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夜

【鹤药】紫藤柄

-吉原背景,但没有确切年代。

-瞎jb乱写,没头没尾,后续未知。

-可能会有硬伤,请指出。


那是个很奇怪的人,药研早就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字。

一个在吉原里广为流传的倾奇者,最近才出现在江户吉原里的,为了经营在江户的褂屋分店才从京都来到江户的,五条国永家的一位老爷,和普通的客人不一样,是位一掷千金也不眨眼睛的有钱的雇主,总喜欢胡闹,花样比这里的老雇主都玩的多,每家店都想让这位老爷成为他们的客人,却又怕他的身份而惹上麻烦。

药研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的时候,脑子里是把他和前田庆次挂钩的,大概是一个奇装异服的,不像个正经人那般的人物。

药研一开始是这么想躺在自己腿上的这名青年的。

现在青年闭着眼睛睡得正熟,干净好看的脸庞,头发散落在额前,映着旁边点起的灯,泛着银白色的光。

和药研猜测的奇异的样子完全不同,甚至可以说是大相径庭。

药研看向那边已经挂好的白色羽织,好像是米泽那一带的织物,家纹在背后,是一只展翅的鹤纹,已经用酒熨烫过了,因为来时的路上沾染了雨水,把眼睛移回到青年身上,亦是白色的上着,下着是灰色的袴,只看打扮完全称不上倾奇者的名号,他是如此纯白的青年。

不过药研很清楚这是睡着的时候,想到这里叹了口气。

腿上的白色脑袋动了动,药研伸出手轻抚了几下,又撩开青年额前的碎发。

“腿麻了吗?”

入耳的是青年的声音,药研俯下身,低头,在青年耳畔说道:“鹤丸老爷,是我吵醒你了吗?”

鹤丸国永,这是青年的名字。

鹤丸摇头否认,但是还是坐起身,伸了个懒腰,药研也随即起身,走到了窗边,打开了为了能掩盖住雨声能让鹤丸睡得更安稳一点的窗户,窗外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在地上的水坑砸出一轮一轮的圈。

“鹤丸老爷,雨还没停,今天要宿在这里吗?”

“嗯。”鹤丸盘腿坐在榻榻米上,天色渐晚,吉原游廊也开始慢慢的喧闹起来,雨天也并不例外,药研从外间接过了由秃送进来的老板妈妈早就为鹤丸准备下的清酒和吃的进来,布菜的时候看见鹤丸坐的老老实实的,只是盯着自己看。

鹤丸来到药研这里之前刚刚了结了一单很麻烦的生意,又冒雨赶来,就算是精力旺盛的他也懒怠了起来,开始盯着药研自己发呆。

第一次见到药研的时候也是这样一个连绵雨季的一天,不顾后面为自己打伞的仆从,鹤丸胡乱的在吉原里闲逛,只是随意的一瞥,就看到了在张世见里的少年,准确来讲是那双紫色的眸子,连带着他的头发都带着一抹紫色,称着身上的紫藤柄。

纤细的美好的少年,鹤丸快速的走过去,手穿过张世见的笼子抓住少年的手:“你,我要了。”这下他完完全全看见了少年的脸,在下一秒就被少年一拳打到脸上之前。


评论(3)

热度(29)