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夜

【鹤药】紫藤柄 四缺

-吉原背景,但没有确切年代。    

-瞎jb乱写,没头没尾,后续未知。       

-可能会有硬伤,请指出。



 

相比于客人和新造,他们两个的相处模式更加的随意,药研自斟自饮,留着鹤丸一个人发呆。

相比于其他房间里声色犬马,药研的屋内多半是安静的,除非是鹤丸又搞出了什么。

酒液入口,药研想起第一次喝酒是因为鹤丸。

那是鹤丸已经来过好几次之后的某天,自己给鹤丸倒酒,正在往嘴边送的时候忽然转了个弯递到了自己的面前,药研看了看自己眼前的酒又看了看鹤丸,鹤丸见他没反应又往前送了送,药研看着鹤丸挑了一下眉毛,但是鹤丸没缩回去,反倒是笑着点点头,无法,药研低下头,把碎发撂倒耳后,就这酒盏喝了一口,是老妈妈特地准备的上品白鹤清酒,由于是大米所酿,没有想象中的辛辣,但是还是刺激到了从来没有喝过酒的药研的味蕾,药研皱着眉头,咽了下去。

鹤丸看着药研的表情,忙倒了一杯水,刚要递过去,药研就开口了:“好喝。”

哎?

药研伸出舌头舔了舔唇瓣。

“这还真是吓到我了。”鹤丸眼睛亮了起来,给药研好好的倒了一杯:“阁下,请吧。”

“在开我的玩笑吗?鹤丸老爷。”药研没有拒绝,接过之后小口的喝着。

之后虽然没有撒酒疯,但是——药研笑了一声。

“在笑什么?”

“鹤丸老爷?”药研看着终于回神的鹤丸:“没什么,只是想起了我第一次喝酒的时候。”

“啊,那个时候。”鹤丸捏起酒瓶晃了晃,里面被药研喝的只剩下了小半瓶:“你喝醉了之后把杯子举到我面前让我给你倒酒,之后可是打着酒嗝非要和我划拳。”

“那可真是抱歉。”药研一饮而尽:“不过现在可不会了。”

现在三四瓶都不够你一个人喝的,鹤丸心想。

“不过老爷,您刚刚在想什么?”

“我?不过是往事罢了,第一次见面时的那件藤柄,还在吗?”

药研点点头,起身从柜子里找出了那件藤柄,现在药研有自己的房间,鹤丸接过,把他拿起来展开,无论是叠放还是保存药研都做得很好,变色还是缝线断落都没有出现,从肩部到身前蔓延着从深紫色到浅紫色渐变的大片的紫藤,出现时就和药研一起吸引了鹤丸的目光,鹤丸起身,把它披到了药研的身上。

记忆里的姿态。





里面工作人员的职位似乎出现了问题,但是不影响阅读。

这篇本质上是为了一个,在情爱之后一个小习惯而写的,但是现在终于把这些附加的东西写的差不多了,合理色······情真是辛苦。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