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夜

【赤降】【灵感来源于一篇黄笠的文】这是非常令人感动的事【1】

冬季,wc的结束,让这群篮球笨蛋的青春的一个自然段画了一个句号,然后新的起点也就这么开始了。

降旗是被搀扶回家的,上半场和赤司的对峙耗尽了所有的体力,就算是休息了半场,依旧是双腿发颤到不像话,估计第二天能起来就是个奇迹了,降旗苦笑了一下,忽然双手握拳敲了一下自己颤抖的双腿,不够争气,还不够争气啊降旗。

回到家里,知道自己的队伍赢了冠军,家里的人也从电视里看到自己上场,做了一桌很丰盛的晚饭犒劳自己,虽然自己的确没做什么大事,但是只要能有上场的机会,能够为前辈们分担一点,能够为诚凛的胜利做出百分之十的贡献,降旗就会打心底里高兴。

因为赢得了比赛,加上浑身疲惫,晚饭后倒在床上直接睡了过去。

樱花?

等等,哪里来的樱花?

降旗看到了一个日式的大宅的庭院,自己的对面就是屋檐下的走廊。

这里是哪里?降旗想要走动,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就连扭头都做不到,但是眼睛能够观看四周,然后他发现,地上石子路上的影子。

是一棵大树——

降旗猛地从床上翻起来,然后又嗷的一声倒了回去,浑身酸痛,估计是肌肉拉伤了,这是高强度的消耗的后果,刚刚结束可能没什么,之后可以疼的你哭爹喊娘的。

但是降旗清楚的记得梦里的场景。

自己,变成了一棵树?!

降旗觉得有点莫名其妙的,倒了回去之后,发现时间还早,仅仅是六点半而已,可以再睡四十分钟。

但是却再也没有睡意,忍着痛活动了下筋骨,然后就穿好了衣服,而此时,自家哥哥也刚从外面晨跑回来:“哟,降旗这就醒了?”

“嗯,想早点去学校,这时候大家也都会早早的去吧。”降旗背上了包把最后的面包填进嘴里,出了家门。

到了学校,去了体育馆,果不其然,大家都在,就算是没有训练,但是也都不约而同的聚集在一起,都是一脸释然到感觉这辈子就这样的表情。

因为是优胜,每个人都得到了说多不多说少还真不少的奖励,训练休息两天,第三天开始练习。

再次入睡的时候,降旗在想,这次会不会又做什么梦。

啊,果然,这次还是那个庭院,自己却发现地上落满了樱花。

自己是樱花树?降旗看了看四周,也没认出这里是哪里,也应该不是自己来过的地方。

脚步声?虽然自己是一棵树,但是降旗还是有点怵,不仅屏住了呼吸,虽然没用。

是一个孩子,从走廊上走过来,穿着衬衫,底下是及膝的格子背带裤,穿着短袜,拿着本书。

当然,重点不是这个。

这个孩子,从那蔷薇色的头发和眉眼可以看出。

绝对。

是赤司。

 

等等,为什么会是赤司?自己变成了赤司家的樱花树吗?这是怎么个情况啊?!降旗在内心咆哮着,虽然什么都没有喊出声。

赤司在走廊上坐下来,然后翻开书,静静的一页一页的看着,稍后,穿着和服的女仆就把茶端了上来,赤司点点头之后又投入了书中。

看样子,赤司不过才六岁的样子,真的是很安静很可爱的孩子,没有高中的那种戾气。

赤司小时候是这样的啊——降旗暗暗的吃惊。

仆人转身从走廊的拐角离开,但是忽然愣了一下就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然后弯腰立在拐角处,一个女人走过来之后才离开了走廊。

降旗有些好奇的朝那里看过去,那是一个眉眼温柔的妇人,有一头比赤司偏浅的头发,真的是一个大和抚子式的美人。

赤司的母亲吗?            

“征十郞,在看什么?”妇人的声音也是温和好听的不行,硬要说的话,这就是理想中的母亲的形象。

“母亲——”居然叫母亲而不是妈妈,太成熟了。

“坐下吧。”赤司的母亲笑着说,拢了拢自己披肩。

“《心》”赤司当时的声音还是很稚嫩嘛,降旗好笑的想。

“是吗——”妇人笑着一起坐下来:“很深奥吗?”

“嗯嗯【这里是否定的语气】我能看懂一部分的。”降旗惊讶了一把,夏目漱石的《心》经典的日本文学,这么小的孩子能看懂?而且赤司大概也不是会是想要表扬而撒谎的人。

“不过我希望征十郞能记住一件事情呢。”赤司的母亲把头发撩起来,对赤司温柔的说:“永远不要迷失自己的心哦。”

赤司仰头看着自己的母亲。

“嗯,我明白,我会记住的。”赤司笑开了,真的笑了,那是一个孩子应有的笑容。

 

降旗醒来的时候,在床上愣了一会儿才在母亲叫吃饭的声音里坐起身。

“噗——”然后轻轻的笑了出来。

降旗起身伸伸懒腰,穿上衣服,身上的酸痛退去的差不多了,因为没训练,所以身为图书管理员之一的降旗就和黑子约好了去整理图书室的书。

“降旗君,要借书吗?”黑子看着降旗在写读书借阅卡,就把降旗手边的书拿了起来:“夏目漱石的《心》吗?”

“嗯。”降旗写好了借阅卡,然后放入档案里:“忽然想看了。”

“哎——”黑子看着心情很好的降旗,没说什么。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