的目标不是赤司,而是根武谷,先集中火力干掉一个再说。

但是根武谷长得老不代表人家就是真的老,从洛山出来的速度就不会慢到哪里去,大叔快速躲过之后首页没闲着,反击过去,而赤司则在观察着草丛,然后对根武谷大叔说:“十秒。”

哎?!

根武谷大叔听到这句话就像开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速度比刚刚更快,并且已经转守为攻,日向每次都是堪堪躲开,这大大影响了准头,局势把握在蓝组这一方,在草丛里看着这一幕的降旗步伐有点慌乱,队长危险了!

“十——”赤司一边倒数向着草丛开了一枪,降旗硬是趴在地上才算是保护了自己。

“九——”日向的右胳膊差点被射到,一个翻滚躲过之后急忙站起来。

“八——”日向咬了咬牙,压低身子朝着根武谷跑过去。

“七——”大叔眼疾手快朝着日向跑步路线前开了几枪。

“六——”日向的步伐收到阻碍,而同时,降旗冒着暴露的危险向根武谷开了一枪。

“五——”降旗躲过赤司的一枪,这时赤司和根武谷开始夹击日向。

“四——”日向越发吃力,而赤司则因为要夹击日向把背后露给了降旗。

“三——”越发焦急的降旗朝着赤司开了一枪————同时,日向也朝着根武谷开了一枪。

“二——”赤司猛地拉过根武谷,两股水流对撞在一起抵消了,而赤司则侧过身,朝日向微微一笑。

“一——”水从枪里,朝着身体还未反应过来的日向冲过去。

“game over。”

因为眼镜上沾了水,日向有点看不清前方。

赤司换了一把满水的水枪,朝着草丛走过去,而降旗则刚刚从震惊中缓过来,一抬头,就看见一个人,是赤司逆着光站在自己的面前,低头,面带微笑,而手上的枪,则抵在自己的额头上,夏日里少有的带着微凉的风吹过,将周围树冠上的树叶吹起,似乎预示着,秋日即将到来。

“不听话的孩子——”赤司张了张嘴,对降旗做着口型。

——————————————“知了知了——”

“啊——还是输了····”丽子不甘心的倒在了草地上,日向则让她小心嘴里的冰棍别化了,火神和黑子的衣服已经干了不少了,虽然还是潮潮的。

“嘛嘛——”大姐姐擦了擦汗,有点嫌弃旁边叶山和根武谷大叔吃冰棍的样子,伊月则想尽办法的做远一点。

“·····怎么了吗,降旗。”赤司没有吃冰棍,

·····降旗舔了舔冰棍,没出声,被吓到这么丢人的事儿一定是人生污点。

感受到有点热,降旗一扭头,发现赤司近距离在自己的旁边,因为很近,所以降旗看到赤司好大一个大脸盘。

“怎么了吗?”赤司有一次问到。

降旗把冰棍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没什么——”

“夏天要过去了把。”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