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夜

【赤降】【原创RPG类型文章】噩梦之家【1】

这是很久之前写的文章,我也没有修改,望各位能够多多包涵,还有如果有任何人物走样或者扭曲,请务必告诉咱,非常感谢。

“嘶,啊····”降旗摸着自己有点疼的后脑勺,降旗慢慢的坐起身。这是一个周日的一天,降旗出去买了东西,准备回家,忽然似乎是棒球棒子一类的东西狠狠的直击后脑勺自己眼一黑。醒过来,就发觉,自己躺在一个草坪上,草坪正对着一个三层别墅,似乎是这个别墅的院子,最主要的是四周都有很高的铁围栏围着,铁围栏上方是尖刺,根本爬不上去。还好,自己的背包还在,里面仅剩了自己的手机,而且,这个地方居然没有信号。

降旗转悠了一圈,没有出口,铁栅栏门外是挖的很深很深的坑,只有一条小路通向了外面,外面似乎也是郊外。降旗又围着别墅转了一圈,在别墅外的一个角落,发现了一把匕首。降旗奇怪为什么这里会有一把开刃的匕首,降旗思考了一下,说不定会用到,于是装在了背包里。

终于降旗逛了几圈之后,走到了别墅门口,三层别墅,没有一点灯光,似乎也不像有人住的样子,降旗敲了敲门,“吱呀——”一声,门居然自己开了!降旗吓得手一抖,但是没出现什么,降旗松了一口气。“我进来了——”降旗小声的说着,然后用手机的手电筒功能向里面照了照,黑黑的,降旗松了口气慢慢走了进去,想着进去瞅瞅有没有能够出去的工具,当他进入的一刹那,身后的门啪的一下关上,紧接着屋子中所有的蜡烛一瞬间全部点亮。降旗吓了一跳当即吓了一身冷汗。然后立马转身想要开门出去,抓住把手想要打开居然打不开,等等,这个门是从里面才能锁上的特殊的门,也就是说有人从里面把门锁上了!

降旗颤抖着后退了几步,跪坐下来,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只不过去买东西,却被袭击到身上只剩下背包和手机,被丢在这荒郊野外的别墅里一个人都没有,还有诡异的别墅,怎么办啊!

“怎么,怎么办···”降旗嘴上说着,手慢慢取下了背包,从背包里拿出了匕首,手虽然颤抖的但是紧紧握着。无论怎样,得先出去。降旗背好了包,慢慢的站起,面前是一个很宽阔的房间,大概有一个标准的篮球场地那么大。对面有一堵墙,上面正中央有一张纸条,在纸条两边规律的嵌着一个个烛台,蜡烛全都点燃了,把屋子照亮。

降旗小心翼翼的走过去,看了看纸条:‘欢迎,好久没来的客人。’接着,那条纸条就自燃了,降旗吓得连忙躲开,就在纸条烧完的一瞬,进来的那扇门发出咔哒一声,蜡烛开始有顺序的一对一对的熄灭。

“吼——”好像是,什么怪物的吼声,降旗一愣,似乎随着蜡烛的熄灭,怪物也在慢慢的从墙中冲出来,得赶紧趁着蜡烛没熄灭赶紧离开!门开了一定能出去了!降旗拔腿向着门开始跑,还剩下一米远的时候,蜡烛全部熄灭了,怪物出来了,那个怪物在漆黑的房间里只能看到一双红红的眼睛,跑的并不比降旗慢,马上就要追上了!终于跑到了门那里,降旗急忙拉开了门,怪物伸长了手如果降旗跑的慢那么一点点慢就会被那个有着一双红眼的怪物追上了。

降旗急忙转身关上了门死死的用身体抵住,怪物狠狠的拍了一下门,降旗紧紧的闭着眼死死的抵住门,降旗浑身颤抖满脸的冷汗。没过一会儿门内就没有声音了,降旗大口喘着气,靠着门缓缓的坐下来。这里,不是外面?降旗惊讶的看着,居然又是一个房间!这个房间似乎是会客厅,有着看起来就很昂贵的桌子和沙发,沙发后面还有一个黑洞洞壁炉,上面似乎摆着相框和一些精致的花瓶。壁炉两边是两扇拉着厚厚窗帘的大窗户。降旗吓出了一身冷汗。

降旗想要扶住门把手站起来,“嗯?”门把手呢?降旗疑惑的扭头:“门把手——哎?去哪儿了?”降旗扭过头居然发现他来时的门居然不见了!降旗靠着的其实是一堵墙!降旗知道这栋房子的诡异,吞了吞口水紧紧握住了匕首,慢慢站起身,降旗四周看看,发现自己靠着的墙上又有一张字条:‘我的宠物吓到客人了,招待不周十分抱歉。’和上一张不同,下面还有署名,降旗走过去,轻轻念出声:“赤司。”

 

 

赤司?降旗想着,赤司如果没记错,是一个很大的公司,涉及很多行业,垄断了很多商业市场,是日本商业巨头之一。“赤司?赤司目前的董事是赤司由纪藏,他好像还有一个儿子,赤司什么来着?”降旗把手放在嘴边仔细的思考着,赤司,家大业大,说不定这个郊外的别墅也是赤司家的,所以这个时不时会出现的纸条署名会是‘赤司’是不是证明这个那个赤司家族有关呢?毕竟这个姓并不多见。

降旗思考了一下,现在掌握的信息太少,降旗决定去找找看别的东西。这个屋子里有着一盏很大的吊灯,应该是很久的了,不知道为什么还能亮,整个屋子都被这个暖黄色的灯光照亮了。本来这些实木真皮家具就是深红的鸡翅木,再加上深红的窗帘,整个屋子都有散发着红色的危险的感觉。

降旗走到沙发附近,自己的看了看,没什么东西,降旗蹲下身子在沙发底下又看了一下,“没什么东西等,这是?”降旗在沙发底下发现了类似纸片的东西,降旗拿了出来:“这是,照片?”降旗吹了一口灰尘,又用手擦干净,那是一张泛黄的照片,照片上是一对男女。“这是,夫妻吗?看样子是以这个房子为背景拍的,都黄了看来时间不短了。”降旗反复观看确定了自己知道的信息。接着降旗把照片翻了过来:“背后是,日期1977年的吗,10月,5日,难道是照的日期?‘赤司’不会是照片里的男人写的吧?”照片里是一对互相依靠的夫妻,年龄看起来四十已过五十未到的样子看起来很恩爱。降旗把照片收进背包,继续寻找。

桌子上摆着一个花瓶,但是花瓶里放着几朵玫瑰,奇怪的是有各种各样的颜色,粉色,红色,蓝色,紫色,白色,黑色,以及枯萎的快要不行的枯黄的玫瑰。六中玫瑰,有什么寓意吗?降旗奇怪。

沙发和桌子看完了,接下来便是壁炉了。壁炉里有着烧成黑色的柴火。降旗拿着旁边的铁棍捣鼓了一下,发现里面有着一瓶香水,瓶子是粉色的,降旗拿起了那瓶香水,为什么柴火堆里会有香水啊?奇怪,而且还是挺香的,降旗收好放进背包。【别问我为啥没找到东西都收进背包,因为RGP游戏的恐怖解密就是寻找物品和谜题,而且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把背包留下毕竟总不能都揣兜里或者拿着,会死人的。】

接下来,就是壁炉上的照片了。这是,什么时候的啊?降旗奇怪到,第一张是一张穿着和服的目光有点凶恶的人,降旗拿起相框,相框背后有着字‘第十七代家主  赤司德川’这是赤司家的第十七代家主?那赤司家的历史得多悠久啊。降旗放好,拿起第二张,这个是——“啊,刚刚照片里的夫妻!”降旗立出了这个目光柔和的男人,背后也有字:‘第十八代家主赤司时晋’啊,也就是说刚刚那张照片里的夫妻男的是第十八代的家主十四时晋吗?那旁边的是他的夫人咯?他夫人叫什么呢?

不过,降旗没有疑惑很久,女人的照片就在男人身边摆着,是一个端庄温柔的女性,穿着和服。“赤司由薰?很不错的名字啊。”降旗放下照片,看下一张:“这是,啊,我在报纸上见过,这不是现任家主——赤司由纪藏吗!”降旗立马认出来了,背后果然写着十九代家主赤司由纪藏,降旗看了看旁边,果然也有女性的照片,和上一位的夫人不同,这位夫人有着一种很睿智得体的样子,名字在后面写着是赤司英奈。“下一张是——嗯?这是?”那是一个小小的没有表情的孩子,照片有着颜色看样子不是很老,他是谁啊?降旗拿起来看相框的背面,发现只是标注了一个名字。

“他叫,赤司征十郎。”

降旗想起来:“他是赤司由纪藏的儿子,赤司征十郎啊!”降旗立马明白了,这个应该是进几代家主的照片了。

接下来,就是两边的大大的窗户了,降旗吞了吞口水,总感觉这两面拉着深红色窗帘的窗户那么渗人呢?错觉吧错觉,降旗给自己打气,然后狠狠拉开:

窗户上有着深红色的干涸的血迹,就好像是调皮的孩子趁着冬天的雾气在窗户上画的画,上面清晰的,画着一朵玫瑰。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