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夜

【曦澄】处变不惊,云淡风轻。

-人物归原著,ooc归我

-一个小段子

-献给给为产量的太太,也献给喜欢曦澄的大家。


姑苏蓝氏宗主蓝涣和云梦江氏宗主江澄结为道侣之事传出,虽然有蓝忘机和夷陵老祖在前,还是惊了不少人,一时间市井街巷都在议论此事,世人虽不知二人情之所起,皆言三毒圣手江澄,为人狠厉,自负骄矜,竟能和温润素雅的双璧之一的蓝宗主成为道侣,虽然如此不过也就感叹唏嘘一阵,过了也就过了。

且说这日,江澄面无表情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江家小辈,蓝曦臣站在他的旁边,表情一如往日的温雅和煦,而那江家小辈虽然跪在二人面前,但是仍然是一副不服气的样子,抿嘴咬唇,似乎气愤不已,其他一众小辈在校场外守着,时不时有胆大的稍稍冒个头看屋里一眼。

看了半柱香的功夫,江澄开口了:“身为江家小辈,大庭广众之下,不由分说殴打平民百姓,寻衅滋事?”

那小辈沉默不答,只是说道:“请宗主责罚!”

江澄叹了口气,事实如何,早就有人通报给他了。昨晚江家一众外出夜猎,不少小辈也跟着去了,夜猎归来回到莲花坞之前在某镇稍作停顿时,偶然路过了一个客栈,竟听到有无聊之人以污言秽语污蔑江澄,赢得不少附和,更有甚者对江澄和蓝曦臣之间的关系妄加揣测,不堪入耳。

其他人权当是左耳朵进右耳多出,小辈们年轻有沉不住气者虽然气愤,但是有前辈在前也敢没发作,但是越听越不堪,这小辈一咬牙眼错不见竟进去就给了那人一拳,虽然身量没有那些人高大,可作为修仙之人,再加上在莲花坞每日勤加修炼,竟一挑三干翻一桌,那群人看到这小辈一身紫衣校服,且身上有九瓣莲的家纹,明白是江家人,居然恶人先告状的嚷嚷着什么江家仗着有宗门庇护无端打人之类的话,又激起了那小辈的怒火,要不是其他小辈赶紧冲过来拦着,这群人还不知会被打成什么样。

不过真相虽然如此,但是嘴还长在人身上,更何况是那些别有用心之人的身上,传来传去,竟成了江家人闹市无端仗势欺人殴打百姓,甚至还闹到了莲花坞,管事之人也不敢隐瞒,只得如实上报江澄。

本来江澄和蓝曦臣正在屋内批阅宗内事物,听到这件事之后,江澄没什么大反应,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无聊。”然后就让那小辈去校场跪着。

“世人怎么说,与我何干?”江澄蹲下身,看着眼圈都红了的这小辈:“我江澄为人,做事如何,又与世人何干?”

“我江澄对于世人,也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难不成,要堵住芸芸众生之口吗?对于世间,我也不过就是一瞬间罢了,人生苦短,又何必在这种事情上费心力。”江澄看了眼蓝曦臣:“还不够浪费时间,反倒会错过真正该珍重的东西。”

“自去领鞭二十,如此沉不住气,平时我怎么教你们的。”

那小辈深吸一口气,俯下身回答了一句‘是’就出去了。

“晚吟。”等到四下只剩了两人之后,蓝曦臣上前,拢住了江澄的手,今年意外的有些冷,云梦也下了雪,又在校场里站了半日,江澄手冻得冰凉。

“回去吧。”看着眼前的蓝曦臣,在一片干净琉璃白茫茫一片的世界里,本就是谪仙一般的蓝曦臣更加的脱俗,但是眉眼间的温柔与安抚和对自己的情意又给蓝曦臣增添了一丝的人间的气息。

无数阴差阳错里,江澄已经失去了够多的东西,半生都快过去,江澄早已不在意什么了,能和眼前人一起在这小小一方天地间,看花开花谢,看春去秋来,看云淡风轻,已经足够了。

“好。”蓝曦臣答到。

蓝曦臣和江澄相携离开,之后种种,任由世人评说。

 

 

一篇拙作献给各位太太和喜欢曦澄的小伙伴们,这半个月,曦澄tag虽然仍然处于安定增长状态,但是也经历了几次作妖,闹得很多太太都不愉快,希望各位太太和喜欢曦澄的姑娘们都不要理那种无聊之人,和那种人浪费时间不如产粮,不如吃粮,咱们粮这么多不要和他们浪费时间了【我到现在都还没把曦澄tag翻到底,过去的粮吃不到好痛苦求推荐!】希望咱们tag能够有越来越多的粮。


评论(9)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