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夜

【曦澄】【新春贺礼2.0】江澄!算了算了!【曦澄排名12贺礼!】

-人物归原著,ooc归我。

-今天又有人刷了些下三滥的卑劣手段吓到各位仙子了,给大家一颗··就续了一段的糖,权当是净化tag。

-大家没发现!江澄已经到了12了吗···大家努把力指不定就到了前十了!

-蓝大醉酒梗,百玩不厌www

-前面和1.0一样,后面就又不同,但是其实是很无聊的后续···

 

 

今夜万家灯火阖家团圆除夕之时,魏无羡白日里虽在云深不知处和一众小辈玩闹,过了晚宴到了晚上却难得的安静下来,喝着蓝忘机为他藏得温好的天子笑,看着窗外的大雪纷飞,一时无言。

蓝忘机知道他在想什么,多半是于过去有关,却又不知该如何劝解,只好默默的盯着他,魏无羡察觉到蓝忘机的眼神,放下酒盏对蓝忘机笑着勾勾手指,蓝忘机过去,两只手抚上他因为开着窗户看雪景而微凉的脸颊,魏无羡笑着歪头蹭了蹭,蓝忘机看着他的样子,难得踌躇了一下,开口道:“去看看吧。”

魏无羡一愣,反应过来蓝忘机在说什么的时候扑过去抱住他:“蓝二哥哥,我可爱死你了。”

这说走就走,两人御剑到达云梦莲花坞已经戌时已过,两人站在莲花坞门口,藏了气息,隐了身形站在在对面的几颗葱翠松树后,看着莲花坞也不能免俗的挂着俩红灯笼的大门,蓝忘机在魏无羡身后搂住他,听着魏无羡絮絮的说着过去的回忆,莲花坞过年可要比云深不知处热闹,云梦不比姑苏到了这个天也不冷,露天摆上个十几桌从午至晚不歇,来了就是客,不就是添双筷子的事儿,有一回魏无羡把炮仗手一滑扔到酒缸里,炸了个满院酒香,受到虞夫人好一顿数落,正说着,一个白色的人影御剑翩然而至。

·····蓝忘机和魏无羡对视一眼,这除夕之夜来莲花坞的会是谁?

莫不是金凌?魏无羡猜到。

待两人仔细一看,更惊讶了,这白衣款款风度翩翩如谪仙一般的人不是蓝宗主是谁?

怎么也来莲花坞了??这刚刚不还在蓝氏晚宴吗??

不如说蓝曦臣为何要在除夕来莲花坞?

两人心下诧异不已,却又按兵不动。

且看蓝曦臣上前敲了敲门,没过一会儿,大门就开了,江氏家仆朝蓝曦臣礼了一礼,又不好意思的说道:“这,宗主说这万家团圆的时候,拒不见客的。”

“如此,那在下择日再——”蓝曦臣背对两人看不见面容,回答倒是一如往日的温雅。

“哎哎,蓝宗主——”家仆拦下他:“你也知道我们宗主的性子,话啊得反过来听,这拒不见客,不走正门嘛——”他指了指莲花坞的院墙,给了蓝曦臣一个无奈的眼神。

蓝曦臣心下了然,回礼道谢,那家仆抄着手接着说:“我们宗主可早就对厨房说了,灶上可做好了清淡的吃食呢,您可别说是我说的啊——”蓝曦臣忍俊不禁的点点头,殊不知也在听的另外两人心下骇然,大哥/兄长,你什么时候和江澄/江晚吟关系好到了莲花坞还单独做一份饭啊???

又说这厢,那家仆给蓝曦臣指了条路,蓝曦臣还真就照做,围着莲花坞的院墙开始寻找一个合适的地方,而魏无羡和蓝忘机也跟了上去,看着蓝曦臣绕道莲花坞的后方,旁边有一歪脖低矮老树,先一蹬树干,再借着蓝家天生怪力的双臂一攀就登上了莲花坞的院墙,然后好整以暇的跳了下去。

丝毫不知自己的弟弟和弟媳在他身后风中凌乱,且不说魏无羡一个这是谁?这是大哥?这是那个风光霁月温柔和煦从不犯错的蓝宗主?的疑问三连,就连蓝忘机虽然面无表情但心里不知多少小苹果呼啸而过唯余一片狼藉。

两人站在莲花坞后面院墙外站了一会儿,也没见蓝曦臣出来,离云深不知处山门关闭众人就寝的时辰已经不远,莫不是大哥准备宿在莲花坞了?魏无羡看了眼自己的蓝二哥哥却见蓝忘机还是往日的波澜不惊,但两人日日黏在一起,魏无羡还是从那淡色的眸子里看出来了一丝无措。

得,含光君看来也是个懵的。

正想着要不两人先回云深不知处,不然一直站在莲花坞外也不是个事,却听里面忽然冒出来了蓝曦臣的声音——

就声如洪钟的那种,不是温润如玉的那种,内容更是让两人惊讶:“晚吟我喜欢你我心悦你!!!!”

嗯???!!!!

还没等魏无羡蓝忘机两人惊讶完,就看见院墙内先是哐当似有什么倒地又听见一阵噼里啪啦,紫光大乍,相伴的还有:“蓝涣我今天就要打死你!”

这下两人也不管前日种种,忙也翻近莲花坞,准确来讲是蓝忘机帮助魏无羡上去又帮为魏无羡下来,确保了魏无羡没事后蓝忘机和魏无羡往声音传来的地方跑过去——

到地方了之后又觉得场景太辣眼只想扭头就走。

名扬天下的蓝宗主抱着另一个无人不晓的江宗主的腰,做抱大腿状,江宗主手执紫电,怎么都挣脱不开,气的下一秒就要招呼到蓝曦臣身上,魏无羡连忙冲上前架起江澄举起的两个胳膊:“师弟!师弟!江澄!算了算了!”

蓝忘机也朝着自家兄长走去,蓝曦臣看见两人可又来劲了:“忘机!!!弟妹!!!来的好!!!”又把三人吓着了,只见蓝曦臣站起来,还不忘整理仪容,然后朗声说道:“你们两个作见证!!!今天我蓝涣蓝曦臣就要和晚吟结为道侣!!!”

“结个屁!!!”一听这话江宗主声音比蓝宗主还大,院子外的江氏一众表情一会儿白一会儿红想笑又怕断腿,也不敢进来劝架,江宗主杏眼一瞪:“看什么看,还不进来把他,把他们拖出去!!还等什么时候!”

“没错还等什么时候!!!”也不知道听见哪一句的蓝宗主接话到:“我们这就双修吧晚吟!!!”您可少说两句吧!这怎么和二哥哥一样光挑自己想的听啊!魏无羡欲哭无泪,这边江澄脸色涨红马上就要拦不住了,三毒都快让人拿来了!

蓝忘机也从未见过兄长如此失态,一时间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家兄长竟然对江晚吟存了如此这般的心思而惊讶,还是为兄长酒后居然如此失态而惊讶,手上手劲儿没收,举起避尘为自己兄长挡住紫电,一番混乱,无法收场——

哐当——

听到声响的众人安静下来,蓝忘机扭头魏无羡江澄抬头——蓝曦臣面朝下趴地上了。

魏无羡抬眼沉思了一下——哦,到点儿了该睡觉了。

“····他又什么毛病?”江澄看着蓝曦臣,一口气儿还没喘匀。

“就,蓝家不是到了亥时一定会就寝,这不到点了。”接话的是魏无羡,他过去帮着蓝忘机把脸上bia出来一个红印子的蓝曦臣扶起,果然蓝曦臣闭着眼睡熟了,江澄看看他俩,看看蓝曦臣,一时间竟没选出来应该先骂哪一方,魏无羡打量了一番,看了看桌子上的素菜和酒盏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儿,多半是一不小心的。

“······”三人面面相觑,蓝忘机负起自己兄长,也没看江澄一眼,就要带着魏无羡走,却听见江澄说道:“哼——你一个人背这个带这个,你不怕出事还我害怕别人说我江澄待客不周。”魏无羡眼睛一亮,江澄一指院子里厢房的房门:“扔进去。”又瞪了眼魏无羡:“你自己的窝你自己去。”

············可这屋子不是你的吗。

算了算了,魏无羡没敢吭声,到达这一步,魏无羡知道江澄已经不知退让了多少。

原本以为再无机会踏入莲花坞,没想到却以这种鸡飞狗跳的方式进来,真不愧是狗年,魏无羡给蓝忘机一个放心的眼神,这还要多谢大哥了,也不知道大哥鼻子有事儿没,那一声听着就疼。

把蓝曦臣放床上躺好,却没见江澄进来,魏无羡猜出两人关系不一般,因为关系一般的这会儿应该已经被扔到莲花坞外的河里自生自灭了,况且这屋子是江澄的屋子,魏无羡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对蓝忘机耳语到:“好哥哥,信我,大哥不会有事儿的。”蓝忘机扭头看自己兄长一眼,虽不如魏无羡了解江澄,也对江澄无甚好感,却也知江澄为人,魏无羡揽着自己:“咱们去我屋子里歇,让大哥在这里歇,我屋里不少好东西呢。”

在外的江澄翻个白眼,是,你的勾栏文化我一点没扔都放的整齐呢。

两人走出屋子,江澄瞪了两人一眼,看着魏无羡蓝忘机朝着魏无羡的屋子走去,进了自己屋子。

·······这就一口,一口!这蓝家人都什么毛病!江澄叹了口气,不过看到忽然出现的魏无羡,心下也不知道是喜是气。

又看了眼床上的蓝曦臣,睡姿端正,一起一伏毫无醉酒之态。

两人自观音庙一日后,因意外结实,私下往来,江澄是全当有个倾诉之人,两人一来二去竟生出情愫,却又顾及许多不愿说出,见他除夕也来江澄心下无不欢喜,一口酒下肚这下嚷的整个云梦都知道了。

明日可如何见人——江澄让人送水进来,将蓝曦臣脸上的土擦净,算了,明日没法见人的还有他呢,一起一起。

 

且说第二日卯时,蓝曦臣准时醒来,待蓝曦臣从刚睡醒的迷茫中彻底清醒,却只想闭关一辈子,再也不出来的那种。

昨天晚上自己竟然失态到如此!蓝曦臣摸了摸自己剧痛的鼻子,对江澄的丝丝柔情与无限深情蓝曦臣也只想埋在心底,却不想一口酒算是给倒了个干干净净,如此这般该如何面对江澄?

“晚吟·····”思及江澄,蓝曦臣不禁轻吟出声。

“干嘛——”

听到这一声的蓝曦臣猛然扭头,却看到正对着床的屏风后转出一个人,可不就是三毒圣手,江氏宗主,心中所想的江澄江晚吟。

江澄看着蓝曦臣一惊,心中好笑:“酒醒了?”

蓝曦臣如做错事情的孩子一样点点头,想说点什么,发现不知从何说起,欲言又止,半晌终于开口,对着江澄玩味的表情说道:“江宗主,昨晚在下酒后失态,真是万分抱歉。”

“不叫晚吟了?”江澄一撩衣摆走入内室,把搭在一边的蓝氏宗主服扔给他,看着蓝曦臣的耳垂逐渐变红,不再逗他,转身出去了。

一出屋门就看到魏无羡探头探脑的在门口,院子里站着他伴侣蓝忘机,看着走出来的是自己,却对自己一礼,江澄哼了一声,蓝曦臣也整理好自己,走出来看到蓝忘机和魏无羡,心中不禁苦笑自己昨日的样子究竟多少人看到。

四人各怀心事,江澄看见蓝忘机与魏无羡,心下也不知道是厌烦更多还是其他什么复杂心绪,转身出了院子,魏无羡看了看方向,莫不是去了江氏祠堂,却又想起当时大闹祠堂一事,又不知该如何自处。

江澄转身出去,接着就有江氏仆人端了清淡的早饭进来,看见蓝曦臣和他鼻子上未消的印子一个趔趄,好歹把饭布置好了,就向众人一礼,看了眼魏无羡就下去了。

“哎,干站着干嘛,来,二哥哥,大哥,江澄既然上了饭那咱们就吃呗。”魏无羡首先坐在是石凳上,拿了个春卷招呼二人,蓝曦臣和蓝忘机对视一眼,也落座。

食不言,蓝忘机蓝曦臣默默的吃,只有魏无羡赞叹不止,待饭毕,就有人快速的把饭撤下,又对蓝曦臣说道:“蓝宗主,我们江宗主请您稍等,有事对您说。”蓝曦臣点头致谢。

蓝忘机和魏无羡看着蓝曦臣,魏无羡先开口的:“大哥,你和江澄,到底是——?”

“情不知起所起,一往而深。”蓝曦臣慢慢道来两人近来种种,自己与江澄何其相似,却好歹有着叔父,兄弟,曾经还有结拜兄弟,江澄甚至连叔父兄弟一并也无,还多了不少担子,却能傲立与天地之间,撑起云梦莲花坞,金陵金麟台,扶持金小宗主,对江澄的敬,却在不知不觉间化为了爱。

“兄长。”听蓝曦臣说完,蓝忘机开口道:“江澄不值得兄长如此。”

蓝曦臣对蓝忘机摆摆手,他又怎不知其中纠葛纷扰恩恩怨怨,但若要细细说清,却又如何呢?是非对错局外人谁又说得清,谁又能轻易评判,终归谁都不是局中人。

魏无羡看着蓝曦臣,他明白,这里已经没有他们什么事情了,不再多说,只轻轻的靠在蓝忘机身上:“蓝二哥哥,我们走吧,好不好?”

蓝忘机揽过魏无羡,看着自己的兄长望着院子门口,似在等待着什么。

蓝氏双璧虽然性格截然不同,但是内里却又无比相似,不在多言,向兄长道别后,带着魏无羡离开了莲花坞,走的正门,没有翻墙。

等江澄回来,发现院子里只有蓝曦臣一个了。

“哼,吃完就跑。”江澄看着立在自己眼前的蓝曦臣:“蓝宗主自己吃白食也就罢了,还带着亲眷一起吃?”

蓝曦臣向江澄道歉到:“那在下只能替忘机与魏公子向晚吟道歉了。”

“你倒是会做老好人。”

蓝曦臣回以一笑,却听见江澄说:“你昨日说的,可还作数?”

····················嗯????

蓝曦臣看着江澄,江澄看着他呆呆的样子,一转身:“罢了,你就当我没说,送——”

“自然是作数!”蓝曦臣快走几步拉住江澄的手:“那,晚吟呢?”

“·····你家那老头子迟早让你们兄弟俩气死。”江澄答非所问,解下自己身上所挂的银铃扔给蓝曦臣,不再言语。

蓝曦臣看着手上的银铃,又看看江澄,几番重复,轻笑出声,看着蓝曦臣冒出的笑容,江澄心想:这下好了,蓝涣多少丢人样子我可都算看完了。

蓝曦臣笑完将江澄揽入怀中:“晚吟,我们双修吧!”

魏无羡和蓝忘机向着大门走去,莲花坞和往昔略有不同,但又处处是往日的回忆,魏无羡对蓝忘机说着过去自己在那里或者这里,或兴过风,或作过浪,蓝忘机细细的听着,看着明媚起来的魏无羡,只过去拉了他的手,正走着,就听见后面传来一声——

“我今天不打死你蓝涣我就不叫江澄!!!!”

这又什么事儿啊啊??!!

“别!别!江澄,江澄,澄哥!算了算了!!”

END

不再续了···

评论(1)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