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夜

【赤降】【吉原背景】【慎重观看】【樱花乱番外】渡河人

这是在吉原里的故事,也是吉原里最广为流传的故事。

吉原外有一条河,他环绕着吉原高耸的墙壁,出入吉原需要走过吉原大门正对着的那座桥,除此之外别无他法,而桥上则有人把守着,不让吉原里的女支逃出去。

但是,在吉原的繁闹的夜晚过去,所有都沉浸在寂静的午夜之后,黎明之前,会有一个渡河人,撑着一只小舟,出现在环绕在吉原的河上,这是除了桥以外,唯一的出路。

降旗的续发被一支久寿玉简单的挽起来,身上穿着绣着百鸟的和服,广岛结上是流水的纹样,手上撑着伞,站在河岸下的河滩上,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现在离凌晨还有一段时间,河面上有了一丝雾气,一只小舟伴着一个人影从雾气里渐渐显现出来,小舟向着降旗划过来。

“需要我的帮忙吗?”乘船的人并不是很高,戴着斗笠,似乎有着及大腿的头发,很随意的披散着,身上的服装也是纯色的,没有什么花纹。

“不,不用了。”降旗摇摇头,脱下木屐拎在手上,然后撩起衣摆坐到小舟里,小舟随着降旗的动作晃动的有些剧烈,不过乘船人似乎并没有受影响。

“坐稳了吗?”乘船人的声音富有磁性,是中性的声音,降旗坐在小舟的后面,发觉也很难看出来身形到底是男是女。

“出发了。”乘船人撑起小舟,小舟慢悠悠的划开雾气,开始向前游去。

降旗向河面看去,上面氤氲着雾气,但是依稀可以看到很清澈,降旗伸手撩起水花。

“你是什么位置?初雏?倾城?御职?或者说是花魁?”

“倾城而已。”降旗抬起头笑着说:“我在吉原里的名字是纪凛,但是我有我的名字,我记得很清楚,叫做光树,降旗光树。”

“是吗。”撑船人并没有扭过头,接着说道:“千万不要把自己的名字忘记了。”说完这句话后,扭过头,降旗看不清他的相貌:“我已经把自己的名字忘记了。”

“嗯——”降旗点点头:“那我怎么称呼你呢?”

“摆渡人。”

摆渡人,降旗默念了几遍,笑着说以后我就这么称呼你了。

之后两个人没有再说什么,小舟绕着吉原绕了一圈,天已经微微泛白。

最黑暗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好了,就到这里吧。”降旗从上小舟的地方听下,回到地面上,当然没有忘记穿好木屐:“希望能再见到你。”降旗重新撑起自己的伞,让伞杆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摆渡人点点头,撑着小舟再次划入雾气中,离开。

“我希望再也不要见面了。”

 

降旗猛然从梦中惊醒,脸色苍白,汗流浃背,惊醒了旁边的赤司。

“降旗,怎么了吗?”

降旗的眼慢慢有了聚焦,看了看赤司,倒回在被褥上:“不,没什么。”

 

被买在吉原里的每一个人都渴望着出去,但是,却很少有人能逃离老死饿死在吉原里的命运。

这是在吉原里流传的一个故事,在吉原的繁闹的夜晚过去,所有都沉浸在寂静的午夜之后,黎明之前,会有一个摆渡人,撑着一只小舟,出现在环绕在吉原的河上,这是除了桥以外,唯一的出路。

他是死在吉原里想要出去的人的执念所化。

他是吉原里的第二条出路。

他是永远只能渡河,把每一个坐上小舟的人送回原处。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