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夜

【鹤药】紫藤柄 三足

-吉原背景,但没有确切年代。   

-瞎jb乱写,没头没尾,后续未知。     

-可能会有硬伤,请指出。

 

 

害怕,药研心中充斥着一份恐惧,纵使是明白自己的出境,但也会因此感到害怕,更何况,不管鹤丸对自己做什么他都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即使是如此好看的脸。

“你挺纤细的。”鹤丸感受到僵硬之后,就把手放了回去。

药研没有接话,也不知道这句话是否为一句赞扬,依旧默默的给鹤丸冰敷眼睛,鹤丸感受着眼睛上的凉意,舒服的呼出一口气,不过也就消停一会儿,鹤丸又问道:“这是你的房间?”

“不是。”

“这是给客人的房间。”还是最上等的房间,药研这句话并没有说,在仔细的看了看之后,药研问道:“已经好点了吗?鹤丸老爷。”鹤丸点点头,但是微微肿起的眼皮就像是被蚊子叮咬了一般无力的耷拉着,明明是吉原里有名气的倾奇者,长相让很多花魁大夫都希望让他成为入幕之宾,但是现在这人的脸上却有着被自己打的印迹。

药研忍住笑:“鹤丸老爷,我有一些可以让痕迹消失的快一点的药膏,虽然很粗陋,但是的确很有效。”

“哦?真的吗?”

药研点点头,起身:“我先失陪一下。”没多长时间,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小陶罐,里面盛了一些其貌不扬的膏状物,带着浓郁的药香,药研给鹤丸涂了一部分,看着又黑了一圈的眼睛忍俊不禁。

虽然没有照镜子,但是鹤丸似乎是猜到了自己现在的样子,笑着说:“这要是到别的大夫那里,估计会把她们吓一大跳的吧,这还真是吓人的好办法,这是你自己做的吗?”

“嗯。”

“你懂得药理?”

“一点点,兴趣罢了。倒是鹤丸老爷您,很喜欢惊吓吗?”

“没错!”鹤丸听到问话明显兴奋了起来,展开双臂朗声说道:“没有惊吓的人生岂不是太无聊了吗?”

“如果连上天都为我而惊讶,才不枉存活于这世间,不是吗?”

奇怪的人。

药研看着鹤丸,鹤丸国永,五条家经营褂屋的老爷,最近才出现在江户吉原里的,广为流传的倾奇者。

原来如此。

 

入夜吉原里更热闹了,这家更是,里面可有着让鹤丸国永都很在意的初雏,大家都这么说着,就算不喜男色的客人,也会有那么几个好事的过来阳吉原看几眼。

喧闹声传入了里间喝酒的鹤丸和药研的耳朵里,两个人本来正在聊有关鹤丸打理的褂屋的事情,听到了声音鹤丸环顾了一下四周说:“这里还挺热闹的。”

药研给他又斟了一点酒:“平时没有这么热闹的。”

鹤丸明白是自己的原因,刚准备接着刚刚的话题,耳边却又出现了另一种声音。若有若无的,独属于吉原或者其他花柳之地的声音。

轻笑一声,鹤丸接着把酒盏往嘴边送,抬眼发现药研无动于衷,踌躇了一下,问道:“你,讨厌这种事情吗?”

“那种是——?”药研抬头朝着某个方向,似乎在听着什么,听到了声音之后,有低下眼:“这种事情,不是喜欢或者讨厌可以定义的吧,这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生存的方式。”

“是我必须要做的。”、

鹤丸看着眼前的少年,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呢?

药研藤四郎,这个声音低沉,紫色眼眸的少年。

是怎样的存在呢?鹤丸把自己的酒一饮而尽。

那是最初,所有一切开始的开端。

 

药研看着发呆的鹤丸,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下午鹤丸打着伞来的,原本药研想着可能不会来了,但是还是准备了一下,见他来了也不会感到意外,谁让他是一个会干出任何让人意想不到事情的野鹤。

药研帮他退去白色羽织交于外面的秃去熨烫,刚把门关上,鹤丸就从药研背后抱了上去,白色的脑袋在药研肩窝处磨蹭着,鹤丸老爷又在撒娇了吗?

药研转过身,看着困得睁不开眼睛的鹤丸,笑着坐好,让鹤丸在自己膝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睡着。

大概见过这副姿态的人也只有自己,毕竟自己这里是他最困倦的时候都要打伞冒雨前来的所在,药研喝了一口酒,决定放着鹤丸不管。

也不知道自己猜测是否是正确的。

 

 

 

 

因为得到了评论,所以这里是本文所出现的部分名词的解释,如果有误解请一定要指出,非常感谢:

-紫藤柄:紫藤花纹,花纹被叫做柄,之后会出现药玉柄,鹤柄之类的。

-褂屋:放贷的地方。

-阳吉原【此为私设】:在吉原里为男性工作者开辟的场所,称为阳吉原,此为私设,现实不存在。

-初雏【私设】:刚刚开始接客的工作者。

 

前文部分名字解释,和刚刚一样,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请一定要指出:

-藤娘:日本很经典的头戴黑涂笠,身着藤花衣装,手拿藤枝的藤之精形象,舞台人物。

-䌷制:手工拉丝织就的和服制作衣料,特点为价格昂贵。  

-上着下着:上衣和下衣。 

-羽织:外面穿的那件。 

-米泽:那里好像有日本传统织物,在此用来制作和服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