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夜

【赤降】【原创RPG类型文章】噩梦之家【6】

降旗睁开自己的眼睛的时候,眼睛里撞入了大片大片的蓝。

自己,躺在床上?降旗猛地坐起来,自己居然躺在床上,是一张宝蓝色的床,自己躺在被子上,被子上印着大片大片的玫瑰花,是比宝蓝色稍浅一点的颜色。

赤司睡在自己的旁边,双手交叉放在胸前,胸口一起一伏的,降旗轻轻的起来,不想惊动休息的赤司。

“醒来了?”赤司忽然出声,差点把降旗吓趴下。

“嗯,嗯——”降旗扭过头,看到赤司也站起来。

“嗯——赤司?”

“怎么了?”

“我怎么了吗?”降旗问道。

“你晕了过去。”赤司回答,整理了下自己的西装。

“我,晕了多久了?”

“四个小时。”赤司起身,稍稍活动了下脖子:“我也休息了一下,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下的话,很容易疲劳。”

降旗点点头,开始环视房间:躺上去就发觉了,这是一张很大的双人床,床的两边是两扇很大窗户,有着一样宝石蓝的窗帘。两边有着床头柜,上面各放着一盏蓝色灯罩的床头灯,右边有着衣柜,梳妆台这类的东西,基调都是蓝色,白色的墙面上画着蓝色玫瑰花纹。

“和一楼很像。”赤司评论道,看起来他已经看过了,的确,和赤司祖母的房间很像,只是那个基调是少女的粉色,这个,更为成熟一点吧,带着一丝忧郁的宝石蓝,带着一丝忧伤。

“啊,对了!”降旗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那张照片呢?”赤司指了指降旗放在床上的背包:“在那里面。”降旗松了一口气:“啊,那就好。”降旗走过去,把包背在身上,笑着对赤司说:“在楼梯道里的时候,照片差点被刮走了呢。”

赤司身形顿了一下,然后看了他一眼,问道:“那个照片,和你关系不大吧?”

“但是这是赤司祖父母的结婚照吧?对于赤司的意义很重要,虽然我是这么认为啦。”降旗笑着说:“很重要的东西不能轻易的丢掉的吧。”

赤司不知道怎么接话,默默的检查屋子。

赤司所看见的,是降旗坐在楼梯上,从背包里拿出照片,然后忽然捏着照片像是失了魂一般的跑入黑暗里,然后打开了门,就昏倒在地,赤司快步走过去,检查降旗是不是受伤,之后才发觉,他们来的地方正对着一个走廊,走廊两边相对的有两扇双开的门,正对面有一个小门。

之后赤司把降旗抱起来,让他靠着墙,然后他走过去把所有的门都开了一遍,发觉只有走廊相对的左边这个能够打开,打开后是一个蓝色的类似于卧室的房间,赤司就把降旗抱起来,简单检查下,看床还算干净就把他放上去,毕竟比躺在地上舒服多了,而赤司也稍微休息了下。

赤司并不打算说出来,他怕降旗会受到惊吓。

这是赤司在进入到这个屋子里,第一次在意降旗。

 

 

 

降旗和赤司分头寻找了之后,发觉这个房间和一楼的蔷薇房间并不一样,准确的说,信息量太少了,床头柜上和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梳妆台上女性化妆用的东西也没有,赤司环视了一下房间,沿着门一点点的推过去,也并没有发现暗室。

降旗打开了衣柜,发现里面放了不少的衣服,降旗为了不放弃线索什么的,开始一件一件的寻找,赤司也走过来帮忙,都是很古典的裙子以及男士的西服,直到赤司在一套男款西服里,找到了一个盒子,一看就是装戒指的那种方形绒盒,赤司把他拿在手里,轻轻打开,里面什么都没有,也没有戒指。

“这有什么意义呢?”降旗看着空戒指盒,有点奇怪的问。

赤司伸开手,看着自己在那个房间里带上的戒指,看到赤司的动作,降旗也看着自己的戒指。

到底有什么意义?

忽然,降旗的耳旁掠过一丝轻笑“嗯哼——”很轻很轻,还带着一丝愉悦,降旗急忙抬起头,看到墙面上出现了纸条。

“果然吗——”赤司发现了降旗过大的动作也抬起头,循着降旗的目光看过去,看到纸条后,把纸条从墙上撕了下来:“‘回归原位,回归原位了之后,会是——什么呢?’”

降旗走到赤司旁边,也看了一遍,然后赤司随便的往地上扔,而纸条也在扔到地上之前自燃了。

“什么意思呢?”降旗把戒指从自己的手指上取下来,赤司也取下来自己的之后:“回归原位,那就把这两枚戒指放回去,就可以了吧。”

降旗点点头,觉得是可行的办法,就把自己的戒指递给了赤司,然后赤司把两枚戒指放进去,手一握把盖子啪一声合起来,握在手心,接着降旗和赤司就听见了咔哒的门开了的声音。

降旗和赤司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打开门,然后走到和这个房间相对的那个门前,赤司握住门把手,向下压,打开了门,灰尘扑面而来,降旗忍不住咳嗽起来,赤司皱着眉捂住了口鼻,

把降旗护在身后,待灰尘都落下之后,才开始打量这个房间。

是一个灰色的房间,非常的破旧,仅仅有一个床和一个柜子一个梳妆台而已。

床上面落满了灰尘,布料也失去了原本的光泽,床上的帷幔也破破烂烂的,同样脏兮兮的桌子上有了裂缝,床上躺着一个披散着头发的女人的石膏像,盖着被子。

赤司走入房间,里面有着陈旧的味道,赤司发现,墙上有着很违和的地方,赤司走过去,发觉那个地方原本应该就是窗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被人用砖头封死了。

而另一边,降旗向女人的石膏像走过去,低头观察着,发现,这就是赤司由薰。

和第一个石膏像相比,这个由薰要衰老很多,沧桑很多,而且,石膏像眉目间的悲伤痛苦还有恨,降旗能够感受的一清二楚。

那不是错觉。

降旗轻轻的伸出手,触摸了石膏像的脸颊,拂去了石膏像脸上的灰尘,微微笑了下。

而另一边,赤司也走过来,弯下腰,也看出来,这就是赤司由薰,现在由薰的样子,似乎已经五十岁了,但是因为原本就很美丽的原因,其实并没有那么老,比较符合降旗拿到的时晋和由薰的那个四十多岁时的那个合照。

降旗直起身,对赤司说:“恕我冒昧了,由薰夫人的表情,似乎——”

“很痛苦,就像是备受煎熬。”赤司接下了降旗的话:“和少女时代的她很不相像。”然后轻轻俯下身,在由薰的耳畔说:“奶奶,你怎么了呢?”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