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夜

【曦澄】天星旧缘

-中国超自然现象研究办事处【?】的进化,之前的删掉了。

-人物归原著,ooc归我。

-不晓得自己在写什么,但是其实是原著向。

-原创人物参考自刀剑乱舞,大鹫就是食人的大鹫。

-硬要说算穿越。

 

 


“江澄,魏婴和你一起的吧?你们俩干啥呢?”

“修仙。”

“这才八点多修什么仙,合着准备通宵?吃鸡啊?那成吧,给你们通知一声你们期末你们过了安心修仙吧。”

“嗯。”江澄在夜风里,面无表情的挂了同学的电话。

他巴不得在宿舍里吃鸡,就算把把死都认,也不想在这里修仙.

江澄吹着半空里的夜风,头顶是星河天悬,脚下一半是灯火通明的都市,另一半是昏暗幽静的山林,江澄看着远处飞过的飞机,虽然知道看不到但是还是招了招手。

修仙,于江澄来讲,是字面意思。

自从鸿蒙开辟之时,天地灵气浑厚,有天资者吸取天地之精灵,打通经脉,链结成丹,更有甚者,敲开天门飞升成仙,这就有了最初的修仙,而修仙之秘法,从最初的宗门林立,到后来的世家大族,也就此流传了下来。

不过这有天资的人毕竟是少数,而群众的智慧则是无穷尽的更何况奇思妙想又多,随着西方的摒弃玄学的科学兴起,现代技术后来居上,传至东方,自此修仙一族开始没落,到了这海晏河清的盛世之时,已经成了人民群众口中不可取不可信的牛鬼蛇神。

但是没落不代表没有,更不代表没有邪门歪道的修仙,况天地的灵气自人类在此繁衍生息千年虽已经被挥霍殆尽,但是几千里沃土,人烟稀少之或钟灵毓秀之地,总有天生的气韵,使得一些别的东西修炼成了为祸一方的邪祟,于是上面面上虽然说这都是不科学的不马克思的都是跳大神大家不要信一面暗暗的成立了机关解决相关的事件。

而江澄和魏婴就是机关中的一员,接受上级的命令,守护一方安宁。

两个半小时前江澄和魏婴接到指挥塔的消息,地网符感受到异常,两人就来到了这位于郊区山林之上的异常点上空蹲点,放在科技社会,不管是邪祟还是执法人员似乎都明白了地面是普通人的天下,特别一致的把交战地点选在了天上,还设有结界防止飞机之类的碰见,这要是冬天出任务江澄就算有法力傍身都得裹俩棉袄,然后看着魏婴露着个大脖子想他老了肯定得风湿。

“江澄,怎么样呀,有动静了没?”江澄扭头,果然是魏婴手提肯德基脚踩飞行符朝自己悠悠的过来,摇摇头:“这回的邪祟倒是沉得住气,看来段数不低。”

他们已经在异常点的上方下了净化结界和除魔符,就是为了逼蛰伏于这山林间的邪祟出来,但是已经过了两个小时,这邪祟还是没动静,魏婴消了自己脚下的飞行符,跑到了江澄所坐的大的飞行符上。

“师父——!”从山林中间,两个人影骑着一鹰身狗头猫耳小山羊角的巨兽朝着江澄和魏婴飞来。

“怎么?”江澄丢了两个汉堡给他们。

“除魔符我们又下了一倍,邪祟已经开始躁动了。”

江澄听到之后摸了摸巨兽的头,巨兽亲昵的用自己的鼻子拱了拱江澄,面对想要摸自己狗头的魏婴则毫不留情的打了一个异常嫌弃的鼻响

受到嫌弃的魏婴气愤的把巨兽的头搓揉起来,看到这一幕的江澄笑了一下,拍开魏婴的手,对两人的徒弟说到:“辛苦了,赶紧吃吧,不药你和白鹤等会再去下一倍。”

这一紫一白,一低一高的两个人是滕不药和白鹤,不药是江澄的徒弟,而白鹤则是魏婴的。

“好。”吃着夜宵,四个人从最近的工资和三金是否涨了,到什么游戏出了新作,竟然毫无人性的买了300多,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果然,又下了一倍之后,不出二十分钟,异常点发出了异常的震动,江澄几人做好迎战的准备,震动范围一圈一圈的扩大,处在半空中的四人可以感受到邪祟的愤怒,魏婴信手捏了一个符,朝着震动的中心打了过去。

“——————”那不是人世间的叫声。

邪祟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穿过藏匿的丛林,冲上云霄,带着黑色的邪气,硬是撞上了他们设下的结界上才停下,撞出来一个裂缝,然后四处乱窜起来,江澄和魏婴马上后撤一段距离,而另外两人也骑着巨兽向上飞去,加固结界。

“可算出来了啊——!”魏婴摸向别在腰间的短匕首随便,一瞬间红光流转,变成了一柄长剑,脚下幻化出飞行符冲了上去,江澄则向上占据制高点,手上名为紫电的戒指随着紫色光电乍现,一把狙击枪出现在江澄的手里。

江澄架好姿势,干脆利落的上膛,瞄准了和魏婴缠斗的邪祟,魏婴以敏捷的近战见长,而江澄狙击则是整个指挥塔最好的。

一枪崩了过去,果然正中邪祟一只眼睛,邪祟的叫声更加尖锐刺耳,扭曲着想要逃离,魏婴自然没有给他机会,反手一剑竟将邪祟拦腰斩断。

比想象中来的简单。

江澄这么想着,看到邪祟被灭,刚想松口气,就听见魏婴大喊:“卧槽这是金蝉脱壳,这畜生本体是蜥蜴!”还没反应过来,江澄被生生从飞行符上怼了下来。

“江澄!”魏婴御符向江澄冲过去,但是一分为二的邪祟其中一只来到了魏婴背后张嘴就想和魏婴打个啵,魏婴反身挥剑抵住了他,另一只也冲了过来,大有鱼死网破之势,江澄极速下坠之际猛然转身,大喊了一句:“魏婴!”

魏婴看见江澄举起了枪,迅速侧身,江澄扣下了扳机:“紫电渡魑魅,魑魅散飞灰!”

紫色的带着灵力的子弹飞出,嵌入了邪祟的身体里,然后紫色的电流就把两个邪祟周身包裹了起来,发出照亮天空的刺目的紫色光芒,越挣扎电流越激烈,最终被电成灰飞散于空中。

魏婴无暇顾及邪祟,刚刚狙击枪的后坐力让江澄下坠的速度更快了,他不一定还能追上,正想下去,却看到江澄骑着巨兽和不药和白鹤飞了上来。

“还好我和不药速度快,不然就来不及了。”白鹤冲着看到江澄平安无事而一脸脱力的魏婴说道:“不过大鹫飞的还真快。”江澄拍了拍这只品种为上古大鹫的巨兽,颇为自豪的说:“这可是我养出来的,是不是啊,莲莲?”

正在查看江澄和魏婴是否受伤的不药听到江澄叫大鹫莲莲眉毛抽搐了一下。

自己师父起名字的品味真让人一言难尽。

魏婴刚想嘲笑江澄这没品的名字,就听到电话响了起来,点亮一看,是指挥所打来的。

对于现代修仙者来说,对现代科技的依赖不比普通人要低。

“喂?小姐姐咋啦?异常已经被我和澄澄解决了。”

“你和江澄赶紧回指挥部——”那边指挥部的小姐姐声音充满了急切——

“出事情了,北斗塔塌了!”

 

“北斗塔坍塌了!”听到魏婴的转述,另外三人也都面露惊诧之色。

这北斗塔名字跟某导航名字一样,其本质上是一个以北斗七星的灵力为动能不间歇运转的侦查系统,同时也是一个镇压的阵法,保持全国灵力保持在一个合理的范围内,如果塌了后果不堪设想,这还算小,里面提供灵力的七星若是丢了才是要紧。

四人匆忙赶到位于太行,昆仑,秦岭三个山脉的交界上空的指挥部,果然,指挥部本来恢弘巨大的七层牌楼被整个轰塌了一个角,像是什么炮弹之类的穿过,弹道直直通向门楼后面的八角攒尖式的北斗塔,就连北斗定乾坤的牌匾都被炸飞了。

几乎所有修仙工作者都赶到,用显示屏把整个北斗塔围了起来,正在扫描损坏情况。

在一边焦头烂额的应付上面问话的书记见到他们过来忙招呼江澄和魏婴去旁边的三角攒尖小亭里开会,而白鹤和不药则去加入检查损毁状况去了。

待江澄和魏婴进去位于东北角的紫薇亭里,果然还有其他五人。

由于北斗塔的运转机制,贯彻落实到个人政策方便到时候冤有头债有主,七星由七个人分别负责,江澄负责廉贞星,而魏婴负责破军星。

“嗨——”魏婴朝着亭内打了个招呼,亭内的其他五位星君看着两人,江澄对里面点头示意。

“你们两个可算来了。”负责文曲星的文曲星君是一位名为邹思言的温润女子,看他们两个来了给他们两个倒了两杯茶请他俩入座,然后开口说到:“这件事怪我。”

在三个小时前,指挥部打电话给她,告诉她文曲星中的天权珠有了异动,本来邹思言只是以为有什么比较棘手邪祟出现,去瞭望台查看却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也没有什么邪气的出现,只是天权珠不停的震颤,邹思言催动自身灵力想要进到天权珠里面一探究竟,但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接近躁动的天权珠,无法便从文曲星的阵法里把天权珠拿了出来,指挥部的结界因为一星离开有一瞬的削弱,却因此指挥部直接被人打了个对穿。

江澄和魏婴默默的听着,然后在空中点出了一个透明的屏幕开始回放当时的录像,果然在三小时前,本来坚固且不可见的结界一瞬间的现行,连带里面的指挥部也现出来,之后就听boooom一下就被打了一炮。

“是灵力所为吗?”江澄问道。

“不是。”文曲星杨戬点开了另一个屏幕:“炮射导弹,是现代科技。”

“别是东风快递····”魏婴仔细观察了一下直径:“不算小。”

“灵力攻击会被人发现蛛丝马迹,但是现代科技就很难了。”

“位置能确定吗?”

“能确定,但是,被掩护的很好。”

现代科技和灵力的结合,就无法寻求其他部门的帮助了。

正说着,书记匆忙进来:“损毁情况已经可以确定了,七星塔三层到七层都有百分之三十到七十不等的损毁。”书记调出详细的图表:“由于每一层的星阵是以立体北斗的方式排列的,阵法的破坏程度也不同——”

听到这几句话的江澄和魏婴表情凝重了起来,希望不要听见最不好的结果:“文曲,廉贞,破军三星的阵法完全被毁,里面的天权,玉衡,瑶光三珠全部遗失。”

果然,江澄和魏婴对视了一眼,果然是最不好的结果。

 

“唉·····”邹思言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魏婴听到之后反倒安慰起来:“哎呀,文曲星姐姐又不全错在你身上,天权珠的异动才是根本,再说了不就是丢了三颗珠子嘛,找回来也不是难事。”

“哼····”江澄冷哼一声,三珠遗失此事必会引起修仙界一阵动荡,北斗塔的损毁,镇压能力减弱,邪祟必会趁机作乱。

书记擦了擦脑门上的汗:“至于其他四珠,虽没有遗失但都有损伤。”

“江澄,魏婴,邹思言,你们三个,首要是先把三珠找到,三珠若被邪道或者邪祟所得,用于邪魔歪道,后果不堪设想。”北斗主星的贪狼星君说道,三人点点头,贪狼星君又对其他人说:“而我们,倾尽全力,修复其他四星。”

“除了去寻珠的三人,留守指挥部的各星君的徒弟都先运转副星,把结界张开,防止再有第二波攻击。”

等一切事宜安排妥帖,江澄和魏婴带上邹思言和自己的徒弟去了瞭望台,开始一块一块的搜索异动。

七星里的星珠是最初混沌之时三皇之一的女娲补天所用的神石的一部分,神石化为北斗指引世人,而星珠则掉落人间,不过真相似乎是近代才被上面用玄学从北斗七星上扣下来保护国家,虽然仅仅是一小部分,所拥有的灵力就十分巨大了,不然怎么能镇天地一方邪祟,保四海八荒安宁。

“似乎没什么异动,难道有人刻意隐藏了吗?”邹思言秀眉紧锁:“怕不是只有到了出事之后我们才能有所察觉。”

“可那就太晚了。”江澄扯住暗戳戳想去找文曲星君搞事的魏婴的兜帽,手指在控制台的键盘上敲打着:“多增加一倍的天眼符,二十四小时都盯着。”

“地上也多一倍的地网符。”魏婴打了个响指,从自己的储蓄结界里拿出来一盏球形小宫灯:“再加上我的小宝贝儿。”

江澄知道这是魏婴自己的类似于发明小创造之类的东西,里面是附有灵力的棱镜,地网和天眼符虽然探测能力已经够强了,但是还是会漏掉一些细微的异动。

如果把地网符和天眼符的系统接入小宫灯里,探测到的所有的异动都会被宫灯接收,无限放大,不管是多小心谨慎的隐藏,都一定会被魏婴发现,指挥部曾经想复制,但由于这小宫灯其实是真古董,本来一对的另一个已经被关进国库,再加上魏婴自己改造时颇为复杂,不好量产,就此作罢。

指挥部里虽然整个以灵力为主,现代科技为辅,但是里面将两者结合最好的是魏婴,发明出很多方便监控和探测的小东西,搞得年终奖每回魏婴都比江澄多,虽然后来都被两人吃到了肚子里。

“等吧。”江澄抱臂站在环形屏幕中央。

不过没有让江澄和魏婴等太久,三天后,随着小宫灯的摇晃,郊区的相伴岭发生了山体滑坡,速度之快让江澄魏婴措手不及。

相伴岭,因为有两个小山峰,相伴渡过千年,故有此名,但是有山体滑坡,这很奇怪,且不论此山的质地坚硬,当下也并非雨季,就算是雨季也没见山体滑坡过,明明天气晴朗,却忽然间山塌了一半,这种情况异常不符合常理。

很快,指挥部沟通好上下,对外宣称是地壳运动,然后拉了警戒线,防止吃瓜群众进入,然后集结救援部队进山搜寻,还好本身就是封山季节,再加上山小,伤有亡没有,实乃万幸。

魏婴江澄邹思言坐着直升机匆忙赶到,从远处看本来连绵葱翠的山体少了一半,本来相连的两个小山峰成了一个孤独的断崖,就好像——

魏婴心想:有什么破山而出。

“········这妖物怕不是孙猴——啊疼,江澄你打我干嘛?”

“别破坏气氛。”山中异变,就连飞鸟禽兽都四散逃离,整个山中异常幽静,指挥部里的修复工作紧张繁忙,只有江澄魏婴不药白鹤,和邹思言以及她的徒弟朝歌姑娘前来,四下只有一行人的脚步声。

“江澄,你说这一趟,会不会有去无回啊。”魏婴叼着不知从哪里寻来的草根,信步向前对着身后的江澄问道,随意的问着事关生死的大事。

“你能不能想点好事?还有你别乱往嘴里塞东西,也不知道干不干净。”江澄已经把自己的紫电狙击枪幻化出来拿在手里。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嘛~再者说有病不还有你嘛。”魏婴虽然看起来悠闲,但是其实右手一直放在悬在腰间的随便匕首上,其他人也是如此。

越往里走,受到滑坡的山道更加崎岖,路面落满了碎石,两边古树参天,又折断了几许,将天光遮的严严实实,只有几点斑驳的光影透过枝叶的风气照下来,除了传林风的沙沙声,和几人落在叶上踏步的声音,其他活物的声音就一点都没有了。

山林愈静,邪气愈盛。

“文曲星君,朝姑娘,等会儿若是交战,张开结界和守护结界的事情就拜托了。”感受到气息更加令人不安,就连个人的灵器也开始躁动,江澄转身对唯二的两个姑娘说道。

听到这句话,邹思言一改往日温吞的样子,皱眉说道:“江澄,我知道你们顾念我们是姑娘,才让我们做防御工作,但是此事因我一时疏忽而起,其他先不论,若是此事是和天权珠有关,还是让我自己解决吧。”

邹思言身后的朝歌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直直的看着江澄,眼神固执,和自己的师父大概也想的一样。

“嘛嘛,江澄这人就是直了点,不太会说话,好不容易撩次妹还没成功,澄澄,这就比不过你魏哥哥了吧~”魏婴笑着揽过江澄,无视江澄已经开始发红的脸和瞪着他恨不得瞪死他的杏目,对两位姑娘说道:“此番定然凶险,文曲星虽然温和,但这次文曲星姐姐你也说了,天权珠躁动不安,其中定然有其他的变数,江澄已经在意很久了。”

“天权珠一直都是由姐姐你的灵力温养,自然最和你合得来,换而言之玉衡和瑶光也只有我和江澄可以降服,但是同样,因为对姐姐你的灵力最熟悉,所以你的灵力也越能伤害天权珠。”邹思言听罢点点头,魏婴又说:“已经经过破阵一劫的天权珠已经不能再受到更大攻击了,会损毁更严重,所以就交给我和澄澄吧。”

“当然啦——”魏婴做了一个wink:“若是我和澄澄有什么——还多请姐姐治疗啦。”

邹思言点点头,又向江澄一附身,道谢到:“多谢。”

江澄没接话,其实魏婴明白江澄是不好意思了,也就不再多言,一行人正准备继续向前,只听见林深一声怪兽的低吼,就迎面吹了一阵狂风,众人忙稳住身形,地面开始震颤,似有盘古巨兽踏地而来,江澄四人将思言和朝歌护于身后,还没等邹思言将结界张开,就有什么东西破空而出,朝着江澄和魏婴几人直直的打了过来。

一行人忙念诀幻化出飞行符躲开,然后他们所站之地就被什么砸出一个深坑,一时烟尘弥漫,邹思言和朝歌张开了结界,又把烟尘挥散,众人这才有机会细看。

竟是一条尾巴,覆盖着泛着红光的黑鳞,细密且坚硬。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药细细观看着尾巴的特征,可不过一瞬,尾巴再次扬起,朝空中挥打过来,几人四散逃开,江澄向上狙击,不药的灵器和江澄一样是远距离攻击的冷兵器开元弓,但胜在不药本身的身形更为纤细小巧,隐藏在树杈间伺机而动。

魏婴将飞行符粘牢与脚下,手持随便剑靠近这个尾巴,却被尾巴灵敏的躲开,白鹤从另一侧悄然接近,从两腿侧拔出自己的双剑,越到尾巴的上面,一刀捅穿了尾巴的鳞片,稳住了自己。

“白鹤你躲到一边去!”魏婴御符而来,也跳到尾巴上,此时感受到疼痛的尾巴愈发疯狂的摇摆,魏婴也插了一刀才没被甩飞出去。

“师父你太担心我啦。”白鹤对魏婴笑着说,一头白发因为晃动而变得凌乱:“师父难道不想看看这巨兽的真容,吓他一跳吗?”魏婴呼了一巴掌白鹤的白脑袋,对江澄比了个前进的手势,趁着白鹤吸引着尾巴的注意力,自己沿尾巴向前奔去。

“魏婴着小子又给我逞能蛋。”江澄暗骂一声,避开了在尾巴末端的白鹤,朝着的粗大部分开了几枪,这巨兽的鳞片虽然看起来恐怖,但是并没有想象中的坚硬,虽然洞穿不太可能,但是例无虚发皆没入其中。

“师父。”不药用灵力几个跳跃跃到江澄身边的树杈上:“我大概可以用弓箭把尾巴固定在地上。”江澄点点头:“小心白鹤那小子。”

得到江澄首肯的不药迅速找了个视野较为开阔的地方,从挂在后腰的箭筒里摸出了箭矢,对在尾巴上的白鹤说道:“白鹤你躲开!”白鹤向上看到不药,马上明白了不药的意图,双剑拔出之后,用了全力重新狠狠的插了进去,然后自己向上跳到了树木的树枝上。

 不药见此,将弓箭拉满:“布武六重天,炽焰鬼来谒!”

箭矢的箭头发出紫光,包裹住了箭身,接着箭矢射出,带着紫色的晶莹光亮,生生将尾巴洞穿固定在地面上,江澄念诀,本身温润的光亮带了电光,箭矢一瞬间变大,尾巴不管如何挣扎竟动不得半分。

另一边,魏婴朝前狂奔,越往前越惊讶,这巨兽身体竟然这么长,可是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这巨兽忽然发出了怒吼,身体竟缓缓抬起,魏婴便运转灵力顺势向上,终于,巨兽的真面得以让魏婴看个真切,竟是有一个头似驼、眼似兔、项似蛇,有着龙头却没龙角的四不像!

魏婴心下一惊,明白了了这巨兽的意图——它准备化龙,这畜生已经把星珠给吞了!

绝对得在它化龙之前灭了他!

魏婴落在巨兽头上,此时四不像头上的所缺少的龙角已经有慢慢长出之势,一旦龙角长成,再一蜕化,龙门就会开启,越过龙门成了真龙除了神君就谁也动不得他了。

想到这里,魏婴抓着四不像脖子处的毛,慢慢靠近它的头,万幸他的鳞片还未完全化成,从尾巴那里可以看出,还比较柔软,魏婴听着四不像狂躁愤怒的吼叫声,猜测应该是江澄那边做了什么,就从腰间的口袋里摸出来一个信号弹放了出去,告知了江澄这畜生的大概长度,自己则继续思索该怎么办。

屠龙没人干过,魏婴的那叫随便剑又不是点击就送的屠龙宝刀,他向上看了看,决定从四不像的天灵盖下手,趁着鳞片还未坚硬,而龙角正在往外钻,脑壳此时正是最脆弱的时候,四不像自己也不好受,只要破坏了脑子怕不是一切好说,决定了之后,魏婴小心的慢慢向着头顶移动。

江澄等人看到信号弹,嘱咐两位姑娘小心,马上御符赶了过来,然后就看到魏婴趴在说是龙却又不近似的四不像的巨兽的头顶,正暗戳戳的准备搞事。

“一天不作死这货就皮痒痒!”江澄咬牙切齿的,每次出个恨不得把魏婴变着法的骂上个八百遍,但是魏婴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而且江澄也看出来了这是准备化龙的前兆,就和不药故技重施,用箭准备去固定住这四不像的四个小短腿。

四不像体型巨大,立起身子有三层楼那么高,看着就让人想背一遍逍遥游,魏婴终于爬上了天灵盖上,一不做二不休陈情剑狠狠的捅了下去——

“吼——!!!!”这一下是真的伤到了四不像,四不像挥舞着一个爪子疯狂挠头,想要把魏婴给弄下来,不药忙又射了一剑,却被暴怒之中的四不像挥开,巨兽扭头朝着他们的方向怒吼,一把把魏婴从头上抓了下去。

“魏婴——!”江澄一见魏婴被挥下去,就冲下去接人,却也因此分神,灵力供给不上,尾巴让四不像挣脱,行动能力恢复了大半的四不像再次以尾为武器,将刚刚接住魏婴的江澄扫到了一边,被风力挥到一边的魏婴和江澄砸到了一边的树丛里。

白鹤不药虽然看到师父受伤,却还是专注的攻击四不像,因为他们知道邹思言和朝歌应该马上就会赶到。

他们两个的攻击方式和江澄魏婴很像,皆为远程辅助加近战,白鹤看出攻击天灵盖有用,就学魏婴一跃而下,对着魏婴来过的地方又来了一下,四不像再次受到这种攻击,似乎已经没有心神去乱抓乱挥,而是扭头就向另一边的断崖奔走几步,白鹤在四不像的头顶,还没明白它的意图,它一头撞了上去,把断崖撞出来了一个大坑。

“白鹤!!!!”不药这下彻底慌了,师父们受伤,文曲星君和朝歌还要救治师父根本无法给予援手,而白鹤生死不明,唯有自己一个了——

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不药的冷汗顺着额头流下,这厢四不像看见不药,尾巴再次朝不药袭来,不药却不知如何躲开,看到快速接近的尾巴只得下意识紧紧闭上眼睛迎接着肯定会使自己非死即伤的一击。

我···居然会···折损于此·····

一声鹰的鸣叫出现在不药的耳边,大鹫忽然出现,将那个尾巴撞开,不药睁开眼睛,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大鹫:“莲莲····?”

“不药你给我发生么楞,我平时怎么教你的!”

是江澄的声音,不药扭头,只见头破血流的江澄和魏婴御符向他飞来:“要不是我放出莲莲,这会儿你都不知道在哪儿了!”

不药看到江澄到来,声音带了一丝颤抖:“师··师父,魏师叔·——!”

“白鹤他——!”

“我知道。”魏婴接话到:“我去看看,江澄,你和不药一起。”不待江澄接话,魏婴就御符朝着四不像飞去,到了头顶,就看到白鹤双手拿着双刀,机械一般的再次把刀插入天灵盖之后,就彻底昏了过去,那一下虽然白鹤勉强躲开,但是冲力和乱石砸下,仍然重伤白鹤,魏婴冲过去,将白鹤接住:“白鹤,臭小子,白鹤!”

四不像天灵盖被魏婴师徒合力捅了个稀巴烂,龙角也长不出来了,此时已是强弩之末,它不在胡乱动弹,而是仰天长啸发出悲鸣——

魏婴听到声音,奇怪四不像在干什么——

一声————

两声————

三声————

空中骤然出现一个类似于宇宙中的黑洞一般的黑色的虚洞,巨大无比,容下四不像绰绰有余,似乎是被四不像的鸣叫声召唤来的。

虚洞出现后,开始往洞中吞噬周围的一切,巨大的力量吹起的风连乱石和树木都被吸入其中,然后从相伴岭没有滑坡的那一半山体,出现了另一只看不清身形的白色的巨兽,率先冲入其中,而黑不溜秋的四不像也拖起狼狈的身体,进入到黑洞里。

江澄看到这一幕马上回过被虚洞吸引的神:“妈的想跑?!”魏婴和白鹤还在他头上呢!

江澄和不药御符上前,冲着四不像狠狠的开了好几枪,都是极其消耗灵力的破魔弹,四不像的行动一时受阻,让江澄和不药顺利到了他头上,正准备把白鹤和魏婴接走,但是四不像已经朝着虚洞奔去,且虚洞吸力巨大,四人连同四不像,一起被虚洞吸入其中。

虚洞里面,一片昏黑,似有云烟盘踞其中,四周是微弱的星辰光点,两只巨兽快速的向前游动飞行,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江澄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没想到巨兽有两只,而且现在四人皆受伤,星珠也没有拿回去,对了,还有魏婴,魏婴还没疗伤——

江澄单膝跪地,眼前一阵一阵的发白,刚刚几发破魔弹已经让他的灵力透支了,彻底昏过去前,江澄心里想着的是,还好,文曲星君和朝歌没事。

可惜,自己没能让魏婴没事。

就像儿时一样。

魏婴看着眼前的三人,眼神没了平日里的神采飞扬,他迷茫的扭头,却发现一边虚妄里,出现了一点光亮,越来越近,越来越大——————

啊?

 

一个虚洞忽然出现在空中,犹如天狗食日,把太阳遮住,还遮住了大半的天光。

一只白色的巨兽从虚洞中窜出,一瞬便逃离了。

之后一只黑色的,似龙一样却又不像的巨兽从洞中掉了下来。

随着巨兽的掉落,魏婴被甩到了地面上,脸朝下的,还因为惯性向前滑了很小的一段距离。

我的俊脸,这四不像真不给我面子·····魏婴手脚并用,颤颤巍巍的扶着自己的随便剑起身。

好难受啊·········

这是哪儿啊········

一口老血卡在胸口里,吐出来算了····

想到这里的魏婴干脆利落的张口吐出一大口鲜血,本来也看不太真切的场景开始变得更加混沌,眼前的一切开始消失,失去意识之前却隐约看到一个人影——

这人,怎么穿的,披麻戴孝的···真不吉利·····

 

tbc···大概。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