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夜

【赤降】【原创RPG类型文章】噩梦之家【4】

现在降旗和赤司呆呆的站在门口,有点不知所措。

在他们面前,俨然就是一个婚礼的现场,红色的地毯上,满满的都是红色的玫瑰花瓣,除了通往前方有一条路以外,两边有一排一排的椅子,椅子前方有一张长桌,桌子上有一座空空如也的香槟塔。

两边的窗户的窗帘没拉着,外面意外的有灰蒙蒙的光照进来,灰尘上下漂浮着,加上屋子十分空旷,使得整个屋子有一种寂寞的感觉。

“这里,是结婚现场吗?”降旗小心的进入房间,踩在洒满玫瑰花的地毯上。

“不知道,大概吧,按照推断,这应该是我祖父结婚的场景吧。”赤司在屋子里随意的逛了逛,发觉,房间的尽头,也就是长桌靠着的墙上,有两扇门,当然也是意料之中的打不开,正想叫降旗,发觉降旗就在自己身后跟着。

“那个,我觉得还是跟着你比较安全。”

很好。

赤司扭过头,继续调查,跟着自己不乱跑剩下了不少麻烦,而且,说不定还能当替死鬼。

经过仔细的勘察后,赤司发觉这里根本什么都没有,这个房间不像是一层有很多可以调查的东西,只是单纯的一个婚礼现场而已。

“赤司,我觉得,香槟塔有问题。”降旗凝视着香槟塔,轻轻触碰了一下:“赤司家,很厉害吧,如果是婚礼,一定会有很多人参加,而且这个房间也很大,但香槟塔,只有四层,对应会场的椅子,会不会太少了呢?”

赤司发觉降旗经常会从一些非常小的地方展开联想,很会观察,很像自己过去的一个伙伴:“那么,我们分别调查椅子吧,说不定会有收获。”

降旗点点头,弯下腰开始观察椅子,一圈下来之后发觉并没有什么不同,于是掀开罩着椅子的垂到地上的装饰罩子。

“嗯?”降旗在第一个椅子下发现了一枚戒指,拿了出来,是钻戒。样式精致且小巧,略小,虽然有点紧,但是降旗觉得自己应该能够带上,把戒指小心的收回在兜里,降旗开始一个一个的翻,没过多久,在第五个椅子的罩子,发现了一张照片,是黑白的,似乎很老,是一对新人互相微笑凝视,女子穿着隆重的西式新娘装扮,右手拉着穿着西服的男子的左手,降旗把照片翻过来,发觉上面写着1955年,4月12日。

降旗觉得这两个人有点眼熟,仔细观察后,虽然有点模糊,但是他马上看出来这就是赤司由薰和赤司时晋,收好后,根据一楼的经历,降旗觉得这是一个重要的线索。

不过没一会儿,降旗就有点喘气,立起身休息腰部的空当,降旗顺带查了查椅子的数量:一共是12排,一排10个椅子,一边五个。

确认了之后,降旗弯腰继续寻找着线索,在第四排和第十二排的每一个椅子下都发现了一只高脚玻璃杯。

“降旗,来一下。”

降旗听到赤司的声音,快速的跑到赤司身边。

“我在第四排和第十二排的每一个椅子底下都发现了高脚玻璃杯,以及,在第一排的第九个椅子底下发现了一只男戒。”赤司张开手,一只经过细致雕琢的男戒在赤司手里反射着微光,看到戒指,降旗马上从兜里掏出来了自己的戒指,然后也说了自己的发现。

“照片,的确是我的祖父和祖母,至于戒指,是一对的吧。”赤司观察后作出判定,然后和降旗一起收集了玻璃杯。

刚刚起身,降旗忽然拉了拉赤司的袖子:“那个,赤司?我们来的时候,有那个纸条吗?”降旗指着香槟塔后面的墙壁,墙壁上徒然出现了一张纸条:“只有完成婚礼,新人才能共度良宵哦。”

 

 

“又是这样的纸条。”降旗话音刚落,纸条就如降旗所料的自燃了:“什么意思?”

“恢复原状,像是照片上这样。”赤司看了看照片,然后视线回到香槟塔上:“把那二十个杯子放回去,先把香槟塔还原。”

赤司拿过了降旗的包,开始动手,降旗并没有帮忙,而是弯腰在旁边递杯子,因为他保不准自己会不会失手打碎一个。

赤司的手快速而沉稳,把杯子一层一层的拿下来,再按照原本的层数一层一层的摆好,十分钟后,所有的都摆整齐了,赤司直起身,却发现从第一层的那一个杯子里,开始有源源不断的香槟酒冒出来,最终所有的杯子都被香槟灌满,香槟自动就停止了。

“门,应该开了吧?”降旗走过去开了开门把手,发觉门是丝毫不动的,奇怪的发出拟声词。

赤司拿出了照片,眼神复杂,看了看照片,然后张开手掌,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雕刻精致的男戒,然后又看了看照片。

“降旗,戒指,还在吗?”

降旗奇怪的看着问出这个问题的赤司,从衣服兜里掏出来了那一枚小巧的女戒。

“带上。”

“啊,嗯——嗯??哈?”降旗似乎已经开始习惯了赤司的话的降旗下意识的就拿起戒指就要往自己手指上套,刚刚套入指头马上觉得这不对啊这个:“为什么?”

赤司不以为然举起照片给他看:“既然说了,完成婚礼,那就必须完全还原这个场景,当然人也必须还原。”

降旗看着照片觉得有道理,于是把戒指小心翼翼的套好,还张开手指看了看,另一边赤司也戴好了戒指,举到眼前:“奥地利的大公爵马克米赠送给玛丽公主钻戒开始,结婚时赠送钻戒,似乎已经成了全世界的传统了。”

降旗看着赤司,一楼他便发现了,赤司懂得东西很多,甚至是一些很冷门的东西。

“手给我。”

“哎?!”

赤司奇怪的看着他:“都说了要还原啊,手也得牵。”

“啊,嗯。”降旗把手放上去,没想到第一次戴着戒指牵手这种事居然是和男人,还真是少有的事情,赤司的手指上有薄茧,手的其他地方没有,赤司打篮球吗?因为打篮球是十指触球而并非手掌,常年打的话会有茧子,手不算热也不算冷,不像是自己的冰凉冰凉的,被吓得,有时候真佩服赤司的淡定。

降旗走神的时候,赤司按照照片的方式握着降旗的手,站在了长桌前,站好的一瞬间,就听见一前一后两声“咔哒”,应该是门开了,两个人对视一眼舒了一口气,但是都像是猛然意识到什么,赶紧松开了手。

嗯?降旗放开手,为了缓解一下尴尬他眼睛不再看赤司而是看墙面,却发现墙上出现了新的纸条,大概是他们发愣的时候出现的:“根据自己的直觉选择。”

循着降旗的目光赤司也发现了,降旗刚想问赤司这是什么意思,但是接下来,似乎是为了配合这张纸条,他们身后一阵巨响。

“怎么回——啊!”降旗扭过头,发觉他们来时的门被打出了一个洞,一只巨大的手从洞里伸出来,胡乱的在空中乱抓,抓不到东西后,缩回去后,开始攻击门,门连续发出了咚咚咚的声音,似乎没一会儿,门就会被破坏掉。

“怎么办?”降旗的声音有点发抖。

赤司环顾了房间一周,没发现什么可以躲藏的地方,刚刚的纸条说,直觉?

“降旗,你相信我吗?”

相信他么?

“嗯,我相信。”降旗慎重的点点头。

赤司抓起降旗的胳膊,选了右边的门,刚刚打开,身后的门哐一下被撞开,是在进门是攻击降旗的怪物,疯了似得冲过来。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