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夜

【赤降】【灵感来源于一篇黄笠的文】这是非常令人感动的事【4】

夏天的时候,大多数的人家喜欢在晚上穿这里凉快的衣服在院子里乘凉什么的,降旗他们家也不例外,降旗家有一个小院子,当然比不过赤司家的那个大院子,虽然降旗到现在都不确定到底那是不是真的。
如果可以的话还真想去赤司家的后院看看,看看到底有没有一棵樱花树,降旗一边躺在外面的躺椅上像个老头一样摇着扇子一晃一晃的,渐渐的睡了过去。
成为樱花树之后,降旗看到了赤司一家人,正在院子里吃西瓜,诗织和自己一样摇着扇子,征臣拿着本书来看,而赤司正在小口小口的吃西瓜。
略萌,嗯,降旗下了这样一个定论。
“夫人,您拜托我的我一样买回来了。”这时女仆拿着一样东西走过来,降旗仔细看了看,是那种分量很足的拿在手里玩的烟火。
“啊,真的是太谢谢了。”诗织起身,女仆递给了诗织一桶水,是为了在出现什么意外的时候用的。
“来吧,征十郞,一起玩玩烟火,你还没玩过吧。”诗织开心的晃了晃手里的烟火,赤司看了自己父亲一眼,征臣喝了口茶,一副我已经败了的表情,就几口吃完了西瓜之后,跳下来和母亲一起准备烟火,而诗织又眼睛眨啊眨的看着征臣,最后征臣也放下书过来一起了。
“先是这个最大的吧。”诗织拿出来一个这里面最大的一个,刚想拿着火柴点燃,就被征臣制止了,征臣自己拿了火柴划开点燃之后又递给诗织,诗织也笑着看着征臣做着这一切。
单身狗收到了极大的伤害,我也要去玩烟火,在旁边围观的降旗想着。
从烟火的一段开始有零星的光炸开,因为是最大的那一个,所以可以变色,最先的是淡淡的玫瑰红,接着是紫色,之后是青色,接着青色的是明黄色,最后就是微弱的类似于白色的水蓝色,然后又回到了玫瑰色,玫瑰色的燃烧完之后烟火也就没有了。
“接下来是这个!“诗织绝对是一家三口里最活泼最兴奋的一个了。
这次点燃的是一个红色,比先前的玫瑰色还要红的更正一些,虽然不会变色但是及其明亮,燃烧的最璀璨。
零零星星的,诗织一次点燃了三个,站起来在空中画着圈圈,看着烟火留下的残影慢慢消失在空中。
虽说是分量很足,但是没过一会儿也就玩的差不多了,就连赤司都被激起了兴趣,在父亲的观看下流利的写了毛笔字。
“就剩下最后一支了呢,要好好的珍惜的看哦。“诗织亲自点燃了它。
真的是很简单的,小小的星火从开端炸开,慢慢的点亮了这一方天地,如同天边的星辰,没有什么花哨的地方,简单且温暖。
如同诗织一样,降旗开心的一起看着这最后的烟火。

“喂!降旗别睡了,起来吃西瓜。”哥哥把降旗拍醒,在迷迷糊糊的降旗的嘴里塞了一片西瓜,然后踢了踢降旗的腿让他挪个地好一起坐在躺椅上。
“哎,老哥,玩烟火呗!”降旗一边吃一边笑着说。
“好啊!“说着光朗就起身踹了钱和降旗一起去买烟火,降旗跟着自家哥哥后面走着,看到路边的孩子们也都拿着烟火玩的很开心,然后也看到了诗织最后玩的那种小小的,脸上就笑开了。
降旗一扭头,烟火就噗的一下,灭掉了。

 

 

 

 

 

降旗回过神的时候已经站在赤司家的后院了,大概是初秋,降旗看到诗织穿着的裙子外面还有一个大方素雅的披巾。

“征十郞已经小学四年级了呢。”诗织抚了抚树干:“似乎你也长高了不少。”

哎,我吗?降旗虽然变成了这棵樱花树,但是也只能以这个樱花树的视角观看世间万物而已,其他的是感受不到的。

“自从我来到这个家的时候你就在这里了,时间也真的是蛮久了。“诗织轻轻的在树干旁诉说着,说着她和征臣的相遇,而降旗也静静的听着。

诗织和征臣相识于大学,诗织虽说算不上是完美,但是沉静端庄,和征臣也门当户对,所在的家族也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两家有意撮合两人,但是诗织一开始对征臣一点都不感兴趣,和外表不同,诗织渴望着自由。

不过征臣是一个有魅力的男人,虽然这份魅力对诗织一点都没有用,但是家里人有意的安排让诗织不得不去了解征臣。

让诗织发现这个男人心中的一片荒芜,而正是这片荒芜让诗织决定改变这一切。

虽然诗织的话语里有在说征臣十分任性,但是不难听出那份爱意,而之后,也聊到了赤司征十郞,聊到了赤司的成长,和诗织对他的希望。

“我希望征十郞成为一个,能够愿意为自己的心去努力的人。“

降旗看着眼前的诗织,诗织爱着赤司,她是赤司成长路上的唯一的温暖所在。

“樱花树,希望能让我永远,陪伴在征十郞的身边。“诗织的头抵着树干,说出了这样的话。

如同赤司曾经说过的那句话一样。

降旗也闭上眼睛,诚恳的祈祷着,请让他们永远的相伴在一起。

 

“黑,黑子啊——“假期马上就要过完,降旗和黑子一起在图书室里工作,一边整理着图书索引和登记表,也一边聊着天。

“什么事?降旗君。“

“那个啥啊——赤司——唔——“

“赤司君?怎么了吗?“

“没什么——就是忽然想了解一下,毕竟很强嘛哈哈哈哈···“降旗哂笑着。

“唔——“黑子听着降旗蹩脚的理由,把一摞旧的登记卡替换掉:”赤司君的故事我给大家说过的吧,我也只知道这些了。“

“不过赤司君的家境十分的好,是个庞大的世家呢。”

啊啊我知道我还知道他从小开始就肯定让他身边所有的小孩子都痛不欲生!降旗愤愤的把手里的图书索引在桌子上磕了磕。

等到整理好之后降旗和黑子边走边聊,他们上午已经训练过了,下午就是休息的时间,又聊了一些事情,也说了赤司的父亲对赤司的要求严格到了苛刻的态度。

嗯嗯我很懂赤司他的父亲拥有着瞪你一眼就有种想跪的气场。

“啊,不过我想,赤司的母亲一定很温柔吧。“降旗想着诗织的样子,笑着说。

“······赤司君的母亲,在他五年级的时候就去世了。“黑子沉默了一下说道。

“哎?“

“赤司君虽然没有避讳过这件事——降旗君?”

降旗的眼角微微睁大,身体有些轻微的颤抖。

诗织?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