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夜

【鹤药】紫藤柄 六合

-吉原背景,但没有确切年代。      

-瞎jb乱写,没头没尾,后续未知。         

-可能会有硬伤,请指出。

 

药研睁开眼的,发现除了天亮了和外面的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以外,自己硬了。

怎么想都是刚刚的那个梦,或者说回忆的错,背后的鹤丸抱着自己,胳膊搭在自己的腰上,呼吸一下一下的撩拨着自己的后脑勺。

药研老实躺着,面无表情的等着哪儿消下去,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梦到这些,不过他也想起来了,鹤丸把做完之后,抱着自己哄自己的习惯一直保留了下来,一点点的,轻轻的,一下一下的,拍着自己的背,嘴里喃喃的安慰自己。

除了鹤丸以外,谁也不会这么做了。

这下可消不下去了。

药研叹了口气,翻了个身,看着鹤丸的睡颜,琥珀色的眸子此刻被过长的睫毛盖着,那双漂亮的眸子,精致的脸庞。

算了算了,输给他了。

鹤丸迷迷糊糊的觉得有人在吻自己,还压在自己的身上,等到意识回的七七八八,感受到是药研特有的气息就心安理得的感受着药研的吻,手从腰向下,从开始回应到夺回主动权,药研坐起来,手撑起身子轻轻磨蹭着,鹤丸叹了口气, 睁开眼,看见药研难耐的,充满了情  欲的表情。

这真是,在那日雨中的一瞥就输给他了。

洗漱完之后,药研支起窗户,不知什么时候,雨已经停了,空气湿润而又微凉,药研把羽织取下为鹤丸穿上,门外响起了仆从的声音,药研走过去拉开门,仆从递进了一个包裹,什么都没说的退下了。

“打开看看。”药研狐疑的看了鹤丸一眼,鹤丸摆了摆手:“不是吓人的东西啦,你信我信我!”

药研打开了,是一件,鹤柄,详细来说,应该是一件配着云取的丸鹤柄。

“最近收债的债主在经营织屋,看到了这个。”在天际翱翔的鹤。

“昨天送去了,今天就做好了。”

“下面有小物,是舶来品,用一种叫做赛璐璐的东西制作的,这种东西不但可以做装饰,还能做可以动的影像,第一次见到的时候真是吓到我了。”

药研把小物拿起来,应该是带饰,是一只兔子的形状,但是不同地方有不同的颜色,对着窗户可以透光,和玳瑁类似又不尽相同。

这不是鹤丸第一次送给药研东西了,除却医理书和药研开口请求的药材和部分西药药片以外,其余的东西药研都仔细的封好放在一起。

不是自己可以消受的。

“说起来,外面的变化可是不小呢。”鹤丸抬起脖子让药研把他的领子整理好,接着说到:“车,船,武器,思想,时代正在不停的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快速的让人眼花缭乱,激动不已。”

“是吗。”

“一起看看吧,会变成怎样不可思议的,这世间。”

药研抬头,看到鹤丸的眼光不知落到何处,至少不在这小小的一方天地间,底底的应了一下。

送鹤丸出去,日透过斑云照下了光,也照在了鹤丸的身上,白色的羽织被照的更加的亮,让本来就白皙的鹤丸显得有一点虚化,不真实。

鹤丸朝药研摆摆手,转身离开了。

如果——药研摇摇头,转身回到屋里,去了浴场洗澡。

里面都是和药研一样的工作人员,不过都是差不多同龄的男孩,在一起也不会扭捏,嬉笑交谈,气氛多半是自由的。

“药研哥,你的契还有多久?”

“啊,还早。”药研一边清理一遍答应着,对于国家来说,这些年轻男孩们仍然是需要的力量,再加上是男子,到了一定年龄或者当时所约定的契满,便会被放出吉原,除却刚开始没有接客还在作为秃打杂的一年,药研算这里比较大的。

“五年,真是一眨眼呢,还有三年?”

“三年半。”

“如果能出去的话。”

 

“是啊,如果能出去的话——”“真好啊。”听到能出去的话,男孩们都感慨起来。

“要替我们看看,药研哥,看看外面是什么样的。”

如果能出去的话。

在这时代的洪流中,药研想了想,大概要努力,才能跟上鹤丸的步伐。

 

 

 

 

本章的某些名词,如有误解请指出:

赛璐璐:曾经用来制作动画,但是战争之前也曾经用来做花簪,这里用来制作小物。

小物:大概是和服上的装饰物。

鹤柄,云取和丸鹤柄:都是花纹的一种,丸鹤是鹤柄的分类。

织屋:买织物的地方,此为私设。

契:吉原炎上的设定,即工作人员卖身前约定好的时限。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