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夜

【赤降】【灵感来源于一篇黄笠的文】这是非常令人感动的事【6】

这里是梦里么?降旗发觉自己可以活动手脚了,周围一片漆黑,但是自己又是发光的,自己可以看清楚自己。

降旗觉得呆在原地也不是办法,就开始向前走,原本一片漆黑的地面,开始出现了零零星星的光斑,如同是夏日阳光透过树梢洒落在地上的斑驳,接着越来越密集,降旗跟着光斑走,发现前面也不仅仅是一片漆黑了,开始出现了耀眼的光,而且光也有慢慢像他靠近的感觉,因为太过刺眼,降旗不禁闭上了眼睛,等到再次睁开的时候,自己已经来到了那个熟悉的后院里,但是不是那一棵不能动的樱花树,而是可以动了的人。

脚步声出现在走廊上,站在院子里的降旗想要躲起来,却发现整个庭院里根本没有可以躲起来的遮蔽物,就连曾经的自己也就是樱花树,也有需要小跑好几步的距离。

是经常出现的那个女仆,女仆往庭院里看了一眼,就像是没看见降旗一样,又急匆匆的离开了。

“看不见我··嘛··”降旗走到了走廊旁边,轻轻的说了一句失礼了,打扰了,就把鞋子脱下来,上了走廊上。

这里是赤司家吧,降旗顺着走廊走着,所有的拉门似乎都拉着,而且降旗觉得进了人家家已经够失礼了,所以就没有拉开,只是顺着走廊四处看看。

走了一会儿,降旗发现,有一扇门是开着的,虽然没人看得到降旗,但是降旗还是忍不住放慢了步伐,从门里看过去。

是诗织,诗织坐在小茶几旁边看书,蝉鸣的有些吵,但是却打扰不了诗织沉入书中的思绪。

“诗织——”降旗轻轻的念出诗织的名字。

诗织从书里抬起头,降旗心里一惊,不过随即想起来,大家看不到自己,就没有逃走,但是诗织直直的朝着降旗这个方向看过来,让降旗心里有点毛毛的。

诗织没有出声,而是对着降旗做着口型。

很慢,所以降旗可以看懂的。

初次见面,你好,我是赤司诗织。

哎————降旗看见诗织的身形慢慢变得稀薄起来,从拉门另一边透进来的光似乎穿透了诗织的身体,降旗觉得,诗织要消失了,身体自动的向诗织跑过去,想要抓住诗织,却发现自己扑到了光的里面,诗织的身形彻底变成了光点飞散开来。

“不,诗织——”

“母亲——!!!”刚刚想喊出声的降旗,听见身后撕心裂肺的叫喊声,是赤司,降旗急忙扭过头,发现本应该消失的诗织的身体倒在地上,而赤司在旁边摇着她,诗织却没有任何反应。

“诗织——”门外响起慌乱的脚步声,急忙进来的是征臣,看到了倒在地上的诗织,征臣快速的跑过来,把诗织的身体抱起来,又再次离开,赤司也跟了过去。

诗织——降旗想要留住诗织,就跟着两人的步伐,刚刚走出门口,却发现进了另一个房间。

梦具有空间和时间的跳跃性。

这是一个充斥着各种医疗器械的房间,正中间有一张病床,躺在上面的诗织的身躯因为疾病变得更加的瘦小,淡红色的头发似乎也没有了活力,两个手背上都是管子,连通装药物的吊瓶。

降旗不敢走过去,不敢去面对。

不敢去面对诗织马上就要彻底离开的事实。

“诗织,诗织——”

不要离开,请不要离开,请不要留下赤司和赤司征臣两个人在这个世界里,在这个没有赤司诗织的世界里。

降旗向前走了几步,走到诗织的病床前,直接坐到地上,蜷缩起来。

这个世界,能不能再温柔的对待赤司一点呢?

 

 

 

 

“母亲。”赤司出现在门外,听到声音,降旗抬起头,听到儿子的呼唤,诗织也轻轻的回应:“征十郞——”似乎已经没有力气把胳膊抬起来,诗织只能对着赤司的方向摆摆手,让赤司的过来。

“母亲。”赤司担心着诗织的一举一动,马上走过去,而降旗也站起来,站在一旁。

“抱歉——一直以来。”诗织的脸色苍白,一头浅红色的头发扑在枕头上,衬着脸色更加的白,几近透明。

“不··母亲···”赤司握住诗织的手,缓缓的跪倒在病床前:“不要···不要离开我···母亲··”断断续续的,哽咽着,带着恳求的声音,很难相信是赤司发出来的。

“····对不起···一直以来,让你承受着···这么大的压力···抱歉··成为我们的孩子····”诗织的眼泪从眼角滑落,落到枕头上,晕开了一片。

“不···我一直在感谢着,成为母亲,成为母亲的孩子··”一直都感谢着。

“······以后的路已经··已经···”

降旗走到了赤司的后面,看着小小的赤司已经抓着诗织的手跪在旁边泣不成声,赤司将诗织的手放到脸颊的旁边,轻轻的和自己的母亲说着从小到大的事情。

在赤司注定辉煌但是又晦暗的人生中,诗织这位母亲,用自己的爱,用自己的一切,为这名为赤司的荒芜里种下了花的种子,并且悉心照料直到吐出变得青葱,马上就要开出花了。

但是上天却又把他们连根拔起。

“母亲····求求你··不要离开我···母亲——”

“——————”诗织张了张嘴,但是却没有发出声。

“哎——”

————————

“不!!!!!”赤司撕心裂肺的呼喊声,在这个空旷的房间里回荡着,是赤司最后的挣扎。

“唔——”降旗的哭声从嗓子里挤压出来,不想哭出声,但是终究是忍不住,自己只是一个看者,但是却也被故事带入了进去,成为一部分。

降旗轻轻的,从背后拥住赤司,没有人听得到,没有人看得到,虽然没有人感受得到,但是降旗还是抱着了赤司,希望能够将温暖传达给赤司,降旗将自己的脸在赤司的小小的颤抖着的肩膀上,听着赤司近乎于崩溃的哭喊。

这个世界为什么要对赤司这么的残忍。

什么都传达不到,请传达到吧,就算是一句安慰也好,一句鼓励也好,一个拥抱也好,一个亲吻也好,一点点来自于心脏的温度也好。

传达给他吧。

“传达给他吧——”是那个温柔的声音,是诗织,听到诗织声音的降旗猛的扭过头,是诗织,背着光的诗织。

“传达给他吧,还有我没有说完的那句话。”

“永远不要迷失自己的心——”说完这句话的诗织,渐渐变成了光点,如同是夏日的萤火,冬日的繁星,带着温暖,消失于赤司的世界之中。

转达给他吧,你想说的所有的话——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